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六章 把夏冰打进医院了
  “死你大爷!”

  红莲骂了一句,脸色惨白的进了屋,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疤了,但是他移动的依旧很缓慢,这几天在医院被湛虐的只剩一口气,还好现在能下床了,趁对方不在,他才跑了出来。

  陈亦白也看出他脸色不对劲儿,连忙上去扶人,不过被人家嫌弃的推开。

  红莲的屁股刚坐到沙发上,客厅的门就又被人打开了,两人扭头看过去,刚好看到宋九月肿成猪头一样的脸,要不是两人都知道那是宋九月,恐怕真的会认错人。

  “九……九月……”

  陈亦白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结,还以为这个人是被傅殃家暴了,脸上闪过一丝怒火。

  “亦白哥,你这里有药么,给我上上药,我这副样子,要是回去了肯定会被傅殃收拾的。”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丝小女儿家的怯态,陈亦白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看来不是傅殃打的,点点头,开始去冰箱里找冰袋。

  不过他的脚还没有迈开,就感觉到一阵风刮向了冰箱,还没有反应过来,红莲已经拿了冰袋坐在宋九月的旁边了。

  宋九月一愣,看到这张近在咫尺的美脸,有些不自然的撇开了眼睛,想要伸手将对方手里的冰袋拿过来。

  搞什么,她自己也能敷,又不是什么大伤……

  但是红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,视线也如用淬了冰渣子一样,一点一点认真的给她敷着,丝毫没有发现两个人的距离有多近。

  宋九月是坐到沙发上的,而红莲这样侧身给她敷冰袋,从陈亦白的视角看过去,就好像是红莲抱住了娇小依人的宋九月一样。

  陈亦白的嘴角抽了抽,突然觉得红莲还真是有手段啊,刚刚不是还要死要活的么,怎么九月一来,对方就变成健全的人了。

  宋九月不敢抬头对视那双眼睛,不知道为什么,里面总有一种让她不敢猜测的情感,很多次她都纳闷,为什么身为女性的红莲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,很久以后她懂了,不过已经太晚了。

  其实红莲现在就是一身男装打扮,但是他女人的身份已经深入宋九月的心了,所以不管他男装女装,宋九月都会把他看成是女人。

  冰敷好以后,红莲又细细的剥了一个鸡蛋,长长的睫毛淡淡的垂着,像是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目光朝着陈亦白看了过去,怎么回事?她怎么总觉得今天的红莲怪怪的,然而陈亦白只是耸耸肩,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她拿出电话,给傅殃打了过去,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家,那个人肯定很担心。

  “傅殃,我晚点儿回来,嗯,不用来接我了,我自己开了车的。”

  傅殃这两个字一出来,红莲的手一抖,鸡蛋壳洒了一些在地板上,稍微顿了一下,还是低头剥完。

  宋九月刚把电话挂了,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多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,抬眼便对上了红莲有些复杂的视线。

  “自己敷!”

 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对方就松手了,那剥了壳的鸡蛋“啪嗒”一下掉在了沙发上,不过她还是捡了起来,放在脸上慢慢的揉着,想到夏冰现在的样子,嘴角勾了起来。

  红莲在一旁有些气闷,这个时候觉得伤口疼的不得了,一股名为委屈的东西缠绕成了绳锁,“唰”的一下勒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不过看到宋九月嘴角勾起的那丝弧度,他的委屈突然就散了,想起那天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低头在她的唇畔印了一下,很软……

  想到这,他低头掩饰自己的慌乱,那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女孩子,脸上红了起来。

  陈亦白看到一旁别别扭扭的红莲,眼角一抽,有些想将鞋脱下,拍到对方的脸上,这人的表情真的很欠揍。

  “九月,谁打的你,还有你的头发,怎么这么乱,别告诉我你和人打架去了。”

  陈亦白还是问到了正事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可不就是打架么,她把夏冰打的满地找牙,现在对方估计在哭呢。

  夏冰现在虽然没有哭,但是比哭凄惨多了,宋九月一走,她就觉得自己的肚皮上很疼,像是火烧一样,撩开衣服,看到里面血迹模糊的一片,差点儿没吓晕过去。

  更疼的是肚子里,宋九月的那几个拳头像是打坏了她的某个地方一样,里面如同火烧,阵痛传来,疼的她直接吐了一口血。

  沈白也是在夏冰撩开衣服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对方伤的这么严重,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可他刚刚已经说了,不和宋九月计较,牙齿咬了咬,去找医药箱给夏冰上药。

  夏冰的眼里蓄满泪水,这一次真不是她装的,真的好疼啊,疼的她在沙发上把自己弯成了一只虾,狼狈的脸色苍白。

  “沈白,我好疼……”

  她伸手想要抓住沈白,却直接晕了过去,满脸的汗水,沈白吓了一跳,马上将人送去了医院。

  宋九月要是知道夏冰被送去医院了,估计会拍手叫好,不过现在她还在陈亦白这里,知道夏冰的日子肯定不好过,但没有想到能把人打进医院。

  “亦白哥,我和夏冰打了一架,不过我没有吃亏,她比我还惨。”

  宋九月笑眯眯的这么说道,配上那张脸,看着还真是说不出的滑稽。

  “夏冰不是掉了一根手指么,怎么还这么嚣张。”

  陈亦白还没有说话,倒是一旁的红莲开口了。

  宋九月一愣,眼光灼灼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她掉了一根手指?”

  毕竟她也是在抢下手套的时候才知道夏冰的一根手指没了的,可这个人应该没有见过夏冰吧?

  难不成是她拿了夏冰的手指?想到这,浑身一个哆嗦。

  “猜的。”

  红莲淡淡的说了这两个字,就不再说话了,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,发丝慵懒的垂了几根下来。

  长得还真是不错啊……

  宋九月在心里感叹了这么一句,也就没有再怀疑红莲,就算真的是红莲做的又怎样,反正夏冰那样的人就是活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