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三十八章 记忆丢失
  然而计划还没有实施,隔天就被人闷头打了一棍子,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宋九月正在穿衣服,眉头蹙了一下,不对劲儿……

  “宋九月?”

  傅殃试探的喊了一声,昨天被扇了一耳光,到现在还心有余悸,那个时候他才知道,原来宋九月的手劲儿那么大,差点儿把他扇的耳鸣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,回头看着这个人,眼里一片清亮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恢复过来了?”

  傅殃起身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却被宋九月一巴掌打了下来,这个人怎么回事,神神叨叨的。

  “傅殃,你怎么了?”

  傅殃一脸的生无可恋,昨天努力了那么久,这个人没有清醒过来,今天想着趁着对方傻了,把证领了,把孩子生了,然后老天在跟他闹着玩儿,宋九月竟然清醒了!

  他现在很想扳着宋九月的肩膀,大声的吼着。

  “你倒是继续傻下去啊!说好的孩子呢!”

  宋九月没有管床上脸色苍白的男人,眉毛一挑,转身下了楼。

  秋姨看到这个人,马上将中药端了过来,宋九月这才发现别墅里到处都是中药味儿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秋姨,有谁生病了么?为什么熬中药。”

  秋姨端着碗的手一抖,宋小姐恢复过来了?可是也不对啊,看她这样子,是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也已经从楼上下来了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宋九月,既然对方醒了,那就该仔细的研究研究这一次的事情了,到底是谁敢这么伤害她。

  “宋九月,那天是谁把你劫走的?”

  宋九月正打算喝热牛奶,听到傅殃的问话,眉头蹙了一下,今早醒来的时候,就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儿,怎么现在还是这样,难道是在说梦话?

  她伸出一只手,想要探探傅殃额头上的温度,却被傅殃拦了下来,将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。

  “你是不是都忘了?那天我和你一起去参加追悼会,后来你被人劫走了,再发现你的时候,是在酒吧,你变成了一个傻子,直到今天才恢复过来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,原来中间还有这些事儿,她的记忆只停留在一起去参加追悼会的时候,因为是在床上醒来的,她还以为自己在汽车里睡着了。

  嘴唇抿了抿,她变成了傻子,说明受到的打击一定不小,她恨不得将背后的人挫骨扬灰,可是现在竟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,真是该死!

  或许是因为太激动了,她的脑袋又疼了起来,像是有谁拿着电钻,不停地往里面钻一样,才几秒的时间,她就疼的浑身冒汗。

  虽然忘记了中途发生过什么事,但是身体里还残留着那种恐惧的感觉,绝望,害怕,想要活下来的疯狂……

  疯狂到什么地步呢,哪怕断手断脚,哪怕只有最后一口气,她也要挣扎着活下来,要让背后的人付出代价!要让他们生不如死!

  “哇!”

  她直接吐出了一口血,眼神有些迷蒙,身体想要忘记,意识却想拼命的记起,她承受不住这种压迫,晕了过去。

  傅殃吓得浑身发抖,连忙把喻初原叫了过来。

  喻初原给宋九月做了一番检查,最后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宋小姐能这么快醒过来,已经很难得了,现在她是在和自己的大脑做斗争,因为大脑已经把那段记忆封存起来了,她却想记起来,难免吃不消,这种事得慢慢来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看到宋九月的样子,眼眶发红,他一直都坚信,宋九月是一个无比坚强的女孩,越是逆境,她越会夹缝求生,永远都不会放弃。

  这一次也一样,每个人都说她意志坚定,可是他不敢想象,对方到底经历过什么……

  床上的宋九月脸上通红,手上还挂着点滴,睫毛一直在颤抖着。

  那股感觉似乎又回来了,钻心的电流不停的在身上游走着,像是灵魂都在被人剥离,好疼,真的好疼。

  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死去,她要活下来,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害她。

  头顶的天空似乎越来越暗了,有什么东西压着她,压的她喘不过气来,求生的本能让她不停的将手往上伸去,触手一片滑腻……

  她怎么能死呢,她要活着……

  “傅殃,我不能死……”

  傅殃正在为她盖被子,听到她呓语般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,热热的,鼻子也有些发酸,连忙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你怎么会死呢?想不起来就别勉强自己了,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出来的,你经历过的,我要让他们通通经历一遍,宋九月,你别勉强。”

  傅殃说完这些,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一片冰凉,嘴角扯了扯,伸手抹去了宋九月眼角的眼泪,又捏了捏她的脸,倾身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。

  宋九月缓缓的睁开眼睛,茫然的看着傅殃,嘴唇微微的张合。

  “军区大院……”

  傅殃的心里一抖,眼里一片阴冷,果然是里面的人啊,拳头紧了紧,军区里的家族并不少,不可能所有的家族都参与了,看来得借助那个地方的力量了,脸上阴沉。

  宋九月说完这四个字,脑袋里的疼痛总算是少了一些,这个时候额头上已经都是汗水了,其他的,她什么印象都没有,无论怎样都想不起来,看来潜意识里还是排斥那些画面的。

  她伸手将傅殃拉近了一些,窝进了他的脖子里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的掉了下来,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,那里太恐怖了,像是一只长着獠牙的怪物,想要一口一口的把她吞下去。

  “乖,别哭了。”

  傅殃躺在床上,把人抱了过来,缓缓的安慰着。

  以前他对军区大院并没有过多的关注,一是上头的人不允许,毕竟里面都是国家在保护着的人,二是他对里面并不感兴趣,就算后来有机会进去,他也从来没有进去过。

  除了知道有哪些家族,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清楚,但是现在,里面的人既然已经把手伸出来了,他就不介意将他们的手砍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