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丧事
  她匆忙的退回了小区里,因为大门处有门禁,疯狂的粉丝进不来,那些人像是极端分子一样,今天不抓到她便不会离开。

  苏小小蹲下身,从来没有过的委屈,她的所有委屈都是那个人给她的,他真的很过分,第一次觉得他很过分,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出去,只为了保护他喜欢的人。

  自己呢,算什么,一个挡刀的朋友……

  苏小小的眼眶红了红,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鼻子一酸,她似乎没有别的朋友了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“苏小小,你在哪?”

  宋九月看到网上的消息,眼里一片暗沉,昨晚她和傅殃走的时候,正好看到沈白和夏冰吻在一起,如果她没有猜错,昨晚在沈白别墅里待了一夜的人分明是夏冰,沈白这样把苏小小推出去,真是渣!

  “我……”

  苏小小正打算说话,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。

  “你别动,我去找你。”

  宋九月上了直升机,定位到苏小小的位置,看到小区外面集结的人,嘴角嘲讽的勾了勾,这群人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,可怜。

  直升机直接停在小区的后院,这里其他人进不来,也是那些粉丝的视觉盲区。

  苏小小有些怔愣的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直升机,抬头发现宋九月的笑脸,那一刻觉得对方像是天神一样,拯救无助孤单的她。

  上了直升机,她直接放声大哭,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拿过一旁的卫生纸递给了对方,直升机重新启动,离开了这里。

  “你的住处已经暴露了,劝你换一个地方,这群粉丝发起狂来,恐怕会把你吃下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苏小小哭的眼眶红肿,声音也沙哑的不行,靠在宋九月的肩膀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。

  宋九月忍住了把这个人丢下去的冲动,直升机最后在傅殃的别墅前停下,苏小小颤颤巍巍的下来,这个地方她来过,对于傅少,她还是有那么几分害怕的,刚刚在直升机上哭的太伤心,她下来的时候,腿脚发软。

  跟着宋九月走进去,发现傅少并不在家,这才松了一口气,坐在了对方的旁边。

  “沈白这次做的过了,也许你以后会红,但是讨厌你的绝对比喜欢你的多,如果处理不好,你在娱乐圈里的事业可能……”

  宋九月这么分析到,将桌上的一杯茶放在了苏小小的面前,女人可以为了爱情妥协一次两次,但是无数次后,再怎么炽热的心也会凉的。

  苏小小低垂着头,捏着杯子的手紧了紧,她知道这个事情可能会影响到她接下来的发展,而且……家里人还在等着她回去。

  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
  宋九月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如果换成她,早把沈白一脚踢了,哪里能轮到对方一次两次的伤害,谁还不是个宝宝怎么的。

  网上的消息不堪入眼,她都不想看,更何况是处在舆论中心的苏小小呢。

  苏小小这一次为夏冰背锅,挡下所有的炮火,夏冰当然知道,不过在她看来,这一切都是苏小小活该,看到网友们的谩骂,她的眼尾勾了勾,指尖淡淡的在手机屏幕上滑着。

  这一次的事情就是她策划的,她就是想打击打击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,以为所有人都能从灰姑娘变成小公主么,呵,别做梦了。

  先把沈白勾住,让他对自己的心不要动摇,另一边再想着把宋九月从傅殃的身边赶走,只要宋九月消失了,傅殃那里她便也有把握,沈白是她夏冰的退路……

  正这么想着,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看到那个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号码,眉头蹙了一下。

  “爸,什么事?”

  她和那所谓的爸妈关系向来不亲近,说起来,她的妈妈似乎也属于灰姑娘变成公主中的一员,因为对方没有什么背景,突然嫁入夏家的,现在知道宋九月的事情后,她对那个人便更加的疏远了。

  “小冰,来老宅吧,你妈妈她……去了……”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怔愣,上个月的时候,对方不是还发了视频回来么,爸是外交官,妈要陪在他的身边,两人几乎很少回家,特别是在妹妹出事以后,这个家就更加冷清了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具体的回来再说吧,小冰……”

 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,夏冰却并没有感同身受,将电话一挂,直接去了老宅。

  到了老宅外面,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脸上表情,虽然对这件事没有多大的感触,但是在老人的面前,还是应该装一装的。

  进了客厅,看到中年男人的怀里抱着一个骨灰盒,眼里闪了闪,声音哽咽了起来。

  “爸,妈不是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么,怎么会……”

  夏天的眼眶红了红,两人在非洲那边访问的时候,遭到了当地的枪击。

  “小冰,准备一下,明天是你妈妈的追悼会。”

  夏冰点点头,艰难的移动着脚步,走到夏天的身边,想要把手放到那骨灰盒上,眼里憋出了两滴眼泪。

  “爷爷呢?”

  “老人家受不得这些消息,现在在吃药……”

  夏天说了这么一句,眼眶红了一下,两个人恩恩爱爱这么多年,谁能想到会中了流弹,要是死的是他就好了。

  夏家开追悼会,上流社会里的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突然,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女主人去了。

  夏冰穿着孝服,手上戴了白菊花,安安静静的迎接每一个到来的人,眼睛已经哭肿了,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张扬,像是一株瘦弱的小草,风一吹就会倒。

  宋九月陪着傅殃也来这个地方了,不过她并不方便进去,毕竟与里面的人并不熟,只能在车上等着。

  傅殃将花圈和挽联放在一旁,看到不远处的夏冰,脸上的表情没有平时那么冷硬了,小时候大家经常厮混在一起,一方的亲人去世了,总得安慰的。

  “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吧。”

  走过去说了这么一句,脸上有些严肃,夏冰的眼泪“啪嗒啪嗒”的掉了下来,整个人摇摇欲坠,似乎是不能承受这种打击一般,脸上苍白如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