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给你准备了惊喜
  说干就干,从餐厅出去后,她就直接去了陈亦白那里,敲敲门,推门进去的时候,发现两个人正在下棋。

  亦白哥什么时候也会这么高雅的东西了?

  宋九月的眼里有些疑惑,悄悄走过去,拍了拍红莲的肩膀。

  “红莲,教我点功夫吧。”

  红莲手上的棋子“啪嗒”一下落到了地上,有些见鬼的把宋九月那只柔软的手挥了下去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,这个人怎么回事,怎么跟影子一样,无声无息的就进来了。

  “九月,红莲的招数不适合你。”

  陈亦白连头都没有抬,一般这个别墅只有两个人会来,一个是司马玥,一个就是面前的这个。

  红莲毕竟是男人,招数都太阳刚了,而且九月这么可爱的小女生,只要会卖萌不就好了么,还学什么功夫啊。

  但是人家红莲可不这么想,宋九月好不容易来找他了,而且还是让他教她功夫,天助他也啊,两个人共处一室,孤男寡女的,也许就会摩擦一点儿火花也说不定。

  这么一想,整个人都精神了。

  “你挑个时间吧!”

  红莲答应了下来,眼里闪过一丝暗光,连棋也不下了,反正陈亦白狗屁不通,满脑子都只有游戏,和他下棋是打发时间,现在有机会和宋九月相处,他当然得抓住时机。

  “以后每天中午两点,我来找你。”

  我来找你……

  这四个字一吐出来,红莲的脸上有些热,佯装淡定的撇开了视线。

  “嗯,好。”

  宋九月交代完了这些,也就不再耽搁,转身离开了这里,不过她怎么不想想,傅殃本来就不喜欢她和红莲走得太近,这事要是被傅殃知道了,绝对会被掐死在摇篮里。

  宋九月慢悠悠的将车开回去,发现别墅里依旧是空荡荡的,看样子傅殃还没有回来。

  她叹了一口气,上楼躺在了大床上,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搂着她,怀抱很熟悉。

  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发现是傅殃,淡淡的闭上眼睛又睡了,不过睡了两三分钟就觉得不对劲儿了,傅殃?是傅殃?!

  “哗”的一下睁开眼睛,发现那人正背对着她,似乎在换衣服,对方转身,她才看到他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,露出了精致的锁骨。

  房间里的温度够高,他应该是刚刚回来,脸上带着一丝柔和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一亮,想要踢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她身上的被子,想要扑进那人的怀里,但是脚踢到一半,整个人突然清醒了。

  走了几天,每天就一条消息,什么意思?把她一个人晾在家里,每天像个怨妇一样苦哈哈的等人。

  “哼!”

  故意冷哼了一声,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,激动的脸上都发红了,配上这副气鼓鼓的表情,像是生气的猪。

  傅殃一愣,抬头看向了这个人,发现她故意偏着头,避开他的视线,有些好笑的上前。

  但是宋九月压根儿不给她抱住自己的机会,将被子往头上一埋,直接把自己裹成了粽子,像以前那样,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。

  傅殃站在床边,面对眼前的这个粽子,不知道该往哪里下口,只能伸出手指戳了戳。

  “宋九月,别生气了,我提前回来了,打算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  宋九月捂在被子里,耳朵竖的很尖,一动不动的听外面的动静,听到对方说给她准备了惊喜,眼里闪过一丝亮光。

  稍微矫情的挣扎了一会儿,才将被子掀开,面前哪里还有傅殃的身影,她的脸上焦急,害怕刚刚的一切只是梦,因为她太想傅殃了,所以才会出现那样的梦。

  急切的下床,刚打算出去寻人,发现脚边放了一包零食,眼里一愣,这几天她有好好的听话,傅殃说别吃零食,她就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吃,这包零食是从哪里来的?

  伸手捡了起来,这才发现零食好多啊,摆成了一条线,这条线一直蔓延到房间外,她乐呵呵的捡了起来,刚捡到楼梯,怀里就满了,连忙转身将零食放到了卧室的柜子里,继续出来乐呵呵的捡着。

  从楼梯一路捡了下去,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,捡到沙发的时候,发现怀里又满了,将零食放到了沙发上,继续捡……

  捡到最后,她已经来到后花园了,怀里很快又抱了很多,眼里一直都是兴奋的色彩,捡到最后一包零食的时候,发现没有拉动,眉头皱了皱,用力的拉了拉,正打算郁闷的吐槽两句,就听到头顶传来轻笑声。

  抬头的瞬间,唇就被人吻住了……

  怀里的零食“哗啦”一下都掉在了地上,她这才发现,自己这条小鱼咬住了人家的鱼饵,这个时候被人家抓住了。

  她被吻的没有力气,腿软的厉害,只能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,傅殃的衣领不一会儿就被她揪乱了。

  一吻结束,傅殃伸出指尖擦了擦她的唇瓣,很粉,像是甜甜的果冻。

  宋九月的脑袋只是短暂的懵了一会儿,眼里的迷雾逐渐散去,扑过去一口咬在了傅殃的锁骨上。

  傅殃蹙眉,低头看着像小狗一样咬住他不放的人,没有说话,反而是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
  宋九月说过,见到傅殃的时候,一定要狠狠的咬他一口,现在咬也咬了,她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,心里的气儿瞬间就消的没了影子。

  “我很忙,不是故意不回家的。”

  傅殃把她抱着,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,很软的椅子,屁股挨上它的时候,像是坐在了一团棉花上。

  “我知道,你不会无缘无故的丢下我不管,但我就是很气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一愣,转瞬笑了笑,也不知道从哪里抱来的玫瑰,放到了宋九月的怀里。

  宋九月从楼上一路到这的时候,只顾着低头捡零食,这个时候才抬头看了一圈儿,发现整个后花园都堆满了玫瑰,红红的像是成簇的火焰,格外惹眼。

  这是把整个洛城的玫瑰都买来了么?

  她抬眼看了一眼傅殃,发现对方的眼里倒映着她,喉咙突然被什么堵住了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