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二十五章 洛城要乱了啊
  傅殃连忙伸手扶住了对方,让夏家的医生赶了过来。

  本来追悼会的花圈中间应该摆放死者的遗体,但是现在上面摆的是一个骨灰盒,因为情况特殊,死者早已经被火化了。

  夏冰被医生扎了针,醒来后眼泪依旧不停地流着,一只手抓住傅殃的衣角,不让对方离开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,现在周围有很多人,老爷子们都在,他不可能把事情弄得太难堪,只能在对方的身边站着,没有离开。

  来这里的人,手机都是处于关机状态,气氛绝对的庄严,所有的人都是素色衣服,佩戴白菊花。

  夏冰现在哭的泣不成声,看起来悲痛极了,周围的人都摇头叹息。

  “谁能想到会出这个事啊,今天来之前我一直都不敢相信,季夫人虽然出生不好,但两个人这么多年相扶相持都走过来了……”

  “夏冰小姐还真是有孝心啊,刚刚都哭晕过去了,突然失去亲人,肯定很痛苦吧。”

  在大家看来,夏冰是真的悲痛欲绝,一直抖动着肩膀,眼睛肿的也快睁不开了,那么美的一个人,要不是真的伤心,谁会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。

  沈白在不远处,把这一幕静静的看着,没有说话,献完花以后,找了个角落,默默的靠着。

  既然那么放不下他,为什么要跟自己上床,夏冰,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……

  嘴角扯了扯,可惜这个地方不能抽烟,现在只有烟能让他沸腾着的感情平息一会儿了。

  傅殃的脸上已经阴沉下去,他不知道夏冰是真的伤心还是什么,对方的脑袋快碰到他的肩膀了。

  有些忍无可忍的把人推开了一些,他会站在这里已经是莫大的情分,如果这个人还要得寸进尺,他不会客气的。

  来往悼念的人很多,直到两个小时过去,这场悼念会才结束,他看到夏冰还是红着眼眶,嘴唇抿了抿,没有说话。

  “对不起,傅殃,我真的太伤心了,很久没有见到她,没有想到再见会是这样的情况……我……”

  傅殃心里积聚的怒火灭了下去,看到周围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,也没有再逗留,抬脚就走出了这里。

  外面的汽车还在静静的停着,他刚走近,便敏锐的觉得不对劲儿,心里一抖,连忙上前。

  “宋九月!!”

  车里空无一人,傅殃的脸上冷硬,打了电话给墨一,不一会儿,墨一便带着人来了。

  “找人,她不见了!”

  墨一将车窗打开,发现汽车里有很重的迷药的味道,马上让人散开,在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搜查。

  “务必在一个小时之内把宋小姐找到!”

  “是!”

  傅殃看着这周围的一切,拳头缓缓的紧了起来,刚刚他们是低调的来到这里的,一路并没有被谁发现,因为宋九月和夏家的关系并不好,他便让人在车上等着。

  车的防御系统是总统级别,如果宋九月一直待在车里,不会有什么危险,她不主动开门,没有人能进去,可是车里有迷药的味道……

  傅殃焦躁如麻,这是第几回把对方弄掉了,牙齿咬了咬,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,一直让人加大力度。

  宋九月这一次失踪的莫名其妙,周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,无从查起,甚至所有的监控都已经被破坏了,如果是调查监控的话,根本什么都发现不了。

  傅殃回了别墅,一直等着手下人的消息,脸上满是暴露,他不过刚离开了一会儿,对方就能抽空下手,说明背后的人一直都在找机会,甚至是已经跟踪他们很久了……

  墨一的额头上也有汗水,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,事情一点儿进展都没有,别说人了,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寻出来。

  周围的保镖也不敢吭声,大家都低着头,不敢说话,客厅里泛着诡异的安静。

  “找不到?”

  傅殃的声音轻飘飘的,可是那股骇人的恐惧如同一条小蛇一样,渗透进毛孔,麻痹着他们的心脏。

  “老板,我们……”

  “继续找。”

  很难得,他并没有发火,只是整个人都有些清淡,像蒙了一层雾气,如坠云海一般,看不真切。

  等所有人都走了,他才起身,走出客厅的时候,淡淡的看了天上一眼,今晚的月亮似乎都带了几丝猩红啊,他说过要保护好她的。

  上车后,汽车几乎快脱离了地面,他直接将车开去了上一次的庄园,里面依旧只有那个红发的男人,对方的五官俊逸,鼻梁高挺,眼角有一颗淡淡的红痣,看着妖艳,但是那脸不显得女气。

  “宋九月呢?”

  红发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,将手中的红酒放下。

  “我并没有抓她,殃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狠狠的蹙了起来,事情发生不久,他便想到了这里,因为那个地方的规矩他很清楚,假如儿女情长影响了一个人的判断,那么两方必须得受到惩罚,不是不允许在一起,只是这在一起的前提很多。

 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,复杂,复杂到你不能想象,里面有隐居的神人,有国家的元首,但大多数,都是部队里的战神。

  要是这一次的事情和那些人有关,那么查不出来也正常。

  “殃,那个地方不会强制我们做任何事情,也不会伤害我们,你的宝贝儿不是他们掳走的。”

  傅殃伸出手指按了按太阳穴,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,像是宣誓一般。

  “别让他们动她,否则我不会客气。”

  “我明白,殃,你是他看好的下一任接班人,更加不会为难你。”

  傅殃蹙眉,转身离开了这里,只有红发的男人低头若有所思,这一次的事情确实不是他们动手的,但是他有预感,后面的隐世家族已经坐不住了,至于为什么目标会是宋九月,他并不清楚。

  宋九月是在一阵饥饿中醒过来的,看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短暂的头脑不清醒后,便彻底的回忆了起来

  这世界上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,她一直都是抱着敬畏的态度,也曾听说过某国的催眠大师异常厉害,但没有想到,只是隔着窗户看了对方几眼,她的视线就被卷进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