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意外出现
  大家这才聚精会神的看过来,在这样逼人的目光下,宋九月丝毫没有觉得不舒服,嘴角一勾,踩着高跟便坐到了孙珊珊的面前。

  孙珊珊身体一僵,刚刚那些女人说宋九月坏话的时候,她全程都没有参与,只有她知道,宋九月现在过的有多好,人家可是傅少捧在心尖尖的人,她哪里敢说什么。

  感觉到送宋九月坐到她的身边,脸上的肌肉都快皱成一团了,上一次的事情她总觉得不对劲儿,后来想想,可能是被宋九月整了,想到这个女人连那些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得出来,估计还能想到更狠的,心里一凉,收敛了自己的嚣张。

  包厢里的气氛突然很尴尬,不过尴尬的似乎是他们,宋九月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情,淡淡的坐着,偶尔施舍给那群人一个眼神。

  直到包厢的大门又被人推开,年老的带着眼镜的人走了进来,他的旁边是一个男人在扶着。

  “哗……”

  男人刚进来,众人便又窃窃私语了,不怀好意的眼神一直在宋九月的身上转悠着。

  “那不是季池么?他当初和宋九月可是院里最般配的一对啊。”

  “听说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可腻歪了呢,不过季池后来还是把她甩了,宋九月就是可怜,总是被男人甩,是不是人品有问题啊。”

  “听说季池刚从国外回来,还有未婚妻了,啧啧啧,宋九月难得来参加一次聚会,竟然都给碰上了,可怜。”

  老教授旁边的男人确实是季池,他的视线在包厢里转悠了一圈儿,最后停在宋九月的身上,看到她没事了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刘教授,没有想到你也会来。”

  大家马上朝着老人走了过来,扶着他过去坐下,这个刘教授在院里的声望很高,但是自从教完他们这一届过后,便退休了,最近这一年还一直被病痛折磨着,看起来更老了。

  “季池说九月那丫头会来,我想着好久没有看到她了,便过来看看,那丫头从毕业了,就一点儿消息都没有,也没有回去过学校,我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。”

  刘教授咳嗽了一声后,这么说道,大家的声音顿时阴阳怪气了起来。

  “教授啊,那是因为你不上网,网上都是宋九月的消息呢,不过那些消息你不看也好,免得气着你。”

  有女人这么说道,语气满满的都是嘲讽,前不久网上才传出宋九月痴傻的消息,听说对方当时还是坐着出租车去的发布会,穷酸到那个地步的人,今天怎么可能这么珠光宝气的出现,呵,该不会是被人包养了吧。

  宋九月从老人出现的那一刻,整个身体就已经僵了,她的大学生涯取得的所有证书,几乎都是这位教授一点点的指导的,对方把她当孙女一样疼着,她出来的这几年,真的没有去看过他,心里一阵愧疚。

  连忙起身走了过去,将刚刚说话的女人一把推了开,也不管对方会不会撞到桌子角。

  “教授,我过得很好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刘教授听到这个声音,眼里亮了亮,没想到这孩子已经来了,脸上浮起一丝欣慰。

  他的教学生涯,最得意的就是面前的这两个人,季池比宋九月高一届,和宋九月是同一个专业,也是年纪第一,更是学生会主席,学校的风云人物,两个人在院里,被称为金童玉女,听说两个人当时还在一起了的。

  想到这,他将宋九月的手拉了过来,把季池的手放到了她的手上,声音感叹。

  “你们这两个孩子是我最得意的,听说你们在一起了,现在是不是要结婚了?”

  宋九月在季池的手放上来的时候,就想要退开,却被季池一把抓住了,眼里一愣,眉头微蹙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老教授还在絮絮叨叨着,都是院里的一些趣事儿,宋九月看到他这么高兴,也不好将手抽回来,僵硬的在一旁听着。

  教授讲完了,放开了两人,她才迫不及待的收回了手,视线没有在季池的身上停顿一下。

  还好服务员这个时候上菜了,缓解了包厢里莫名其妙的尴尬,好死不死的,教授又将季池拉过来和宋九月坐在一起。

  宋九月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,感觉到饭桌周围传来好几处不善的目光,嘴角抽了抽,季池当时在学校的名气很大,人长得帅气,是很多小女生的梦中情人,又加上学生会主席这个身份,主动追求他的更是数不胜数,就连现在的席上,估计都还有暗恋他的人。

  “九月,吃这个。”

  季池似乎没有发现宋九月的僵硬,指节分明的手夹了一块东西进她的碗里,眉眼清淡,微薄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,眼里如同缀满了星光一般,真的是画里走出来的人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僵了僵,默默的将菜放在了一旁的碟子上,无声的拒绝。

  季池也不在意,低笑了一声,继续往她的碗里夹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淡淡的扭头看了这个人一眼,这人到底要干什么?

  季池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扭头,先是一顿,笑意逐渐散开,细碎的发丝轻飘飘垂着,看出了宋九月眼里的意思,想要伸手捏捏对方的脸,却被她躲开了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的很紧,她今天本来想着过来亮瞎这些人的狗眼,没有想到刘教授会来,也没有想到这个人还会和当初一样,可是……两个人不是早就分手了么……

  她觉得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刚好傅殃打来了电话,她起身打了个招呼,然后去走廊上接电话。

  还好傅殃只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,松了口气,要是让傅殃知道她有前科……

  想到这一个激灵,那个男人的心眼和针孔没有区别,肯定会把她丢床上折腾的三天下不了床的。

  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多看其他男人一眼,对方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。

  宋九月松了口气,这里离出来的包厢有点儿远,旁边还有一个窗户,顺着窗户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外面的天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