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一十四章 见不到她我难受
  傅殃每天都会给她发消息报平安,比起其他人连他的消息都没有,她觉得自己在对方的心中应该蛮重要的。

  这么安慰了一下后,她的心里总算是好受多了,去换衣间里换了泳衣出来,她将旁边的按钮按了一下,游泳池的上方逐渐有玻璃合上,四周一层层的放下了帘子,这里瞬间暗了下来。

  只有头顶的光溢下,她这才放心的跳了进去,在水底憋气的时候,总感觉水里倒映进了谁的身影,吓了一大跳,连忙冒出了水面。

  眼前出现了一张鬼脸面具,她差点儿尖叫出声,但是嘴巴马上被人捂住了,她现在还穿着泳衣,没有那个勇气在陌生人面前这样。

  宋九月狠狠的咬了对方一口,本来是想把对方推开,但是因为她后退的力气太大了,直接将人拉下了水。

  “原来你喜欢这样,鸳鸯戏水么?”

  男人的声音有一种刻意的沙哑,宋九月挥出一拳,想要砸到对方的脸上,却被对方拦了下来。

  她的眼里一深,主动靠近了对方,手肘狠狠的一推,男人竟然退开了一步,眼里闪过一丝怔愣,没有反应过来,脸上又挨了一拳……

  宋九月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人,拳头疼的不行,这个人的脸上真硬,疼死她了。

  男人的脸上苍白,只不过宋九月根本看不清,一副戒备的姿态,如一只竖起刺的刺猬,随时准备给对方扎过去。

  男人面具下的嘴角勾了起来,突然潜下了水,在宋九月的身边冒了出来,宋九月一退,但是腰被对方瞬间搂住,接着便是唇。

  她又被对方轻薄了……

  她被亲的吻不过气来,没出息的有些腿软,惶恐,双手被对方抓住,反在了身后。

  “味道不错。”

  男人放开她,腾出一只手,想要挑开她的肩带,宋九月急了。

  “我是傅殃的女人,你敢碰我,他会打死你的!”

  她的声音因为害怕,有些颤抖,男人低笑了一声,扭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。

  “那就让他打死我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正想再说点什么,对方却放开了她,几步便消失的没了影子。

  “艹!”

  她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,别墅守卫森严,他到底是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,周围竟然都没有人察觉。

  越想越气,她下一次一定要在身上准备毒药,最好是能直接毒死那个男人!再在对方的尸体上踩两脚,最后还要鞭尸。

  而那个男人离开这里的别墅后,兜兜转转的进了一个庄园,从窗户翻进那个宅子的时候,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一头红发的男人,看到他,眼里满是戏谑。

  “湿身了?又去见你那个宝贝女人了吧?好像是叫……叫什么九月?”

  鬼脸面具从那个男人的脸上摘了下来,那张脸宋九月一定知道,因为那是她魂牵梦萦的傅殃,只是对方现在的气质已经变了,和以前她认识的傅殃,天差地别。

  面具一戴,他就不是傅殃,不是什么洛城傅少了,他的代号是殃,祸国殃民的殃。

  “不是我说你,上一次你去见她,被雨淋湿,伤口发炎了,现在你又去见她,一身湿哒哒的回来,估计伤口又恶化了吧,我把你救回来不容易,可不指望你损在一个女人的手上,等伤好了再去见不行么?一周不长。”

  傅殃躺在床上,红发的男人马上撕开了他的衣服,果然伤口又恶化了,他仔细的为对方处理着。

  “我见不到她难受。”

 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,疼的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“那个人要是知道了,会生气的,入了那个地方你就该知道,面具一戴,身份,亲人,都和你没有关系了,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通人,稍微一点儿马脚,对方就会抓住,你应该也不希望你的女人卷进这些事情中吧,让她安安心心的当傅少的女人不好么……”

  傅殃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这个地方处处透露着古朴的味道,很深远的古朴。

  “金鲤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变成龙,我相信宋九月,她不是普通人,她早晚会接触这些的,她会强大,强大到足够站在我身边的一天,在这之前,我会护她周全。”

  红发男人的眉头蹙了蹙,没有再说话,安安心心的给他处理伤口。

  傅殃大概还不知道,宋九月这个女人打算一包毒药毒死他吧,要是知道的话,现在哪里还会这么平静,恐怕早就雄赳赳,气昂昂的找人问罪去了。

  宋九月认不出傅殃,是因为傅殃的面具里藏了变声器,声音和以往完全不一样,又加上气质上的差异,她根本不敢把人往傅殃的身边想。

  她在别墅里唉声叹气的,见不到傅殃,整个人都没有精神,被那个男人一气,现在更加狂躁。

  “敌敌畏,百草枯……”

  所有毒药的名字都在她的嘴里过了一遍,最后还是觉得不现实,那个男人那么强,怎么可怜被这么低下的毒药毒死。

  最后没有什么办法了,她想起自己今天什么都没有吃,还是决定出去吃点儿东西,因为早上训练了,现在觉得饿的不行。

  最后在一家餐厅面前停了下来,进去的时候,她特意挑了一个角落,点好餐才发现那个老人就在不远桌,面前摆了四五个小菜,一盅汤,旁边还立了一张黑白照片。

  她的眼力很好,能够看到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子,穿着旗袍,眉眼含笑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,特意放慢了呼吸,不忍心打扰那一幕,总感觉这是一个有故事的老人,他的精神不错,但这个时候还是透露出了几分沧桑。

  黑白照片,孤单的老人……

  她已经联想出很多故事了,直到那个老人走了,她还坐在原地,菜已经凉了,眼眶红了红,突然好想傅殃,那个人去哪儿了啊。

  是不是不要她了……

  想到这,“啪”的一下将筷子放下,眼里深邃了起来,他敢么?

  看来得多找红莲学点儿拳脚功夫了,只要能够打败傅殃,对方应该就不敢扔下她不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