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一章 误闯红灯区
  泡到最后,她已经有些不想上去,整个人软的一塌糊涂,扭头就有傅殃喂来的东西,完全是公主般的日子,而傅殃,大概就像她叫的牛郎……

  毕竟有钱的富婆都会养小白脸的,虽然把傅殃形容成小白脸有些不贴切,但是现在对方做的事,不就是上门服务么……

  傅殃压根儿不知道宋九月心里的想法,要是知道的话,恐怕会把这个人就地正法。

  他起身将宋九月送进了换衣间,等对方换好了衣服出来,他才接着进去。

  两个人都收拾好了,宋九月的脚步轻快,好像身体深处所有的垃圾都蒸发了一般,拉着傅殃的手,嘴角微勾的跟在他的后面。

  两人上了车,傅殃直接踩了油门,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将窗户放了下来,扭头往外面看去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听,总感觉有人在叫她,可是看过去的时候,人已经不见了。

  她只是稍微疑惑了一下,并没有深究。

  “九月……”

  陈亦白愣愣的站在不远处,刚刚路过的人刚好把他的身体遮挡住了,所以宋九月没有看到他,现在他扒开面前的人时,宋九月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九月!”

  他跑出一段距离,发现那辆车已经没了影,眼眶瞬间红了起来,九月为什么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?为什么会上了对方的车……

  陈亦白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毛衣,在人群中看着比较惹眼,身材高挑,不过周围的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,都有些遗憾,人长这么好看,却是个傻子。

  “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啊,该不会是哪个明星吧?”

  “不像,明星没有傻子。”

  周围有人嘲讽的说了这么一句,陈亦白害怕的瑟缩了一下,这整个世界都很陌生,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,怎么会这么多的人,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很不善,似乎他像一只猴子一样。

  他只认识九月,他想去找九月……

  可他不敢开口问这些人九月去了哪里,只能一个人茫然无知的转着,最后转的腿发酸了,依旧没有找到人。

  “呜呜,九月……”

  陈亦白蹲在地上,抱着肩膀哭了起来,这到底是哪里,他根本不知道这里,他想回家。

  “九月,你在哪儿……”

  旁边走出来的女人听到他的声音,脚步一顿,低头看了一眼抱成一团的男人,嘴角勾了勾,蹲身轻轻的问了一声。

  “你是陈亦白吗?”

  陈亦白抬头,看到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,嘴唇抿了抿,不想开口说话。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特意注意了一下这周围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摄像头,心里瞬间有了想法。

  这个男人曾经和宋九月上过热搜,而且宋氏集团的内部人员也说过,这人是宋九月名义上的哥哥,这可就有趣了啊,不是宋氏集团新上任的总裁么,怎么现在像个傻子一样,难道是遇上什么打击,疯了?

  “我可以带你去见宋九月,跟我来吧。”

  她轻轻的这么说了一声,起身走了几步,回头发现这个男人还蹲在原地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我和宋九月是好朋友,跟着我,肯定能够找到她的。”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黑暗,只要和和宋九月有关的人,她都不想放过,况且还是对方的亲人,更加应该不得好死。

  她对宋九月的恨,三言两语说不明白,如果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,大概就是她有多爱傅殃,就有多恨宋九月吧。

  陈亦白不明白她其他的话,但是九月这两个字听得清清楚楚,起身跟在了夏冰的身后。

  夏冰的嘴角勾了勾,眼神不停地在周围的建筑上面瞄着,就怕哪里有摄像头,最后事情查到她的身上来。

  陈亦白怕跟丢了,走快了几步,离夏冰的距离只有一米不到,看到她拐进了一个地方,他也跟着拐了进去。

  夏冰看到周围一排一排的站街女,嘴角勾了勾,这是洛城的红灯区,在这里出现的女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出来卖的,这个地方专门为中下层的人服务,因为真正的有钱人,是不屑于来这里的,怕染病。

  虽然上头已经严加打击了好几次,但这个地方该怎样还是怎样,女人照样出来拉客,完全没有什么廉耻可言。

  或许曾经她们是有的,但是活着就已经很困难了,谁还会在乎廉耻这种东西,毕竟那不能填饱肚子。

  洛城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,这里的有钱人富可敌国,个人的收入甚至可以抵得上好几十个贫困国家一年的收入,但是贫穷的照样贫穷,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,捡烂菜叶吃咸馒头,两极分化很明显。

  这个地方也是她无意中知道的,不管这个城市的的灯火如何璀璨,总有光明照不到的地方,有时候光明越亮,只会显得阴暗地方里的东西越发的不堪。

  夏冰将陈亦白推了进去,看到里面的女人已经如狼似虎了,眼里闪过一丝恶毒,就凭这个人的长相,在这里绝对是属于抢手的类型,站街的女人肯定会疯狂凑上去的。

  这里的女人大多可都不干净啊,连温饱都还解决不了,用的也是十几块钱的化妆品,闻着有些刺鼻,有时一天要接待十几二十个客人,哪里会注意疾病这些东西。

  可以说,洛城百分之九十的那方面的病都是从这里流传出去的,一想到宋九月的哥哥可能会染上脏病,夏冰的嘴角就抑制不住的缓缓上扬。

  现在这个社会,对脏病避如蛇蝎,宋九月的哥哥得了脏病,大家自然而然的也会联想到宋九月的身上,到时候看那个女人还凭什么嫁进傅家,简直是在做梦。

  她特意在陈亦白的包里塞了几千块的现金,那对于这里的女人来说,算是一个月的收入,所以大家看到陈亦白鼓鼓的口袋,马上迎了上去,开始疯狂的争抢起来。

  陈亦白只觉得一股刺鼻的味道扑进了鼻腔里,想要扭头寻找那个把他带来的的女人,但是对方已经不见踪影了,他瞬间恐慌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