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八章 神秘的电话
  “宋九月,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,我上次怎么说的?!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猫改不了吃小鱼干!”

  傅殃将她拦腰抱住,直接丢到了沙发上,宋九月挣扎不开,正想为自己辩解两句,傅殃的手机却响了。

  傅殃一顿,这特殊的铃声,只有那个人打的时候,才会响起,在宋九月的唇畔亲了一下,马上起身,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……”

  苍老有些严肃和悠远的声音,傅殃的瞳孔一缩,听到里面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句,低头看了一眼还不在状态的宋九月,马上起身去了落地窗前,脸上的表情一下就严肃了起来,深沉的看着一旁的玻璃。

  “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……”

  屏幕的另一端传来低沉的笑声,傅殃没有说话,静静的等待着,想要听到对方开口。

  “该回来了,殃。”

  傅殃捏着手机的手一紧,淡淡的低头,宋九月不知道这个人在和谁讲话,但是那样的傅殃,她真的不曾见过,像是隐藏在黑暗里的一柄利剑,那种冷气和狠厉,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她一直都知道,傅殃的身份很神秘,至于究竟是什么,可能连他的身边人都不清楚,她就更不清楚了,这个时候也只能静静的屏住呼吸,尽量不要打扰到对方。

  傅殃把电话挂了后,低头的瞬间,眼里闪过一丝深思,回头对上宋九月的目光,脸上逐渐染了笑意。

  “不能陪你了,要乖乖睡觉,等我回来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每一次傅殃说这句话的时候,宋九月就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,就好像是即将上战场的将军对妻子的诀别,想到这里,她的心一抖,喉咙如同被什么梗住了一般。

  傅殃已经走过来了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眼里有些宠溺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

  宋九月低头,觉得心脏那里有种难以言说的闷疼感,他是那样的神秘,可是这层神秘却生生的阻挡了两个人的关系,她努力的靠近,可一切的事情都如坠云雾般混乱不堪。

  她突然想起来了,傅殃一早就给她提过醒,将来的敌人绝对不是盛阑珊和夏冰能够相比的,她要面对的,比这更加强大。

  傅殃看她不说话,叹了口气,低头吻在了她的嘴唇上,感觉到这个人的心情有些低落,轻轻的咬着她的唇瓣,含住吮吸着。

  宋九月抬头,眼睛睁大,看到这个人认真的脸庞,缓缓的搂住了他的腰,很紧。

  一吻结束,傅殃低头看着她,蹭了蹭她的额头。

  “好好吃饭,别总是吃零食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对方,傅殃这才放开了人,大踏步的向着屋外走去。

  宋九月听到关门声,知道那个人已经走了,起身去了门口,突然觉得好难过,那个人为什么什么都不说,让她这样摸不到底,这样的彷徨不安。

  打开门,这才发现外面居然在下大雨,心里一抖,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“傅殃!”

  可是茫茫雨夜,什么都听不清,宋九月就现在门口,房间里的灯光从她的身后铺洒了过来,映着她的身影,有种娇柔的圣洁感。

  雨下的很大,路灯昏黄,什么都看不清,冷风一阵一阵的,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寒颤。

  雨幕中的黑色汽车正静静的停着,老人拄着拐杖坐在座位上,脸上有种看透一切的睿智感。

  “那个女孩子是……”

  傅殃关上窗,雨水已经飘了一些进来了,他的衣袖被浸湿,有些冷嗖嗖的。

  “以后的傅家人。”

  老人点点头,示意司机开车。

  “你的身份,她会很危险,殃,你该知道这一点。”

  “我会保护她的。”

  老人捏着拐杖的手紧了紧,终究是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儿女情长容易束缚住你的手脚,你的目光应该长远一点,我们活在黑暗中,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的。”

  傅殃扭头看着外面下着雨的景色,眉头轻微的蹙了一下。

  “有她在,洛城才是我的家,我会保护好她,她也不是懦弱的女孩子,会变得很强,我很期待她大展身手的一天。”

  老人不再说话,车厢里的气氛明显冷了下去,远光灯淡淡的亮了起来,朝着远处驶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雨越来越大,偶尔还伴随着雷声,宋九月焦躁不安的等了一晚上,傅殃依旧没有回来,最后她还是趴在地毯上睡着了。

  再醒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刚微微亮,才凌晨五点半,只能隐隐看到黑色的天空里出现青色。

  宋九月拿过手机,昨晚给傅殃打了电话,对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这个时候她又打了一个,依旧是关机。

  眉头蹙了起来,起身刷牙洗脸,也不过早上六点,但她还是开车出去了,这样在别墅里等着,只会越来越焦躁而已。

  外面的大雨已经小了下去,现在几乎可以不用打伞了,不过站久了,身上还是会湿。

  她下车,想要去买早点,天还没有完全亮,依旧是朦朦胧胧的,她刚从一旁的小巷子路过,扭头就看到了里面靠在墙上的一个人,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的布料遮挡,脸上一个鬼脸面具,在这样的早上竟然有些吓人。

  宋九月的脚步顿了顿,秉着不要多管闲事的原则,想要加快脚步离开这里。

  “救我。”

  低沉暗哑的声音,她的心里一抖,觉得这声音很陌生,可是对方刚刚说话了,让她救他……

  宋九月硬着头皮走近,这才发现他似乎是受伤了。

  “我送你去医院吧。”

  她刚开口,就突然被人拉了过去,抵在了墙上,脖子上立马抵了一把枪,冰凉的枪口就那样对着她。

  宋九月的瞳孔一缩,没有说话,蹙眉看着这个男人,冷暗,阴森,这是她感觉出来的东西……

  湛?

  不是,那个男人的气势没有这么强,是的,在这个男人的面前,她只感觉到了两个字——强大。

 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弱小的如蝼蚁一般,仿佛面前的是一座巍峨大山,被对方的气势押着,她竟然动弹不得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