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三十三章 当众被扇巴掌
  网上的消息依旧火热,不过比起网友们来,夏冰的关注点显然没在豹子的身上,反而是看向了宋九月。

  她定睛看了很久,发现对方是真的还活着,差点儿把手中的手机砸成两半,那些人不是说要杀了宋九月么?为什么对方到现在还活着。

  真是废物!还以为那些人多有本事,把人都抓去了,竟然还让人跑了出来,呵呵。

  夏冰气的整个人都差点儿炸了,这一次对暗处的人抱了很大的希望,没有想到结果还是这样,宋九月她到底有几条命!

  她马上删掉了自己手机里的短信,最好是不要留下一点儿证据,傅殃现在本来就已经厌烦她了,要是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和她有关,恐怕两个人的关系会直接下降至冰点。

  背后的人她一点儿也不担心,就算他们被傅殃抓去,相信也不会把她供出来的,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,她是被人保护着的。

  想到这,嘴角一勾,眼里暧昧流转,想要对付宋九月以后有的是机会,要是因为心急得不偿失,那可就遭了……

  宋九月这一次痴傻的事情,知道的也只有几个,而且这几个都是自己人,其他人并不知道她痴傻了。

  她现在完全是小孩子性格,想到什么做什么,傅殃担心秋姨看不好她,只有把她带在自己的身边。

  公司的事他已经好久没有管了,墨一拿着文件在催,他把宋九月包裹的严严实实的,然后把人带去了公司。

  严实到什么程度呢?反正顶层办公室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家老板带的是宋九月,还以为这人是金屋藏娇了,反而是为宋九月感到惋惜。

  毕竟老板跟宋九月的关系他们大家可都知道啊,现在大白天的,竟然就把新欢带进办公室了,真是……

  宋九月进了办公室后,墨镜和棒球帽什么的,总算是被拿下来了,她看了看房间里的装束,马上扑向了一旁的大沙发。

  傅殃坐在皮椅上整理文件,发现宋九月一个人也玩的很嗨,很贴心的起身出去,再进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拿来了谁的大狗熊,塞进了她的怀里。

  宋九月这下是更加满意了,将狗熊往怀里一抱,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沙发上。

  傅殃这一坐就是两个小时,批改文件批改到脖子酸,抬手揉了揉。

  “宋九月,你……”

  他正想问对方饿不饿,要不要出去吃饭,可是抬眼一看,这办公室哪里还有人,吓得他一下站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现在那么单纯,要是被别人骗了,欺负了可怎么办。

  他马上起身出去寻人,可是顶层办公室里的人都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出去的,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,原来刚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是宋九月,不是什么老板的新欢。

  傅殃一路下了楼,想着下次应该把那个女人用绳子栓起来,免得总是这样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。

  宋九月现在的心性就和小孩子一样,哪个小孩子不喜欢玩呢,所以趁着傅殃批改文件的时候,她又出来溜达了,依旧戴着墨镜和棒球帽。

  因为小黑不在身边,她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就进那些奇怪的店里,一个人在街上四处溜达着。

  夏冰正被大家簇拥着走过来,脸上带着冷漠疏离的笑意,她在记者们的眼里,一直都是高傲的影后,很少像其他明星那样平易近人,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她目中无人,分寸拿捏的很好。

  抬眼看到不远处鬼鬼祟祟的女人,眉头蹙了一下,那女人化成灰她也认得,不就是宋九月么。

  一旁的孙渔也看出那是宋九月了,嘴角勾了勾,这人最近在洛城的名声可是一片狼藉啊,现在大家提到宋九月,都是什么私闯男澡堂,胆大包天的看光市长等等,作为一个女人,脸都丢尽了。

  “这不是宋九月么?最近风声紧,所以出来才戴了墨镜和帽子是么?”

  孙渔特意提高了嗓门,周围的记者自然看到了,转头看去,那可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宋九月么,看光了市长还能活着出来,命还真是大。

  有几个记者已经围了上去,话筒差点儿塞进了宋九月的嘴巴里。

  宋九月一惊,吓得连忙加快了脚步,她所走的方向,正好是夏冰的位置,不过她并没有要找夏冰麻烦的意思,毕竟她不认识这个女人。

  可是夏冰看到急匆匆跑过来的身影,还以为这个人是要撞自己,条件反射的往前伸手。

  这一伸手,刚好推到了宋九月的身上,宋九月还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像后仰了过去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  夏冰也惊了,她并不是真的要推她,她只是想要自保,毕竟这么多的记者在这里,她还得注意形象,但没有想到,对方会真的摔下去,这么硬的石板,估计……

  “喂,宋九月……”

  她蹲身推了推,想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昏迷了,现在的宋九月花招太多,也许是在讹自己也说不定。

  可是推了几回,对方也没有醒过来,夏冰这才慌了,宋九月的脑袋下已经缓缓的溢出了血,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,连忙打了120。

  同时大家的心里也有了小九九,刚刚他们可都看到了啊,夏冰将宋九月推在地上,现在人昏迷不醒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,毕竟那是最脆弱的后脑勺,要是一下傻了可怎么办。

  然而救护车还没有来,大家便看到傅少从不远处匆匆赶过来了,心里一抖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。

  傅殃看到倒在地上的人,一双眼睛通红,恨的牙齿差点儿咬碎,大踏步的走上去,将宋九月扶了起来。

  “谁干的?”

  这三个字像是来自阎罗地狱一样,众人只觉得头顶发麻,双腿颤抖,此时也不敢说话,只能哆嗦着手指指了指夏冰。

  夏冰的脸色苍白,她刚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只是不小心,她并没有真的想要推宋九月,但还没反应过来,便是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  “啪!”

  白皙的脸上瞬间有了五个手指印,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