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二十八章 她变成乞丐了
  宋九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,并且还是以那样的方式,季池的眉头蹙了起来,现在问对方肯定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毕竟她的脑子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。

  宋九月哭了一会儿,已经自愈了,毕竟傻子的世界总是乐呵呵的,季池给了她一把糖,现在她正吃着。

  看到小黑又跑过来了,眼里一亮,朝着那只军犬走了过去。

  军犬本来就是敏感有灵性的动物,后退了一会儿后,从一旁被它刨出来的狗洞里钻了进去,只剩一条尾巴还在里面拖着

  宋九月扑上去抓住了那条尾巴,军犬愣是憋住了没有叫唤,疼的眼泪汪汪的,努力的挣扎,想要逃离宋九月的魔爪。

  它的半个身子已经爬出了院子外了,这个洞是它无意间发现的,今天上午的时候,将它刨的深了一些,现在已经可以从这里逃出这个后院了。

  宋九月也跟着钻了出去,屁股一拱一拱的,总算是从那个洞里爬了出来,抬头发现小黑还在不远处,心里一阵惊喜。

  “小黑!带我去找傅殃!”

  军犬吓得四腿发抖,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,偶尔停下来看看宋九月,宋九月一直在后面“呼哧呼哧”的追着。

  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,又来到了那个恐怖的林子,被活埋的事情已经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,她现在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,还好小黑在旁边陪着她。

  军犬跑了一段距离,发现那个女人还在,疑惑的偏了偏头,继续跑。

  宋九月又累又饿,刚刚她出来的时候,季池被一个电话叫走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留给她一把糖,不然她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就出来。

  跑了很久,久的天空已经暗下去了,也不知道钻了几个洞,反正每一个都是狗洞,所以她现在浑身都脏兮兮的,看着跟个乞丐一样。

  “汪汪汪!”

  军犬朝着某处叫了起来,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,车上下来了几个人,应该是女人,因为现在还下着小雨,他们都带了伞。

  “上官小姐,小冷来了,你这几天不是把它交给季少照顾了么?”

  军犬一路跑到了两人的身边,直摇着尾巴,宋九月战战兢兢的想要靠近,却被那个助理模样的人呵斥开。

  “哪里来的乞丐?!把她赶走!上官小姐,走吧,老宅里的人还在等着呢。”

  宋九月被几个人撵走,站在一旁,看到小黑跟在另一个女人的面前,眼眶红了红,鼓起很大的勇气跑上前。

  “小黑!!”

  她突然的冲撞让刚刚的吼叫的女人丢了伞,有些气急败坏的上前,狠狠一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。

  “死乞丐,知不知道这是哪里?!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生疼,看着走远的小黑,喉咙疼的要命。

  “那是我的豹!那是小黑!你们不能把她带走!!”

  “噗哈哈哈,原来不仅是乞丐,还是个傻子!!”

  前面走着的女人也低头浅笑了起来,转身看着那个脏不拉几的人,眼里闪过一丝嫌弃,她向来爱干净,不想和这样的乞丐过多纠缠。

  “好了,把她赶走吧,爷爷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了。”

  宋九月还想再上前,却被一旁的保镖一电棍敲在了身上,疼的她差点儿晕过去。

  “小黑,呜呜呜……小黑!你不能不要我,还要带我去找傅殃的……”

  女人已经走远了,根本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,只有几个保镖相互看了看。

  “哪里来的疯婆子,她说的傅殃,该不会是洛城的傅少吧,这疯子真是……”

  说着又狠狠的一棍子敲在了宋九月的身上,宋九月疼的身体一抖,蜷缩成了一团,地上还有雨水,她这么翻来覆去的被打,衣服已经湿了,现在快要进入冬天了,冰凉的感觉渗透皮肤的时候,她冷的直哆嗦。

  “好了好了,赶走就是了,何必跟一个疯子计较。”

  两人说着,收起电棍,离开了这个地方,宋九月挣扎着起来,抬头望去,发现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哨岗,还有很多人在值班,他们身上扛的都是真枪实弹。

  这里是洛城的军区大院,虽说属于洛城,但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,它一直被冠以神秘的面纱,从来没有人能够揭开那层面纱,窥得真容。

  记者暗访通通不能成功,一般刚刚靠近那个哨岗,就会被枪指着脑袋,关于这个地方的消息,没有人能够带出去,除非是里面的人主动出来。

  宋九月现在并不理解这些,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就是从里面出来的。

  因为那条军犬从小就在里面长大,被主子宠的无法无天,暗地里打了狗洞,不过那些狗洞都很隐秘,一旦被人发现就会被填,这一次畅通无阻的出来,完全是因为运气好而已。

  她不敢靠近那里,虽然是傻子,但是基本的感知还是有的,那是一个危险的地方,门口值班的人站的笔直,像是雕塑一样。

  她在原地彷徨了一会儿,不知道该去哪里,但明白里面她是进不去了,只能转身,朝着很大一片亮光的地方走去。

  夜晚很黑,几颗路灯在马路边点缀着,她只能大声的喊着傅殃,这样才能减少心中的害怕,又冷又饿,不知道该怎么办,麻木的朝着那片光明走着,可是光明似乎离她很远……

  “咚!”

  重物落地的声音,她直接躺在了地上。

  “有人?!是个乞丐。”

  “乞丐死就死了,别管了。”

  “大哥,是个漂亮的乞丐,最近不是缺货么,这个长的不错,稍微洗洗,可以卖个好价钱。”

  被叫做大哥的人蹲下身,扒开宋九月面前的头发,看到露出来的那张小脸,眼里闪过一丝惊艳。

  “娘的!正点!就是她了!今晚就把她卖去那里!快,请个人把她洗洗!”

  “好勒!”

  两人将宋九月扛上了车,汽车一路向着洛城市区的方向驶去……

  而洛城最近正处于紧张的搜查当中,听说有个重刑犯跑了,大家哪里敢懈怠,打起十二分精神检查着,就怕错过什么,上头的人会把他们革职查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