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章 红莲是女的吧
  晚上很冷,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在这个时候悄然而至了,红莲觉得浑身的血液似都已经凝固了,呼出的气体变成一团雾气,消散在空中。

  跑了一会儿,他便不受支撑的跪了下去,背上疼,这段时间他在国外执行任务,因为湛传来的那个消息,不小心受伤了,似乎宋九月成了他的弱点,一碰就疼。

  “在那边!追!”

  后面传来这个声音,他支撑起身体,继续跌跌撞撞的向前跑,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了,到最后,天边已经有了鱼肚白,看样子是要天亮了。

  天一亮,被发现的概率就会变大,这群人不是普通的高手,他们擅长这种夜晚作战,盯着目标就不会放开,如牛皮糖一样,甩都甩不掉。

  夏冰的身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保护她,还是说,她的身份,不只是一个夏家小姐这么简单。

  ….

  天已经完全亮了,宋九月从恢复过来后,精神便一天比一天好,现在更是抓紧时间训练自己。

  她已经敢光明正大的把小黑带到街上,毕竟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,穷鬼宋九月有一头漂亮的豹子。

  天刚亮,她便开车出去了,看到车窗外闪过的人影,眉头蹙了一下,缓缓的将车停在一边,因为上一次那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,她现在已经不敢随便作死的跑进什么小巷子。

  但是刚刚的人,真的好像红莲,那个背影,她不会看错的,当初与傅殃发生误会,那片黑色的大海上,她对那个背影印象深刻,像是刻进了灵魂深处一般。

  “红莲?”

  宋九月下车走了几步,很想进去看看,在巷子外徘徊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缓缓的走了进去,眼睛一直四处打量着,就怕遇到和上一次相同的情况。

  然而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感觉到有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喉咙处,男人的气息离她很近,喷洒在她的耳边。

  “宋小姐,下一次要是再这样跟着,很容易丢命的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这声音很像红莲,可是红莲是女人,而现在威胁她的,明明是个男人,他的声音磁性沙哑,带着几丝淡淡的暧昧。

  “嘭!”

  她的脑海里还在仔细的想着问题,只觉得脖子上一疼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红莲接住了她,现在追杀他的人就在附近,他不敢冒这个险,把宋九月也牵扯进来。

  吃力的将对方抱起来,看到外面停着的车,知道那是她的,将人放了上去。

  他的手上全都是血,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,这才小心翼翼的撩开了遮挡住她脸庞的黑发,汽车里一时间全都是血腥味儿。

  红莲的眼里有些深沉,手指最后停在了宋九月的唇畔,缓缓的凑了上去,轻飘飘的留下一个吻,脸上瞬间红了起来。

  “她推你,我便断她一根手指,她要是害你,我便要她全家陪葬,宋九月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。”

  红莲说完这些,踉跄着下了车,将车门关上,脸上绯红,连手也抖的厉害,直到走远了,他才蹲了下来,有些怔愣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……

  他刚刚……

  亲了宋九月了……

  怎么办,好羞涩……

  此时哪里还管什么追杀不追杀的,只觉得现在让他去死也无憾了,像是一直小心翼翼想要偷吃的糖果,刚刚终于藏到了一丁点儿的味道,太甜了,甜的他现在整颗心都在发麻。

  这个地方很偏僻,因为下了一晚上雪的缘故,他的血滴落在地上,像是盛开的梅花一般,将头埋着,平息了一阵,才翻过面前的墙……

  宋九月醒来的时候,脖子依旧有些痛,不过可以看出来,那个人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只是确保她刚好能够晕过去而已。

  她的心里有很大的疑惑,那个人和红莲真的太像了,看来她得去亦白哥的别墅看看。

  这么想着,直接将车开了过去。

  陈亦白正焦躁不堪,昨晚红莲拿着枪跑了个没影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他还特意去夏冰的别墅看过,那里根本没有人,外面下了一夜的雪,那人该不会被埋在某个地方了吧……

  “叮咚叮咚。”

  门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陈亦白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那个人已经回来了,连忙起身去开门,只是看到门外的宋九月,愣了愣。

  宋九月却是直接推开了他,在屋里转了一圈儿,没有发现红莲的身影,最满脸严肃的坐了下来。

  陈亦白看到她的样子,知道这是有事情,眉头蹙了一下。

  “不在家好好休息,怎么又在外面乱跑。”

  “亦白哥,红莲呢?我刚刚遇到一个浑身是伤的人,他的背影看着真的好像红莲,红莲去哪里了,你知道吗?”

  陈亦白听到她这么说,心里一抖,那肯定是红莲无疑,对方刻意不让九月发现,估计还是不想她知道他男人的身份,想通之后,马上开口。

  “前几天走了,好像是家里有事,其他的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仔仔细细的盯着面前的人,想要看看对方是不是在说谎,可是陈亦白的脸上一本正经,丝毫没有说谎的迹象,宋九月也就相信了他。

  “亦白哥,假如红莲回来了,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吧,我很担心她。”

  她总觉得心里不安,脑子里也冷静不下来,连脚步都很沉重,她刚刚便打过红莲的电话了,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。

  最后她还是有个疑问,淡淡的看了面前送她的人一眼。

  “亦白哥,红莲她……是女的吧?”

  这话她问的吞吞吐吐,怕伤了面前人的面子,陈亦白的心里一抖,难道九月看出什么来了?

  “九月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在怀疑我的眼光么?”

  陈亦白说完这句话,内心是在哭泣的,他为什么要帮那个男人掩藏身份啊,对方穿女装,不就是为了接近九月么,心机太重,早点儿被九月发现也好。

  宋九月听到面前的人这么说,心里憋着的那口气总算是散了,既然是女的,那个受重伤的人就不是他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