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九十八章 是不是很厉害
  “能,阑珊这么可爱,只要努力,傅殃会知道你的好的。”

  “真的吗?哥,我会努力的。”

  记忆中的她还是一袭白裙,笑的无忧,人事变化没有人能够抵挡,她的天真,都在盛家里悄然无息的磨灭了,他可爱的妹妹,早已变得薄凉。

  盛琅颤抖着手将烟头捡起来,放进了一旁的烟灰缸里,哽咽着声音,说不出一个字,痛吗?痛啊,她也曾是他捧在手心里的人,尽管一次次的失望,可是他知道,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。

  “我先走了……”

  他起身眼眶微红的说了这么一句,有些狼狈的从这里逃了出去,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,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,盛琅的感觉,没有谁感同身受,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。

  盛琅出了这里后,开着车回家,眼泪顺着脸庞一颗颗的砸到腿上,所有人都说她该死,她死有余辜,只有他知道,她不是这样的。

  十字路口,他将车停了下来,打开车窗,扭头看到那张魂牵梦萦的脸,嘴角扯了扯,命运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,他和江影不就是命运弄人么,现在这个人就在面前,他们中间只隔着两扇门,这么近的距离,心却离的那么远。

  江影的眼里沉寂如水,像是看淡了一切的悲欢离合,淡淡的将车窗合上,盛琅扭头,将脚下的油门一踩,汽车开了出去。

  盛阑珊的追悼会只有盛琅一个人,选好墓地,他送她走了,不敢相信的是,那么大的一个人,最后竟然会变成这么小小的一罐,多么讽刺。

  盛琅坐在墓碑前,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,他没有家了,什么都没有了,他也不是什么盛家少爷了,现在出去,整个洛城的骂声恐怕会把他淹没吧。

  抬头的时候,傅殃和沈白各自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不远处,一直没有过来,盛琅的眼眶瞬间便红了,小雨窸窸窣窣的,很冷,他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,缓缓的朝着两个人走了过去。

  傅殃的眼里清淡,将一把伞放在了他的身边,盛琅接过,并没有打开,什么话都没有说,淡淡的捶了捶两个人的肩膀,便离开了这里。

  傅殃看着那个人的背影,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怎么都没想到,两个人最终会是这个结果。”

  沈白垂下眼睛,他曾经是很羡慕盛琅的,有爱的女人,还有那么大的孩子,可没有想到,这转眼一切都成了泡沫。

  两个人将伞合上,上了一旁停着的车,车开出去一段距离,才发现送给盛琅的那把伞正放在路边,而盛琅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,没有说话,将油门一踩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回到家,发现宋九月正坐在沙发上发呆,走过去将人抱了起来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。

  宋九月拍下了他的手,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,傅殃差点儿被对方撞在地上,幸亏他体质过硬,不然这会儿非得丢脸不可。

  “傅殃,我觉得江影好可怜……”

  傅殃叹了口气,就知道这个人会因为江影的事情不开心,将她搂进怀里,拍了拍。

  “人各有命,要是两个人真的相爱,不会被这些东西轻易打倒的,你别操心了,过了这段时间,两个人都冷静了,肯定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的。”

  宋九月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闭上眼睛,就趴在傅殃的怀里没有动,指尖一直在他的背上扣着,弄得他的西装“沙沙”的响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一下,扭头看着这个人,发现对方的眼里清淡,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,嘴角勾了勾,不再说话。

  宋九月扣着扣着,睡着了,差点从傅殃的怀里栽下去。

  傅殃吓了一大跳,连忙把她圈住,这才发现她的眼睛是闭着的,嘴角抽了抽,想着这人怕是最近都没有休息的好,在她的脸上亲了亲,起身打算把人抱上楼。

  宋九月被放到床上的时候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傅殃正撑在床上低头看着她,心里有些甜。

  “傅殃,以后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,要是相爱的话,一定一定要在一起,哪怕阻拦在我们面前的人很多,我也会努力的。”

  傅殃摸了摸她的头发,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,但是宋九月并没有看清,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很困了,感受到一个温热的东西在她的唇上停顿了一下,便彻底的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起身,看了看时间,已经下午六点了,这人现在要是睡了,待会儿又会睡不着。

  果然,到了晚上的时候,宋九月又开始数羊了,傅殃恨不得捂住她的嘴巴,最后觉得这样没用,只能将自己的嘴狠狠的堵了上去,宋九月的声音瞬间变成了“唔唔唔”的低喃,一双眼睛瞪得很大,恼羞成怒的把傅殃看着。

  傅殃挑挑眉,吻到对方气喘吁吁了,才放开,伸出指尖擦了擦她的嘴唇,眼里有些戏谑。

  “好好睡一觉,别出声,再数羊就把你吃了。”

  宋九月有些憋屈的闭紧了嘴巴,脸上涨的通红,总感觉傅殃的狼尾巴已经露出来了,正在一下一下撩着她的身体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的声音软软的,像是棉花糖一般,说完这句就闭上了眼睛,可是傅殃的声音从一旁幽幽的传了来,带着两分动情的沙哑。

  “你出声了……”

  宋九月还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人都被他搂了过去,身上一重,再睁眼的时候,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她压在身下了。

  宋九月有些惶恐的推了推人,挣扎着想要起床,傅殃就是一只喂不饱的禽兽,她不会妥协的,不然今晚又得折腾到大半夜。

  傅殃看到这个人张牙舞爪的样子,噗嗤一声笑出了声,最后蜷缩在床上,笑出了眼泪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起身看着这个人,刚想开口说话,就被傅殃用手捂住了嘴巴。

  “别说话,宋九月,是不是觉得你的老公很厉害。”

  宋九月被他捂着嘴,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,伸出舌头在他的手心舔了舔,温热的触觉让傅殃的手一抖,整条手臂都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