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四十九章 再遇季池
  她想起了大学的一些事,叹了口气,冷不丁的背后突然拥上来一个怀抱。

  “月月,我很想你。”

  宋九月浑身一僵,马上将人推开,这个怀抱她记得,但不是傅殃,回头看到季池脸上清雅的笑意,想要张嘴说什么,但还是沉默了下去,最后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月月……

  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这么亲昵的叫她。

  “你不想我?”

  依旧是清雅的男声,季池淡淡的靠在了一旁的墙上,静静的把这个人盯着,宋九月退后了一步,她不信这个人没有看到网上的那些东西,现在还能这么泰然处之,像是两个人从来没有分开过,真的……很可怕……

  “我们分手了,季池。”

  她的声音有些冷,眼里也带着一抹戒备。

  季池一愣,最后笑了起来,看了一眼天花板,才淡淡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忘了。”

  “而且你也有未婚妻了。”

  宋九月接着这么说道,不明白他今天突然的举动是什么意思,两人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了,她彻底的忘记了这个人,没想到再见面他依旧是这样,还以为她是小女孩么?

  “我……”

  季池的眼里闪过一丝苦涩,视线缓缓的放到了宋九月的身上,最后化成了温柔。

  “我还是爱你,你的伤好些了么?”

  上一次见这个人,是在军区大院,当时她有些痴傻,还没来得及给她检查伤口,她就走了,离开了那里,让他怅然若失了很久。

  “我和傅殃在一起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对方的眼睛,缓缓的说道,她不喜欢这样玩暧昧,想想要是傅殃和别人这样朦胧不清,她心里也不舒服,两个人在一起,还是应该换位思考一下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季池靠在墙上的身子突然站了起来,将宋九月一把拉进了怀里,紧紧的箍住。

  宋九月一惊,想要把对方推开,但是她的手还没有推出去,对方就已经主动放开了,像什么呢?一拳砸在棉花上,无力感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?!

  “他对你好不好?”

  季池似乎是忘了自己刚刚的行为一样,继续这么问道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傅殃对她好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,她现在已经不想在这里纠缠下去,想要回包厢,给教授打一声招呼,然后离开这里,至于那些嚼舌根的长舌妇女,她已经没有心情再管了。

  季池的浑身上下都很清淡,像是最干净的一抹风,做什么都是淡淡的,温雅的,如同漫画里抱着水仙花的少年,符合所有女孩的白马王子形象,所以当初在学校,你可以不知道校长的名字,但是季池这两个字,绝对是如雷贯耳的。

  贴吧里的所有消息几乎都和他有关,每每出现都会引起轰动,甚至连上课都有学妹在外面羞羞答答的偷瞄,不过所有表白的人都失败了。

  季池就和他这个人一样,就算拒绝也是优雅的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你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  整个学校都惊呆了,季池竟然有喜欢的人,大家疯狂的扒啊扒啊,可是整整扒了一个月也没有收获,所以喜欢的依旧喜欢他,暗恋的依旧暗恋。

  那时的宋九月也是学生会里的人,算得上大名鼎鼎的人物,学霸美女,虽然性子弱,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,不过她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,一周打几份工,根本不想考虑那些。

  直到那时她一个人哭被这个人发现,嘴唇抿了抿,大学她的性子软,总是哭鼻子,六教顶楼是她无意间发现的地方,所以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去那里,不过没有想到,已经有人入侵她的地盘了。

  季池就趴在顶楼的栏杆上,他很高,微微闭着眼睛,脑袋枕在手臂上,至于他的表情,她看不清楚,只知道这里既然有人,那她就得走。

  可是刚转身,那人就开口了。

  “我只占用几分钟的时间,我知道你经常来这里哭,你不用走,宋……宋九月。”

  叫她名字的时候,那人停顿了一下,耳朵有些红,最后干脆直起了身子,目光温柔的盯着她。

  “你走了,我跟谁表白,宋九月,当我的女朋友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  不知道每个女生是不是都有这样的一个梦,梦见她的王子在万众瞩目下翩翩降临,跪在她的面前,笑脸绯然的说要保护你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答应,事后已经回想不起来了,也许是觉得自己太孤独了,需要一个人倾诉,也许是季池真的有能力保护她,让她免受那些流言蜚语。

  所以她答应了,当了季池的女朋友,两人的事很快在院里沦为一段佳话,季池也确实保护了她,没有让她受一点儿的委屈,以前故意找茬的女生也不见了。

  宋九月想到这,突然觉得自己欠面前的人一句“谢谢”,如果不是这个人,剩下的日子她不可能安稳度过。

  “我很谢谢你,季池,不过我们已经分手了,而且分手还是你先提的。”

  她说完这句,错开对方想要回包厢,手腕却被那人抓过。

  “我很后悔。”

  宋九月一把甩开,眉头蹙了起来,满脑子都是傅殃,这要让傅殃知道了还得了,想到自己平时总是抱怨傅殃的烂桃花,结果自己也有烂桃花了。

  眼角抽了抽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季池在原地待了一会儿,突然低声笑了起来,果然是变了啊,以前是一只温软的猫咪,现在已经长了爪子了,嘴角勾了勾,淡淡的看向了窗外。

  宋九月本来回包厢,打个招呼便打算走的,没有想到大家都打算走了,她也不好一个人走前面,毕竟教授还在,只能慢悠悠的拖在队伍的后面。

  出了酒店,外面已经停了一辆豪车,不过不是她的。

  车门打开,里面下来了一个人,很温柔的一个人,温柔中带着几分娇俏,浑身上下没有太出色的饰品,但是她静静的站在那辆车前,满脸都写了两个字——有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