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五章 宋九月大展身手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这四个字,他直接往床上一躺,睡了过去,原来撑了一夜,只是想等这样的一个答案而已。

  不一会儿,房间里便响起了轻微的呼吸声。

  宋九月轻手轻脚的起床穿衣服,推开阳台门,发现烟灰缸里的一大截烟头,嘴角抽了抽,将它倒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做完这些,才转身下楼,秋姨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,不过这个点,早已经过了吃早饭的时间,她随便吃了两口,便打算去医院看苏小小。

  很意外的是,护士告诉她,苏小小已经出院了。

  一个女人,并且还是刚刚流产的女人,能够到哪里去,无非是去找沈白了。

  宋九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咬咬牙,苏小小这样的女孩,为什么偏偏要送上去让沈白折磨呢,下楼马上将车往沈白的别墅开。

  然而这一次她猜错了,苏小小并没有来沈白的别墅。

  夏冰开门看到宋九月,脸上逐渐冷了下去,昨天宋九月打电话的时候,她就怀疑这个女人是想要脚踏两条船了,没有想到,今天对方就主动送上门来,真是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。

  她抬高了手,打算给宋九月一个耳光,却被宋九月拦了下来,眼睛锐利的盯着对方,锐利到夏冰的身体一怔,脚步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下。

  反应过来后,才觉得更加的羞耻,她竟然被宋九月给吓住了,她的手还被对方捏在手里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,害怕宋九月发现她的秘密,她断指的秘密。

  虽然现在戴了手套,但是人一旦有了缺陷,就会忍不住的开始担心,连对方无意间的一个眼神,在她看来也意味深长,似乎在嘲笑一般。

  宋九月的视线向着夏冰的手移了过去,发现对方依旧在故作镇定,嘴角勾了勾,沈白别墅里的暖气开的很足,夏冰却欲盖弥彰的戴着手套,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  这么想着,她的手直接向手套伸了过去,一把拉了下来,看到眼前的情况,眼里闪过一丝怔愣。

  “宋九月!!我要杀了你!!”

  最难堪的秘密被最讨厌的人揭开,这无异于是一种折磨,夏冰所有的理智都没有了,像个疯子一样扑向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往旁边一躲,她看不惯夏冰很久了,今天要不就新账旧账一起算!

  牙齿咬了咬,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狠狠的一拳砸到了夏冰的肚子上。

  夏冰闷哼一声,低头捂着自己的肚子,没有想到宋九月下手这么狠,眼里猩红,满脑子都是宋九月这个贱女人,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的,尽管疼的不得了,还是朝对方扑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训练了那么久,身手又怎么是夏冰这样的娇娇女赶得上的,一想到苏小小被切掉了输卵管,而这个女人毫不知耻的享受着这一切,整颗心都快炸了。

  “这一拳是为小小打的!”

  又在夏冰的肚子上挥了一圈后,她蜷起膝盖,直接顶了上去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夏冰差点儿跪了下去,伸手狠狠的扇了宋九月一个巴掌,另一只手揪住了她的头发,将她的头发扯下来几根。

  两个人直接纠缠成了一团。

  夏冰疯了……

  宋九月也疯了……

  不过宋九月的伤只是看着恐怖,她打夏冰的那几拳,可都是内伤,使了吃奶的劲儿,就不信这人明天还能站起来!

  沈白这个时候才出别墅,因为听到了外面的怒骂声,看到别墅门前的一幕,眼角抽了抽,连忙上去招呼。

  “别打了,别打了,宋九月,你干什么?!”

  宋九月对这个男人也是有气的,没有眼光的傻逼,选谁不好,偏偏喜欢夏冰这样的女人,呵。

  趁着沈白劝架的机会,她故意将拳头砸到了对方的脸上,并且砸了不止一下。

  沈白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将两人分开,把夏冰护在了自己身后。

  “宋九月,你干什么?”

  冷冰冰的话,戳的宋九月心底发凉,想到苏小小为了这个男人失去了那么多,有可能以后都没有孩子,熄灭的火苗重新又燃了起来。

  夏冰现在浑身都疼,特别是肚子,她看着虽然没有宋九月狼狈,但觉得自己现在快要死了,肚子里火热的厉害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宋九月现在确实很狼狈,脸上肿了,头发散了,衣服也乱了,脖子上还有抓痕,看着就跟泼妇一样。

  她这才发现,面对这两个人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只能抿紧唇,打算离开这里。

  “宋九月,我能看在傅殃的面子上忍你一次两次,但是凡事得有个度。”

  沈白缓缓开口,因为这个人是傅殃的女人,所以她在他的别墅外面胡闹,他可以不追究,但是这种事情再来一次,他不会在顾及什么的。

  宋九月的脚步一顿,扭头看到沈白背后,夏冰虚弱却得意的嘴脸,突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,扯了扯嘴角。

  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说完这句,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

  上车以后,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,她敢保证,夏冰这几天一定下不了床,她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指甲,发现里面还有一些碎肉,有些嫌恶的蹙了一下眉头,拿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。

  刚刚她不仅打了夏冰的肚子几拳,还在对方的肚皮上抓了几下,估计夏冰的肚子都被她抓烂了,冷冷一笑,不小心牵扯到了嘴角的伤口,疼的“嗷”了一嗓子。

  这才拿出镜子看了看自己,虽然都是轻伤,可是看着太吓人了,半边脸都肿了,嘴边还在淌血,眼角抽了抽。

  要是这副样子回去,傅殃非把她剥了不可,叹了口气,总不能告诉对方,今天和人打架去了吧,将油门一踩,把车往陈亦白的别墅开了过去。

  陈亦白最近很焦躁,红莲从那天出去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该不会是真的死在某个旮旯了吧。

  正这么想着,抬头便看到了开门进来的人,瞳孔一缩。

  “你丫的没死?!”

  红莲的脸色有些苍白,听到陈亦白的这句话,没有多在意……才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