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一章 老子要灭了他
  她刚刚醒来的时候,车里都是血迹,还有满满的血腥味儿,那个人应该伤的很重,她害怕对方是红莲,如果是红莲的话,要是死了怎么办。

  “红莲不会有事的,九月,你想多了。”

  陈亦白安慰了对方一句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眼里有些温柔,其实这个人不知道也好,至少不会有愧疚,红莲对她的感情,就如他的名字一样炽热。

  红莲如飞蛾扑火,而九月一心一意的喜欢傅殃,这该怎么解呢?

  两人在这里担心着,红莲却已经被送进抢救室了,湛抱着猫咪在外面等着,偶尔伸手摸摸猫咪的头。

  医生说抢救回来的概率很低,因为失血太多了,又加上在外面冻了一夜,血液流通不顺畅……

  “救不活就别救了,反正是他自己找死。”

  他低头说了这么一句,脸上云淡风轻的,周围的保镖相互看了看,这个人说的是真话吗?当然不是!一直以来,只有他自己能欺负红莲,至于其他的人,谁敢对红莲下手,估计下场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就像这一次国外的那个目标,趁着红莲愣神的时候伤了他,现在尸体都已经凉了,他们敢打包票,要是红莲死在这里,估计这医院也开不下去了。

  湛抱着猫,在医院的走廊上闭目养神,想到什么,眼睛突然睁开。

  “这次是谁动的手,去查查,老子要灭了他。”

  轻飘飘的说了这么句话,他又将眼睛闭上,保镖点点头,马上跑了出去,反正不管动手的是谁,这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  整整抢救了两天,主治医生最后颤抖着腿出来,说了一句“没事了”,便晕了过去。

  湛捏着猫的手总算是松了一些,起身的时候,觉得腿有些发软,将猫放在了地上,撑着走廊的墙去了红莲的病房。

  想到对方这次是为了宋九月,心里便有些恨铁不成钢,呵,死了就死了,他干嘛要救他,人家不是逞英雄去为心上人报仇么,死了也是活该。

  红莲的身上已经用绷带缠了起来,看着真是狼狈,脸色也苍白的不行,紧紧的闭着眼睛,毫无声息的躺在病床上,湛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这样。

  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,眼睛发红……

  红莲这一次让夏冰掉了手指,完全是要逼疯夏冰的节奏,从病床上醒来,她便气得挥下了面前的所有东西,脸上疯狂。

  以前她还能忍住自己的脾气,可现在看到自己的手,那股羞耻便如同潮水一样,汹涌的冲刷着她的心脏。

  她要怎么见人……

  这让她怎么见人?!!

  “夏冰小姐,我们很遗憾,并没有抓到那个人,对方不是普通人,你恐怕是招惹到谁了,那样的身手,倒是有些像国际杀手。”

  旁边的几个人低着头,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,这些人还说保护她,结果看着她被人削了一根手指,真是废物!

  可是现在她还需要他们,毕竟比起一般的保镖来,这群人的实力有目共睹,嘴唇抿了抿,她一直搞不清楚一点,这些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帮她?

  “你们为什么要帮我?”

  几人相互看了看,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面前这个人,可是老爷子说过,务必满足夏冰小姐的一切要求。

  “夏冰小姐,你的妈妈是我们老爷最小的女儿,也是最受宠爱的一个女儿,你自然是她最喜欢的外孙,老爷子宠你,那是应该的,只是出于一些原因,不能将这些事情告诉你,季夫人出事我们都很难过,老爷子不想你再受什么委屈,便让我们来保护你。”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,妈妈那边的人,如果她没有记错,妈妈不是普通人么?而且整个洛城都知道,当初她的妈妈,是不小心嫁入豪门的灰姑娘,怎么现在,平白无故似乎多出一个很强悍的外公了……

  “你们确定没有找错人?”

  为了保险起见,她还是问了这么一句,心里激荡着兴奋,夏家本来就已经很厉害了,要是再加上一个强悍的外公,以后她岂不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?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夏冰小姐,你的妈妈是季璇季夫人,她确实是老爷子最喜欢的小女儿,当初出嫁,老爷子不便透露身份,季夫人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夏家,所以你们自然不知道,现在季夫人死了,老爷子觉得很愧疚,吩咐我们保护好你。”

  看到他们的样子,夏冰知道,这群人说的是真的,她的妈妈是季璇,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季家的人了?

  可是真奇怪,她似乎并没有在洛城听说过什么季家,难不成是其他地区的家族,想到这,也就释然了。

  反正只要知道这群人是在帮着自己就够了,低头看到那截断指,眼里闪过一丝愤恨,呵,国际杀手么?她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要她的命!

  “夏冰小姐,这一次的事情我们会彻查的,一定会把那个人揪出来。”

  夏冰点点头,有些疲惫的靠在病床上,现在断了一根手指,她相当于是一个残疾人了,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傅殃的身边,眼眶有些红,宋九月要是知道她断了手指,是不是更加得意……

  她好恨啊,明明有这么多人保护她,明明她是天之骄女,为什么还斗不过一个从乡下来的宋九月!

  夏冰确实是该恨的,在她的心里,宋九月没有一点儿能够比得上她,论才华,论样貌,她都甩了那个人好几倍,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竟然抢了她最爱的人。

  牙齿咬了咬,最近傅殃对她态度不好,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让对方过来,最后拿出手机,给沈白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刚接通,她就哽咽了。

  沈白正在拍戏,看到是夏冰打来的电话,马上示意周围的人暂停,然后走出了剧组,声音有些淡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说完这三个字,他就听到了夏冰的哭声,瞳孔一缩,心里泛起了淡淡的疼痛,酸涩,微苦。

  “别哭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夏冰哭着点点头,挂了电话后,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,眼里闪了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