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三十章 宋九月是她的命
  傅殃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儿,心里一抖,拍了拍对方的脸。

  “宋九月,你怎么了?别吓我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发抖,连枪都握不稳,无尽的恐慌把他的心脏狠狠的纠缠着。

  这个时候,墨一已经赶来了,傅殃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。

  “断他们一只手。”

  留下这么一句,他直接将宋九月抱了起来,墨一点点头,脸上的表情很严肃,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宋小姐。

  找了那么多天都没有找到的人,怎么会在酒吧出现,百思不得其解,但是老板的命令他不敢违抗。

  现场的哀嚎声突然大了起来,墨一想要快点回去,看看别墅里的情况,不过扭头看到不远处还躺着的盛琅,眉头一皱,走过去将人扶了起来。

  傅殃把车开的很快,早已经联系了喻初原,现在喻初原就在别墅里等着,看到宋九月的样子,先是闪过一丝惊讶,然后蹙皱起了眉头,弯身翻了翻她的眼皮。

  “老板,宋小姐在这之前应该受过很大的重击,脑子承受不了,整个人已经处于封闭状态了,这在医学上叫创伤后应急障碍,只要好好照顾,不再刺激,会恢复正常的。”

  傅殃的眼眶一红,遭受过重击,这几天她到底是怎么过的,蹲下身握住对方的手,沙哑着声音。

  “宋九月,对不起……”

  宋九月怔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,发现他脸上的泪水,有些笨拙的伸出袖子去擦。

  她刚刚在地上爬过,袖子上很脏,但是傅殃并没有介意,起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。

  “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,我会为你报仇的,不要害怕,谁伤害了你,我一定会百倍的奉还回去!”

  傅殃的这些话像是承诺一般,但是宋九月并不懂,偶尔脑袋里传来一阵刺痛,那股电波似乎还在纠缠着她,她快疯了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她缓缓的说了这两个字,果然这两个字一吐出来,脑袋里的疼痛好了一些,这两个字像是解药,治愈了她的所有伤痛。

  一旁喻初原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按理说经历这种应激障碍的人,是记不清任何事情的,这个人却还记得老板……

  “老板,这种创伤后应激障碍我遇上过很多次,患者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忘得干干净净,没有想到宋小姐她还记得你,宋小姐应该……很爱你吧……”

  喻初原说完这句,傅殃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突然想起宋九月以前的玩笑话,就算我忘了整个世界,也不会忘了你的。

  她真的做到了……

  “是吗……”

  他沙哑着嗓子回了这么一句,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这辈子很没出息的,被一个女人给感动了,有些狼狈的进了洗手间,洗了一把脸才出来,眼泪混着冰凉的水,一起被冲进下水道。

  不过他的眼眶依旧红着,不敢出去面对宋九月,怕自己失声痛哭出来。

  这一刻他才如此清晰的感觉到,宋九月于他是什么,那是他的命……

  在洗手间里平复了一会儿,他才揉了揉眼睛,出来发现喻初原已经走了,沙发上只有宋九月在坐着,旁边还有小黑。

  小黑很通人性,应该是知道宋九月的情况不对,主动将尾巴伸进了她的手里,任由她折磨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一直带着笑意,玩着玩着,便觉得有些不满足了,龇牙一口咬了上去。

  “嗷~”

  凄惨的豹叫响彻整个别墅,这是宋九月第二次咬小黑的尾巴了……

  傅殃连忙跑过去,将小黑的尾巴拯救出来,宋九月的嘴里又是一嘴的毛。

  小黑刚刚跟别的女人走了……

  小黑不要她了……

  所以她要咬它……

  小黑要是知道宋九月的想法,只觉得比窦娥还冤,这几天它一直帮着主人找这个女人,谁知道刚见面她就咬它的尾巴。

  傅殃摸了摸小黑的头,知道这头豹子有些委屈,这几天为了找宋九月,大家都很累,几乎没有休息,小黑也是,没日没夜的在外面跑着。

  可是它的嗅觉有限,超过一定距离后,便什么都嗅不到了,今晚还是第一次回来,秋姨给它洗了澡,吹干了毛,它才进来的,不然浑身都是雨水和泥巴。

  “别和她一般计较,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”

  傅殃将宋九月嘴里的毛拎出来以后,拿出医药箱给小黑处理伤口,虽然尾巴上的皮毛很好,但是扒开那层皮毛,隐隐的有两个牙印,正在渗着血。

  而罪魁祸首宋九月这个时候才觉得事情大条了,一句话都不敢说,低着头,看到小黑闭着眼睛,闷闷不乐的样子,心里的愧疚更加沉重。

  起身“哒哒哒”的跑上了楼,循着那点儿微弱的记忆,将柜子里的零食都搬了出来,她不知道是谁的,但是直觉告诉她,这里一定有好吃的。

  把零食抱下楼,放到了小黑的嘴边,发现对方连眼睛都没有睁开,眉头蹙了一下,又跑进厨房,抓了一条活鱼出来,“啪嗒”一下放在了小黑的嘴边。

  “啪啪!”

  活鱼扇了小黑两个响亮的耳光……

  傅殃的嘴角一抽,加快了上药的速度,又安慰了一番小黑,将对方送上楼,给它加了宵夜,又请来几个佣人给它做全身按摩。

  直到小黑舒服的哼哼唧唧的,他才松了口气,转身去楼下看宋九月,发现对方正和那条鱼玩的不亦乐乎……

  傅殃没有办法,觉得太阳穴那里凸凸的疼,上前去捏了捏她的脸,这才发现对方的衣服已经湿了,眉头一皱,把人抱上了楼。

  浴室已经放好热水了,他将人剥的精光,然后放了进去,快速的为她洗了一下身子,才拿过一旁的浴巾,将人一搂,抱出了浴室,丢在大床上。

  宋九月滚了一圈儿,直接睡着了,她太累了,这几天精神和身体完全是双重折磨,刚刚的泡澡把她的每一个细胞都激活了,无尽的疲惫席卷全身,所以沾上大床的一刻,她直接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给她盖好被子,眼里一直暗潮涌动,喻初原说宋九月遭受过重击,到底是谁,敢直接将她刺激成了傻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