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一十章 月黑风高夜
  他这次差点儿丢命在那里,刚刚脑海里突然有了那天的画面,也不知道那个傻子怎么突然想通了,把那些画面放出来了。

  夏冰……

  红莲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夏冰似乎就是与宋九月过不去的那个女人啊,只要是看不惯宋九月的,通通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  这么一想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好啊,今晚咱们就去看看。”

  两个男人一拍手,算是达成了共识,想想红莲和陈亦白是什么样的身份,要是两人想要对付一个人,估计没有什么办不到的。

  陈亦白是电脑黑客,负责破坏一切监控和安全锁,红莲的身手几乎所向披靡了,夏冰这样的千金小姐又怎么抵抗得了。

  是夜,月黑风高,正好是做坏事的好时候,陈亦白和红莲都坐在车里,盯着不远处的那一栋别墅,有些跃跃欲试。

  陈亦白的指尖不停的在电脑上敲击着,不一会儿,这一片的监控突然变成了白光,屏幕前的工作人员什么都看不清,还以为是摄像头集体出现故障了。

  毕竟夏冰不仅是夏家的小姐,又是大明星,她的别墅周围,光是监控就有二十几个,害怕有人来闹事,有时还要防着疯狂的粉丝。

  不过谁能想到,一个眨眼的时间,所有的监控都变成一片白光了,保镖正打算相互通知,但那白光只是持续了两三秒左右,便又恢复正常了。

  “不用通知了,这是正常现象,继续盯着吧。”

  有人说了这么一句,打算拉响警报的保镖点点头,平时确实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,不过只是个别摄像头罢了。

  而趁着那白光的时间,陈亦白已经把所有的监控都控制了,现在监控里面的内容是好几天以前的视频,根本看不到他们。

  他和红莲大摇大摆的走下了车,仿佛在逛自家庄园一样,从大门翻进去后,迅速的确定了夏冰的房间。

 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,夏冰早已睡了,陈亦白和红莲从窗户那里翻了进去,看到床上躺着的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陈亦白拿出准备好的喷雾,轻轻走近后,在夏冰的鼻间喷了喷,夏冰彻底的昏迷了过去,现在哪怕是扇她的耳光,她也不会醒来。

  陈亦白正打算行动,看到一旁的红莲已经掏出了枪,正打算开枪,吓了一大跳,马上把对方的枪口捂住,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杀了她。”

  红莲淡淡的吐出这么三个字,眼里什么感情都没有,这房间里的温度很高,夏冰只穿了一件薄纱睡衣,按理说这样美妙的身材,应该引得男人犯罪才是,然而看看面前这两个,一个想着要把她杀了,一个正想着怎么报复对方,哪里还有人去注意夏冰露出来的美腿。

  “你疯了,杀了她,夏家肯定会把炮火对准九月的,毕竟夏家内部的人都知道,跟夏冰过不去的,不就是我们家九月么……”

  红莲一愣,眉头蹙了蹙,缓缓的将枪收了起来,低头看到夏冰露出来的腿,还有若隐若现的美妙胴体,嫌弃的拿过一旁的被子丢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“真是败坏风气。”

  陈亦白的嘴角抽了抽,想着老哥,这是人家的卧室啊,难不成还指望包裹的紧紧实实的?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红莲看到陈亦白拿着剪刀,疑惑的问了这么一句,然而问话的瞬间,陈亦白已经拿着剪刀“咔嚓”一声,将夏冰亮丽的头发剪了下来。

  红莲瞳孔一缩,高深莫测的看了陈亦白一眼。

  陈亦白挑挑眉。

  “女人最在乎的,除了脸蛋就是头发了,夏冰这头发可是买过保险的,醒来肯定会哭唧唧的。”

  陈亦白这一剪,夏冰直接变成了男士头,但陈亦白还嫌不过瘾一般,拿了工具出来,将夏冰的头发一点一点的推掉了。

  红莲在一旁,听到这种“沙沙沙”的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认识陈亦白这个男人了,此刻他想为对方双击666。

  陈亦白把夏冰的头发都推的差不多了,发现对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光头,心里的郁气总算是消了。

  夏冰的头发可以说是一根不剩了,陈亦白推的还真是干净。

  “噗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陈亦白笑了起来,拍了拍红莲的肩膀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看到没有,这才是最有力的报复,走了走了,回家。”

  红莲拍下了陈亦白的手,在夏冰的屋子里翻了翻,特意把房间弄的很乱,把值钱的东西通通都用口袋装了起来,就连镜子上镶嵌的珍珠都没有放过,更令人发指的是床头的镀金花瓶,表面的那层金也被红莲刮了,最后还拿了夏冰的口红,大剌剌的在镜子上写了两个字——丑女。

  做完这一切,两个贼大摇大摆的走了,出门后直接将收刮来的东西拿去换了钱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夏冰的别墅传来一声高亢的尖叫声,路过的佣人吓了一大跳,将手中的活放下,纷纷去了夏冰的房间。

  “夏小姐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夏冰的脸上有些惊恐,抓着自己的一把头发,又摸了摸头上,心里一抖,马上跌跌撞撞的跑去了镜子前,镜子上的那两个字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  丑女……

  丑女!

  竟然有人说她是丑女,该死的!!她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头顶,气得差点儿吐出一口血,拳头缓缓的握紧,最后一下砸在了镜子上,砸的她的手生疼。

  屋外的佣人只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,更加焦急的敲门。

  “夏小姐,你别吓我们啊,到底怎么了?”

  夏冰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看到房间里凌乱的样子,知道可能是遭贼了,牙齿咬了咬,她的别墅周围这么多的摄像头和防卫,到底谁有那么大了本事,竟然闯了进来。

  “让孙渔进来,其他人下去。”

  夏冰的声音想起,众人相互看看,让出了一条路,孙渔敲敲门,走进去后,看到夏冰现在的样子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冰姐,你这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