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你爱的人恰好爱你
  “嗯。”

  苏小小轻飘飘的答应了这么一句,马上低头又喝了一口,明明喝的是葡萄糖,她怎么觉得这么苦涩呢。

  “手术签字前我给沈白打了电话,是夏冰接的,她说沈白在给她煲汤。”

  宋九月接着这么说,没有一点儿要隐瞒的意思,说完,她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苏小小。

  假如这些能够让面前的这个人死心的话,那真是太好了,她觉得自己也许做了一件好事。

  苏小小的嘴角扯了扯,将杯子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。

  “你就不能骗骗我么?现在我刚做完手术,还伤心着呢。”

  “不能!”

  宋九月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严肃的可怕,眼里像是深深的黑暗一般,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。

  苏小小一顿,视线缓缓的看向了窗外,拳头捏了起来,良久才眼眶微红的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自己很没有出息,可我就是放不下,宋九月你知道吗,遇到他的时候,我活着才有了意义,在台下抬头看到上面云淡风轻的沈白,当时便想着,啊,就是他了吧……我不后悔,真的。”

  宋九月眼里的黑暗悄然褪去,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,这个动作傅殃经常对她做,每次她都觉得很安慰,不知道苏小小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。

  “苏小小,我很生气,但是你既然不后悔,我也无话可说,感情这种事情,谁说得清楚,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她起身给对方盖被子。

  苏小小点点头,眼里满满的都是感激。

  做完这一切,宋九月离开了这个地方,刚走到楼下,就看到傅殃正站在黑色的汽车前,双手插在裤兜里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  她怔了一下,假如她很爱傅殃,傅殃又不爱她,她会怎么样?会不会像苏小小那样,一次次的主动靠近,哪怕遍体鳞伤,也觉得没有关系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

  傅殃的声音突然在耳边传来,宋九月吓了一大跳,偏头就看到了对方那张俊脸,脸色微红,淡淡的移开了视线。

  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?

  “走吧。”

  傅殃牵过她的手,打算向着汽车的方向走过去,宋九月却站在原地没有动,低头看着对方牵住自己的手,抬起,放在嘴边亲了一口。

  傅殃只觉得手背上一烫,想要狼狈的把手缩回来,却被宋九月紧紧的抓住,耳朵尖悄悄的红了起来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!”

  他特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大,来掩饰自己的窘迫,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撩拨,心头发烫,没有出息的浑身僵硬,现在只要稍微被人一捏,恐怕他的身体就能像薯片一样,咔嚓咔嚓的碎掉。

  宋九月低头,静静的看着他的手,又亲了一口,最后才抬头。

  “傅殃,我很爱你。”

  猝不及防的表白,傅殃觉得有股羞耻又羞涩的感觉悄悄的从脚底板窜上了脑门,最后别扭的撇开了头,像是疑问。

  “哦?有多爱?”

  嘴角却是不受控制的缓缓扬起,偏偏他的脸上装的很淡定,其实心里已经开始下桃花雨了。

  宋九月走近了一些,或许是苏小小的事情给她的感触太深了,她这才发现,你爱的人恰好也爱着你,这是多么幸福和可贵的事情,并且傅殃从始至终,都是把她小心翼翼的捧着,现在细细回想,满满的都是感动。

  傅殃还在等着宋九月的答案,想要听听她怎么说,可是等了一分钟,对方都没有开口,失落悄然染满眼底。

  “宋九月,你……”

  撩拨人怎么只撩拨一半呢,太不负责任了。

  然而这句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唇畔便突然一热,只觉得什么东西溜进了他的嘴里,正在搅乱城池。

  傅殃的大脑一片空白,反应过来后,将对方缓缓的搂紧,朝着一旁的汽车走了过去,他可没有在外面表演的习惯。

  车门一关,他将椅子放低,整个人就覆了上去,细细密密的亲吻着,宋九月直接软成了一滩水,连缠绕他脖子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被对方搂进怀里,飘飘忽忽着。

  汽车一直停了很久,直到深夜,才缓缓的启动,离开了这里。

  到了别墅后,里面还亮着灯光,傅殃下车,将宋九月抱进怀里,这才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,眼里一柔,抬脚便进了屋。

  虽然不知道宋九月今晚为什么会这么主动,但是他的心到现在还不能平静,因为那一句“我很爱你”,他的整个世界都好像炸开了烟花一般,浪漫迷人,心跳声依旧很剧烈。

  将怀里的人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了被子,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这才进了浴室。

  再出来的时候,他穿了睡衣,系带在腰上打了一个结,看到床上睡的正死的人,叹了口气,弯身拿过一旁的烟盒,去了阳台,低头点了一根,这才缥缈的吐了一个烟圈儿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……

  傅殃才低头咒骂了一声,将烟头捻灭在了烟灰缸里,凭什么啊,他因为宋九月的一句话在这么夜不成寐的,那个没良心的女人倒好,这个时候估计美梦都做了好几个了。

  气呼呼的进了卧室,刚好看到宋九月懒懒的翻了一个身,嘴角抽了抽,扑上去摇着对方的肩膀。

  “别睡了,宋九月,刚刚的话你还没有说完,宋九月!”

  宋九月正梦见自己吃着大鸡腿,突然那鸡腿长翅膀飞了,迷迷糊糊的醒来,看到傅殃眼睑上的黑眼圈,眉头蹙了一下,拿过手机一看,发现已经早上八点了,这家伙该不会一夜没睡吧。

  “你又发什么疯?”

  傅殃气的鼻子一歪,低头在她的唇上啃了一口,才恶狠狠的说道。

  “你昨晚还没有说有多爱我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哭笑不得,所以这个人就因为这个事儿,一夜没睡么,叹了口气,默默的窝进了被子里。

  “我说不出来……就是很爱……”

  她以为自己能说什么很感动很霸气的话,但是真正跟对方说起的时候,只有这么温柔缱绻的一句。

  傅殃一愣,低声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