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二十九章 酒吧里相聚
  “还是没找到?”

  傅殃淡淡的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周围的人也不敢说话,洛城是他们的地盘,按理说丢了个人,一个小时之内就能找出来才对,但是几天过去了,一点儿进展都没有,他们根本没脸面对这个人。

  傅殃的嘴角扯了扯,叹了口气过后,眼里闪过了一丝暗芒,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然而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,眉头蹙了蹙。

  起身出了客厅,上车后,打算将车开去庄园,不过刚刚开到一半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  “傅少,盛……盛少爷他已经在这里喝了好几天的酒了……”

  男人颤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,傅殃的眉头一皱,迅速定位了对方的位置,同时也发了消息给庄园里的人,无论如何,一定要将宋九月找到。

  从上一次盛琅失踪后,他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又因为宋九月出了事,他也分不出这个心思去关注对方,现在挂了电话,他直接将油门踩到底。

  这是一个三流酒吧,还没有进去,就看到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外面和别人纠缠。

  眉头狠狠一皱,盛琅怎么会来这个地方?

  抬脚走了进去,刚刚打电话的人已经恭恭敬敬的在门口迎接了,看到他后,不敢靠得太近。

  “傅少,盛少爷的手机上有你的电话号码,所以我……”

  男服务员显然很害怕面前的人,毕竟混这一行的人,别的不说,记忆力一定是最好的,入行第一天就得把所有不能得罪的大人物记住,就怕哪天不小心摸了老虎的屁股。

  “他人呢?”

  傅殃大踏步的跟在服务员的身边,只想把盛琅带离这里,酒吧里的气味太杂了,熏的他有些作呕,特别是劣质香水的味道,比下水沟还臭。

  盛琅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,瘫在沙发上,脚边是一地的空酒瓶,也不知道喝了多少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拿过一旁的白水浇在了他的脸上,盛琅的脑子里短暂的清醒,脸上“滴答滴答”的滴着水。

  “清醒了么?”

  傅殃沉声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盛琅伸手抹了一把脸,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来,淡淡的扯了一下嘴角,不说话,起身想要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傅殃正打算呵斥对方几句,听到不远处一群男人的哄笑声,眼里闪过一丝不满,越是这种三流的地方,越是混乱,这种情况随处可见,他没那么多的功夫多管闲事。

  看到前面的盛琅差点儿撞上墙,上去把他扶了起来。

  “今天这妞长得不错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拐来的,还是个傻子,哈哈哈,你们看她的小眼神,真是可爱极了!!”

  一群男人调笑的声音响起,宋九月步步后退,眼里一直掉着眼泪,她想要喊出声音,可是嗓子被什么堵住了,什么也叫不出来,只能一点一点的保护着自己。

  “这是这个月见到的最好的货了,你们看着给价吧,价钱高,我还能优惠一下,为你们出开房的钱!”

  男人嚎了这么一嗓子,现场瞬间沸腾了起来,有人直接扑到了宋九月的面前,发现对方竟然避开了,觉得更加有趣。

  “价钱好说,干不干净我得验货,要是有病我可不敢要。”

  猴急的男人虽然有些疑虑,但是看得出来,对宋九月的那张脸还是很心动的,身体已经蓄势待发了,现在就想把对方扑到,好好蹂躏。

  “验吧验吧,这姑娘干净的很。”

  话刚说完,猴急的男人已经扑在了宋九月的身上,因为力道太大,直接把宋九月抵到了墙上,臭烘烘的嘴巴凑了过去,想要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。

  宋九月拼命的挣扎着,喉咙里溢满绝望,想要叫出声,可是不行,她叫不出来……

  男人直接撕开了她的裙子,发现这女人的皮肤竟然这么白,长长的吹了一个口哨后,开始动手动脚起来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傅殃!!傅殃!!”

  积蓄在心里的东西一下子爆发,这两声傅殃溢满了绝望。

  傅殃扶着盛琅的手一抖,他的错觉还是……

  盛琅因为他的抖动,直接摔在了一旁,傅殃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他,转身向着声音看去,看到了他此生都不想再看到的一幕。

  宋九月紧紧的闭着眼睛,感受到男人的嘴已经快碰到她的锁骨了,只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,伴随着周围人的惊呼,她被一个人狠狠的搂进了怀里。

  “你这个女人……”

  傅殃沙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,便再也说不出话来,身子发抖,手也抖的厉害,假如他刚刚错过了,离开了这里,等着宋九月的是什么,他完全不敢想……

  宋九月缓缓的睁开眼睛,浑身软的一塌糊涂,刚刚的两声傅殃已经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,这个时候已经不能支撑自己,只能整个身子都靠在傅殃的怀里。

  “这他妈是谁啊?!上女人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!”

  周围有人发出了不满的声音,地上还躺着刚刚那个想对宋九月不轨的男人,但是大家这个时候早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,看到这个人一来便搂住了那女人,瞬间不满了起来。

  “喂,我说……”

  有人刚想说话,脑袋便直接被子弹穿透了,瞳孔涣散,不敢置信的倒下,临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谁。

  傅殃手里的枪还在冒着烟,眼底一片猩红,这群人刚刚碰过宋九月了!都该死!

 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抱头蹲在地上,不敢再反驳一下,有眼色的人都看出来了,这怕是个大人物,惹不得。

  宋九月也跟着蹲在了地上,一直“啪嗒啪嗒”的掉着眼泪,这个人好可怕,呜呜呜,她要回家……

  傅殃的眼里闪着怒火,正打算将这些人的手肘射穿,一眨眼发现宋九月已经爬出很远的距离了。

  稍微一愣,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怎么,大踏步的走上前,将人一把提了起来,看到她的手掌在地上蹭的脏兮兮的,脸上有些怒火,厉声吼道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狗吗?!”

  宋九月的眼眶里还含着眼泪,被这个人一吼,转了两圈儿后,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