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神秘的军区大院
  夏冰的话直接给宋九月判了死刑,在经历这这么多折磨后,她早已精疲力尽,任由两旁的保镖拖着她走,像一条死狗一样,脚步踉跄,鼻孔里都是血。

  人在经历那么久的电波干扰后,七窍流血已经算轻的了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不知道自己多大了……

  “她已经是个傻子了,那么强的干扰不可能还记事,现在的智商和三岁的孩子一样,你们随便把她带下去处理了吧,夏冰小姐说了,要让她死。”

  两旁的保镖点点头,连忙将宋九月拉下去,宋九月被一路拖着,脚下都是血迹,像是一条凄然绝美的线,也像是她的命运,在这样的暗潮涌动里,不知道要延展去哪里。

  “嘭!”

  两个保镖将她丢进了一个深坑里,其中一人拿出了枪,打算朝着她开枪,但却被另一个拦了下来。

  “军区大院禁止开枪,别犯了规矩。”

  拿枪的人手上一顿,将枪放了回去,蹙眉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女人。

  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“活埋,这个坑不错。”

  两人说着,开始往里面塞泥。

  宋九月动弹不得,看着头顶的天空一点一点的暗下去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活着,可她现在是真的要死了,呼吸困难,好难受。

  ……

  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,一场暴雨之后,泥土松软,原本坚硬的地面突然软了下去。

  “季少爷,这个林子还是和从前一样黑暗,不知道你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大路不走,要走这些山林小路。”

  有人轻轻的抱怨了这么一句,扭头看到不远处的一幕,吓得跳到了旁人的身上。

  “卧槽!鬼啊!!”

  现在天已经快黑了,两人都穿着军靴,军靴上已经满是泥水,一旁的土地里伸出了一只手,呈爪状,正在疯狂的往外蹭。

  不甘,浓烈的不甘,对于生命的渴望像是一阵阴冷的风,朝两人扑来。

  “救人!”

  被称作季少爷的人心里一抖,连忙蹲身开始挖土,暴雨过后,土质很软,不一会儿就露出了下面埋着的东西。

  一个女人……

  她的眼睛睁的很大,在所有的泥土被扒开的时候,对着季池展颜一笑。

  季池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泥土,没有嫌弃她的脏,将人抱了起来。

  “季少爷,这个女人不是其他家族里的人,这里是军区大院,她是怎么闯进来的,也许有诈。”

  旁边的人连忙提醒,最近其他家族里的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,不能这样贸贸然的就带一个女人回去。

  季池的脚步一顿,眼眶有些红,低头看着一脸傻笑的女人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她是……宋九月……”

  “啊?!”

  一旁的保镖吓了一大跳,宋九月?!不就是少爷暗恋的那个宋九月么,怎么会被人埋在土里……

  连忙疾走几步上前,想要凑脑袋过去将人看清,但那个女人满脸的泥,根本看不清她原本的容貌,奇怪,少爷怎么会知道她是宋九月的。

  季池将人带回家,进了客厅后,让家里的女佣人去将人洗了澡,而他自己则沉默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。

  女佣人给宋九月洗干净了,带着她走下了楼。

  宋九月一直畏畏缩缩的,这里看看,那里瞅瞅。

  “让医生过来给她检查检查,哪里出问题了。”

  季池把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,眉头一直微蹙着,一旁的保镖这个时候又说话了。

  “少爷,我看她就是个傻子……”

  季池没有管他的话,医生过来,给宋九月仔细检查了一番,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。

  “这位小姐似乎是创伤后应激障碍,因为之前受的刺激过多,所以现在有些糊涂了,好好调养,能好起来的。”

  季池松了一口气,他和这个人有多久没见了,似乎从大学毕业后,两个人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吧,眼里闪了闪,吩咐厨房做些好吃的出来。

  宋九月现在的认知完全是一个孩子,不知道这些人是谁,看到有好吃的,脸上的害怕情绪收敛了一些,坐在沙发上低头默默的吃着。

  “她这一次受的刺激很大,不过这位小姐的意志很坚强,能恢复过来的。”

  季池点点头,伸手揉了揉宋九月的脑袋,眼里有些温柔。

  “这么久不见,一见面你就这么狼狈,该说你什么才好。”

  宋九月抬头,淡淡的瞥了这个人一眼,没有说话,吃完东西后,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到现在还觉得头疼,头疼的要命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。

  好想傅殃,好想小黑……

  忘记了所有人,然而那个男人的名字她依旧记得,虽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,脑袋里的疼痛似乎就轻了一些,所以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把这个名字默念一遍。

  吃完了桌上的东西,她把视线放到了面前的男人身上,淡淡移开,起身去了院子里。

  院子里有一条黑色的军犬,她的眼里一亮。

  “小黑!”

  宋九月叫了这么一声,打算跑过去,但是那条军犬带着警惕的眼神将她看着,缓缓后退,身体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。

  “小黑?”

  季池的眉毛挑了挑,虽然叫小黑太大众化了,不过要是这个人喜欢的话,叫小黑也行,反正这是无关紧要的人的宠物,听说很凶猛……

  “宋九月,站住!”

  他呵斥了一声,连忙走过去将人拦住,宋九月看到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人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的掉了下来。

  季池一顿,拿出自己的手帕,一点一点的给她擦着,她还和大学的时候一样,性子软糯,稍微一点儿委屈就会躲着哭,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,给她擦眼泪。

  “它很凶,等驯化以后可以给你玩。”

  宋九月不懂他在说什么,只知道这个人不让自己去见小黑,眼泪掉的更厉害。

  季池让人将那只军犬带了下去,看到已经蹲下去哭成一团的人,心里有些淡淡的心疼,说起来,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  这是军区大院,出入的都不是普通人,要么是那些家族里的人,要么是上头的领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