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七章 其他人都是不怀好意
  “亦白哥!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叫了这么一声后,差点想要扑上去。

  陈亦白的眼神淡淡的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儿,幽幽的看向了天花板。

  “九月,上次你是怎么回事,知不知道把我吓坏了。”

  宋九月一顿,这人醒来没有关心自己为什么会在病房,反而还是在纠结上一次的事情,心里一暖,关心她的人这么多,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。

  “和傅殃发生了点误会。”

  陈亦白的眉头狠狠的蹙了起来,拳头缓缓的捏紧,大有想要出去找傅殃干一场的冲动。

  “他让你受委屈了?”

  阴森森的几个字这么一吐出来,宋九月顿时觉得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几度,缩了缩脖子。

  “没有,亦白哥,那件事反倒是让他有些委屈了。”

  “反正不管怎样,就是不能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陈亦白说完这句,松了口气,这才觉得自己的身上疼的要命,低头一看,发现满身的绷带,眉头一蹙,他这是被人打了?

  “亦白哥,之前你的脑子不清醒,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?是你自己闯进那个地方的,还是有人故意带你进去的。”

  不是宋九月多心,洛城这样的地方,人心复杂,又加上明里暗里那么多看不惯她的人,也许有人趁机对脑子不清醒的亦白哥出手也说不定。

  陈亦白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,他能接收到那个傻子的记忆,但前提是,那个傻子愿意接受这部分记忆,这一次的经历一定不怎么美好,所以那个人才会排斥的彻底,以至于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摇了摇头,傻子的记忆里除了九月,什么都没有,这次的事情,估计是他自己撞进去的吧……

  宋九月没有再说话,但是出病房的时候,依旧觉得应该谨慎一点,所以让墨一去调查了一下那天的监控,但是很奇怪,不管是哪一方的监控,都没有发现陈亦白的踪迹。

  那时的亦白哥只是一个傻子,不可能这么完美的避开一个又一个摄像头,越是这样什么痕迹都没有,就越是显得蹊跷。

  “宋小姐,这件事怕是有心人的捣鬼。”

  墨一跟在傅殃的身边那么多年,敏锐程度自然是不用说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宋九月的拳头紧了起来,但是监控里什么可疑人物都没有出现,这件事无从查起,她要做的只有等,等背后的人主动露出马脚。

  红灯区被封,这在洛城是大事,毕竟对于某些中下层的男人来说,那活脱脱的就是天堂啊。

  现在被查封,大家只觉得自己的心里被扎了一刀,就像是藏了已久的零食被谁吃了。

  夏冰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知道陈亦白是被救了,嘴角勾了勾,当时陈亦白看着她的目光都是混沌的,肯定不会记得她的,所以她压根不会被查出来。

  最近她一直有意无意的在调查那个苏小小,发现对方和盛家现在的当家人盛珏有点儿关系,那女人该不会是脚踏两只船吧,想到这里,眼尾扬了起来。

  一边扒着沈白不放,一边又和那个盛珏纠缠不清,苏小小还真是和宋九月一样,在勾搭男人这方面,都挺有一套的。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,等这一次杀青,她就把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揭穿,看她还有什么脸面纠缠在沈白的身边。

  心里气闷,以前倒是不觉得,现在知道沈白喜欢她以后,她才发现原来沈白在上流社会中也算受欢迎的类型,虽然比不上傅殃,但是比起其他人,那是绰绰有余,这么好的男人喜欢她,那就证明她也不差。

  嘴角勾了勾,得找个机会,让傅殃也看到她的优点,至于宋九月,对方已经在开始成长了,成长的速度还挺快的,假如真的放任她待在傅殃的身边,恐怕最后人家就是什么金童玉女了,哪里还有她夏冰的机会。

  她认识傅殃这么多年,一直觉得对方是个有品味的男人,没想到独独在爱情这件事上面却瞎了眼睛。

  傅殃哪里知道夏冰的这些想法,至少他是真的从来没有把夏冰当成女人对待过,而宋九月对他来说,那就是时刻需要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,不能让她受委屈。

  下班回家,将外套挂在了一旁的衣帽间上,抬眼就看到宋九月正蹙着眉头站在不远处,嘴角勾了勾,走过去将她一搂,亲了一口后,才缓缓的朝着沙发上走过去。

  “今天是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的鼻间轻轻的闻了闻,像狗鼻子似的闻了一圈儿,发现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,这才放心的扑进了对方的怀里。

  “今晚为什么没有回来吃晚饭?”

  傅殃挑挑眉,知道这女人是在审问了,马上开始交代。

  “下午你不是去看陈亦白了么?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吃了。”

  说起来,宋九月和陈亦白似乎走得有些近了啊,这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,毕竟这两个人不是亲兄妹,陈亦白对宋九月那么好,要是一不小心,想要抢人怎么办……

  这么一想,眼里瞬间闪过一丝黑暗。

  “以后离陈亦白远点,宋九月,提醒你多少次了,男女授受不亲,除了我,其他男人你都应该保持距离。”

  宋九月被对方这劈头盖脸的质问弄懵逼了,她和亦白哥从小一起长大,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,况且人家又有女朋友,这个人到底在担心什么。

  撇了撇嘴,看到这男人眼里的认真,又不好反驳对方,只能先暂时点头,把对方稳住。

  傅殃这才觉得满意,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“这才乖,其他男人对你好,都是不怀好意,黄鼠狼给鸡拜年,想要把你叼走。”

  他一遍一遍的给宋九月洗脑,发现对方已经明显被忽悠到了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不过这笑意在看到桌上大堆大堆的零食时,瞬间消失,幽深了起来。

  “你今晚吃晚饭了么?”

  宋九月刚想说自己已经吃了,但是发现桌上的东西,马上起身想要跑上楼。

  傅殃却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拉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