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零九章 使阴招的是谁
  男人的整张脸都被面具遮着,她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觉得这一刻,对方是真的有要杀了她的心思。

  为什么?他们似乎之前并没有见过才对。

  “你是傅殃的女人?”

  宋九月抿唇不说话,有些事情并不是靠着一腔热血就能行的,要是这个人是傅殃的仇家,她一承认,被对方就地处决了,以后再也见不到傅殃了怎么办?

  男人的气息越靠越近,宋九月知道,这个是时刻都走在悬崖边上的人,因为他的气息太阴暗了,牙齿咬了咬,打算狠狠的朝着他脆弱的地方踢一脚,先抱保住这条命再说。

  但是她才刚刚动,对方就察觉到了她的想法,立即抬腿,狠狠的将她的膝盖挡了回去,整个人离她更加的近,把她完全的压制在了墙上。

  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小聪明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男人淡淡的在她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,宋九月觉得耳朵很痒,对方故意在往里面吹气,扭头离他远了一些。

  可是下一秒,她的耳垂就被人含住了,宋九月浑身一抖,拼命的扭头躲过。

  “放……”

  剩下的字还没有吐出来,她的嘴唇就已经被人堵住,根本容不得她拒绝,霸道强势的吻就那样攻城略地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暗光一闪,伸手拉下了头上的发夹,有铁丝的一端狠狠的朝着男人的喉咙刺去。

  男人放开了她,顺势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,一只手将她的动作拦住,反手一拽,发卡便落到了地上。

  “太弱。”

  对方说了这么两个字,迅速的推开她,从巷子的墙上翻过,瞬间不见了影子。

  宋九月低头,眼里闪过一丝复杂,看到被对方掰坏的发卡,默默蹲身,捡了起来,然后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倒了八辈子血霉!

  脸上有些愤愤的,果然不能多管闲事啊,差点儿丢命不说,还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,有些懊恼的上了汽车。

  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,她转了一圈儿,还是把汽车开了回去,进屋的时候,秋姨正在做早饭,看到她后,明显一愣。

  “宋小姐,你怎么从外面进来了?”

  宋九月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,只能随便扯了一个借口。

  “无聊,出去随便走走。”

  刚刚被那个男人轻薄以后,她的精神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,现在抬手才发现,手上竟然全都是血。

  秋姨吓坏了,马上拿来了帕子,想要为她擦干净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这血不是她的,那一定是刚刚那个男人的了,眼里一深,拿过帕子去了洗手间,将手上了的血洗干净了,才走了出来。

  “宋小姐,你这是……”

  秋姨还以为这个人是闯大祸了,可是宋小姐这么温柔的性子,能闯什么大祸……

  “刚刚外面遇到一个受伤的人,打算送他去医院,这血是不小心蹭的。”

  秋姨松了口气,是不小心蹭的就好,傅先生不在家,要是宋小姐闯了大祸,肯定是要吃苦头的。

  宋九月吃饭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,一直在想那个男人是谁,为什么对方转身的时候,会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只是那熟悉感很淡,她把可能的人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,依旧没有找到能够和对方匹配上的,只能又咒骂了那人几句,心里才好受了一些。

  傅殃依旧没有回来,她拿出手机,发现对方发来了一条消息。

  ——乖乖吃饭,不许吃零食,不能看其他的男人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,觉得自己的嘴疼,是被那个人咬的,她该怎么告诉傅殃呢,那个人估计会宰了她吧,想到这里,心里抖了抖。

  傅殃不在,她吃完饭去外面消了会食,回来就领着小黑去了训练室了,那个男人太可怕了,当时她真的心脏发麻,那是第一次,没有看到人家的面貌,就觉得他强大到可怕的男人。

  自己的那些招数在他的面前,完全无所遁形,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的小打小闹,非常挫败。

  还不行啊,那个人看起来似乎是傅殃的敌人,如果傅殃的敌人是这样的境地,那么她现在的能力远远不够,以后肯定会拖对方的后腿,傅爷爷本来就害怕她拖累傅殃,要是到时候真的是这样,她还有什么脸面待在傅殃的身边。

  这么想着,马上锻炼了起来。

  小黑也在一旁的跑步机上悠悠的散步,散完步又去旁边的毯子上睡觉。

  宋九月满头大汗,偶尔扭头看了小黑一眼,突然觉得豹生完美,做人好累……

  训练了整整一上午,最后瘫在一旁,怔怔的看着天花板,不得不说,今天的事情真的让她很挫败,想过傅殃的敌人很强,但没有想到会那么强,况且人家只是一个人,要是多来几个,恐怕连傅殃也吃力吧。

  一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她拿过,发现是亦白哥打来的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对方的身体应该完全好了才对。

  “九月,我想到……”

  陈亦白正打算说什么,听到电话里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,手一抖,脸上一红,他这是……打扰到人家的好事了?连忙挂了电话,看了看时间,有些无语,这两个人怎么就不知道节制一点儿,大中午的,居然就……

  有些怪异的这么想到,将手机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。

  宋九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电话,发现对方已经挂了,眉头蹙了蹙,怎么回事,难道是不小心按到什么了?

  她重新打了过去,无人接听。

  陈亦白的手机是静音,被他丢在沙发上过后,屏幕是向下的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宋九月又打电话过去了。

  他的手边,红莲正懒散的靠在一旁,半眯着眼睛,偶尔淡淡的敲着指尖,无边魅惑。

  “我的脑海里突然有了那天的画面,知道是谁把我引进红灯区了,现在想起来身上都疼得慌,红莲,要不我们今晚去劫个色吧。”

  陈亦白说了这么一句,踢了红莲一脚,红莲淡淡的躲过。

  “你倒是说说,使阴招的是谁?”

  “夏冰。”

  陈亦白斜勾着嘴角,说了这么两个字,眼里红光一闪,整个人突然有些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