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三章 九月,你怎么还不来
  刺眼的白光传来,他闭了一下眼睛,有些不适应,闭了十几秒才睁开,发现面前站了好几个人,像打量货物一样打量着他。

  陈亦白的身体瑟缩了一下,愣愣的看着这些人,想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对方的眼神太不善了。

  “今天这货不错,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,虽然是个傻子,不过是以往送来的人中最好看的一个了。”

  男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,整条手臂上都是纹身,大半个肩膀也是,身上肌肉壮实,和陈亦白这种穿衣显瘦的人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  “老大,我们在红灯区那个地方找到的,刚好这傻子闯进那里,想着你好这一口,就把他抓来了,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傻子,看起来似乎还蛮有钱的。”

  长相比较猥琐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句,视线往陈亦白那里投了过去。

  陈亦白的身体抖了抖,想要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,可是这个笼子里什么都没有,他根本无所遁形,只能低头,避开他们的视线。

  被叫做老大的男人嘴角勾了勾,起身上前,伸手打开了笼子,想要进去验货,但没有想到陈亦白会反抗的这么厉害,把他直接撞在了笼子上,肩膀传来一阵剧痛,笼子上凸出的铁丝插进了他的肩膀里,鲜血马上流了下来,疼的他“嘶”了一声。

  陈亦白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跑出笼子,却被笼子外面的其他人拦住,脸上直接挨了一拳。

  “我看这傻子就是要打才老实,还知道反抗,先把他打没力气了再说,老大,要不要给他来点药?”

  手下的人说了这么一句,男人的脸上有些恶毒,但转念就否定了这个念头,下了药就不好玩了,硬骨头才是最让人有征服欲望的,他喜欢像猫捉老鼠一样玩着游戏。

  “不用,把他绑起来,好好打一顿,我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男人找了张椅子坐下来,一旁还准备了一条很大的鞭子,有人马上把陈亦白绑在了笼子上。

  陈亦白的双手都被吊了起来,脚尖只能堪堪的顶着地上,这个动作是最累的,况且笼子上面有很多凸出来的铁丝,他的背被磨的生疼,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叫出来,冷冷的抿着唇,看着还有几分骨气。

  “老大,你好好歇着,这个傻子让我们来收拾他。”

  两个男人狗腿的说了这么一句,立即拿过一旁的鞭子,朝着陈亦白的身上挥了过去,脸上有些兴奋。

  他们都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地痞流氓,最喜欢的就是欺负这些没有背景的男人,更何况是面前这个傻子。

  陈亦白的胸前立即多了一道血痕,疼的额头上冒出了汗水,拳头紧了紧。

  呜呜呜……

  九月,九月你在哪里……救救我……

  傻子陈亦白只认识宋九月一个人,自闭症让他拒绝去认识别人,所以哪怕刚刚见了夏冰,他现在也把对方忘记了,他的世界只有宋九月一个人,那是从小到大就照顾他的人,她一定会来救他的,九月一定会来的……

  “哈哈哈哈哈,这傻子居然还忍着不哭,傻子,叫一声来给我们听听,学狗叫,快!!”

  挥鞭子的男人神采飞扬,手中的鞭子更加用力的朝着陈亦白打去,陈亦白的衣服都破了,脸上也有血迹,整个人一直低垂着脑袋,像是被晒蔫了的植物,有气无力的。

  他的嗓子火辣辣的疼,渴,害怕,恐惧,整个人都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感染着,快要死了,他一定是要死了……

  “老大,光这样打还不够啊,要不给抬点辣椒水上来吧,把鞭子上沾满辣椒水,再打他。”

  有人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说了这么一句,看到面前的人眼里闪过一丝亮光,知道这个人是同意了,嘴角勾了勾,立即让人去准备辣椒水。

  陈亦白想哭,好疼,真的好疼……

  特别是他们的鞭子在一旁红红的东西里搅过以后,更加的疼,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嘶吼着要出来,快压制不住了,像是一头野兽在疯狂的撞击着牢笼。

  “这个傻子还真是硬气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”

  男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,身上的肌肉爆发的像个绿巨人,淡淡的看着这一幕,发现陈亦白的脸色很不好看,挥手暂停了毒打,毕竟这个男人是他要用来玩的,真的打死了怎么办。

  挥鞭子的人马上恭恭敬敬的把鞭子放到了一旁,之所以对面前的男人这么恭敬,是因为这个男人有什么亲戚在上面当官,不然以他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恐怕早就被枪决了,还不是因为上头有人罩着,否则哪里敢这么嚣张。

  男人走过去,抬起了陈亦白的下巴,眉头蹙了一下,都打成这样了,还怎么下得去口,拿过腰上的一把匕首,在陈亦白的脸上划了划,发现对方的瞳孔一缩,知道他是怕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,还给我反抗,谁给你的胆子,知不知道这洛城是谁的天下,老子玩过这么多男人,从来没有谁敢惹怒我。”

  陈亦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整个人都如同烧着一般,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的脸上有只手在作乱,胃里恶心的想吐。

  抬头朝对方狠狠的吐口水,男人没有想到陈亦白会来这么一出,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抬手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巴掌,脸上震怒。

  “妈的!你找死!!”

  男人没有吝啬自己的力气,在陈亦白的脸上扇了好几个巴掌,完了还觉得不解气一般,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肚子上。

  陈亦白低头吐出了一口血,只觉得胃里翻涌,五脏六腑都移了位,眼里酸涩的要命,他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,他一定是要死了。

  “艹!这个傻子,居然敢往我的脸上吐口水,妈的,出去找个染病的女人,把这傻子上了,让他尝尝那些病的滋味儿。”

 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真的生气了,毕竟他是最要面子的,以前那些被拉进来的男人,哪个不是被打一顿就妥协了,这个傻子就是在找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