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六章 惹到大人物了
  “大家都看到了,这个男人袭警,快,把他抓起来。”

  杨硕叫喊了这么一声,周围的警察马上又靠近了一步,已经打算动真格了,院长这个时候急得冒汗,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毕竟看起来,两方都得罪不起。

  宋九月看到院长真的打算停止里面的急救,眼里一深,拿过枪直接抵在了杨硕的脑袋上,杨硕的腿一软,瞳孔骤缩,不敢置信当然看着这个女人。

  这女人疯了不成,居然敢对他动手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医院的走廊里可是有监控的,假如视频被曝出去,别说坐牢了,这女人肯定会成为过街老鼠。

  “你明知道我是谁,居然还敢拿枪指着我,疯了是不是,你刚刚已经杀了人,坐牢那是天经地义……”

  杨硕的态度不知不觉的软下来了,手也哆哆嗦嗦的,紧咬着唇瓣,才没有让求饶的话溢出嘴边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视线在周围人的身上扫了一眼,眼里有些戏谑。

  “我今天就是疯了,退后,谁敢动手,我让他尝尝被爆头的滋味儿。”

  最后一个字,她故意上扬了音调,谈笑间掌管人的生死,压根儿没有把在场的人放在眼里。

  院长现在根本说不出话,不知道今天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姑奶奶,这个时候也算是看出来了,宋九月才是所有人中最不好招惹的一个,眉眼里偶尔闪过的狠厉之色,让他的心脏抖的不成样子。

  “小姐有事好好商量……”

  “抢救里面的人,他要是死了,你们都得陪葬!”

  宋九月说了这么一句,并没有将枪收起来,眼神清淡的半眯着。

  院长点点头。

  “一定一定。”

  杨硕在旁边已经不敢说什么话了,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,看人的基本眼色还是有的,这个女人说的话都是真的,里面的人要是真的出了事,大家都活不成。

  想到这心里一抖,他还有大把大把的好日子,可不能断送在这里啊,牙齿咬了咬,太阳穴被那把枪抵得生疼,但这个时候根本不敢求饶,这女人太不按常理出牌了,要是一不小心惹毛了对方,自己可就真的完了啊。

  “还不快去!好好的抢救里面的人!!”

 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,毕竟小命还捏在别人的手里呢。

  “好好好。”

  院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里面的人只是被注射了丧尸剂,并没有多严重,只要用药及时,不会有大碍,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了。

  抢救室的门被人打开,陈亦白被人推了出来,依旧是昏迷着的,不过医生已经承诺了,没有大碍,不过那种毒品绝对不能再接触了。

  “这位先生的认知和别人不一样,我们给他注射东西的时候,总感觉他是既接受又排斥的,中途醒来一次,差点伤了医护人员,丧尸剂的副作用大,希望以后能够看好病人,他似乎有轻微的癔症……”

  医生犹豫的说了这么一句,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癔症就是所谓的人格分裂吧,这种毒品看来对人格分裂的人副作用更大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答道,抬眼看了一下那个局长的位置,局长的身体一抖,肢体明显的有些僵硬,他不是那些地痞,看不出面前的情况,刚刚他便觉得那个女人旁边的人有些熟悉,现在想想,那不是傅少身边的人么……

  杨硕的脸色苍白,他是统计局局长没错,但是傅少那样的人,平时他是连面都见不上的,只有几次看到了他旁边的助理,似乎就是面前这个……

  难道这个傅少的妹妹?

  想到这,杨硕差点被吓得跪在地上,谁不知道傅少疼那个妹妹啊,要是对方知道他今天这样闹,恐怕官位不保吧。

  杨硕的心里已经百转千回的思考了很多,也不敢再上前找什么麻烦了,只期盼这尊大佛快点离开,否则他感觉自己的命在裤腰带上拴着,真是狼狈极了。

  因为这医院算不上一流的大医院,医生既然承诺过没有问题了,宋九月马上把陈亦白转去了中心医院,并且还是VIP房。

  周围的地痞看局长都没有说话,他们也不好将那群人留下,直到人家走得没影了,他们才看向了怔愣住的局长。

  “局长,这……为什么不拦他们,这群人未免太嚣张了。”

  杨硕叹了口气,他今天要是拦了,恐怕晚上别墅就会被轰成废墟吧,傅少的手段,他还是听说过的,那个人护短的要死,谁敢不怕死的上去招惹啊。

  “回家,选好墓地,把人葬了,这事儿恐怕只能这样算了,这次的人物我也招惹不了,既然人都已经死了,我又何必搭上自己的前程,以后你们做事小心点,最近那片红灯区恐怕要遭到彻查了。”

  杨硕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,如果他没猜错,大概就是两天之内,上头肯定会彻查红灯区的,毕竟这次是大人物在里面出了事,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杨硕不愧是在官场混了这么久的人,猜的还真是一点儿没错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就有大片的警察涌进了红灯区,对那个地方严打了起来,虽然以前上头也有人彻查过,但也只是小打小闹罢了,这次可不一样,很多人都坐牢了,毕竟这种地方从事工作的人,那可都是犯法的。

  红灯区被查封,一群群大冷天穿着超短裤的女人被警察从里面押了出来,很多的脸上还挂着廉价的护肤品,妆容糊得不成样子。

  地痞们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,知道这一切都和那个女人有关系,心脏一缩,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,居然弄出这么大的阵仗。

  毕竟他们平时可没有去关注什么八卦新闻,又加上那天的宋九月出手实在是太狠绝了,还以为是部队里的某位女上将,现在回想起来,依旧头皮发麻,大家立即把宋九月列入了危险名单中。

  宋九月并不知道这些,病房里的人还没有醒过来,她只能在这里等着。

  陈亦白的脸色已经好多了,身上的伤口也被处理干净了,眼皮颤抖两下后,睁开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