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后悔没早点儿认识你
  傅殃将宋九月的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,想到刚刚他搂对方时嗅到的那股属于别的男人的气息,牙齿咬了咬,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。

  宋九月在听到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,身体就抖了抖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,前男友?不行,这样说了傅殃会打死她,毕竟这个男人的占有欲强得可怕。

  傅殃看到她的样子,将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,一路拉到楼上。

  “傅殃,你别激动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宋九月连忙这么安慰道,等到卧室门关上的一刹那,腿拐了个弯儿,很麻溜的进了浴室,然后把人关在了浴室外。

  傅殃差点儿被门砸到鼻子,愣了一下后,冷哼一声。

  “把你身上属于别的男人的味道给我洗掉!”

  宋九月在浴室里抽了抽嘴角,听出了这句话里的醋意,她这才想起刚刚季池似乎抱过她了,脸上一抖,连忙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,结结实实的洗了一个澡,才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。

  抬头发现傅殃正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在看什么,手里拿着一堆的资料,看到她出来后,连头都没有抬,从宋九月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。

  她知道这个人是生气了,缓缓的坐到了床沿上,打算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

  “咳,傅殃,那个……我今晚去同学会,看到以前的朋友了。”

  “朋友?”

  傅殃的嘴唇轻轻的抿了一下,尾音缓缓的往上扬,带了一丝丝危险的味道。

  宋九月浑身一抖,想着这个人是不是知道什么了,脑袋里稍微转了转,觉得周围的温度有些低,抬头看了看空调,发现温度是调高了的,嘴角抽了抽,这个人能不能别释放冷气了,她快被冻僵了。

  正想再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房间里的气氛,傅殃却将手里的东西丢在一旁,起身径直的去了浴室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扭头看到那个人气呼呼的后脑勺,叹了口气,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,犹犹豫豫的走到了浴室门前。

  里面的热气氤氲在浴室门上,看着有些模糊,但就是这种模糊,才能将人的想象力往更深处引。

  “好吧,傅殃,我坦白,他是我前男友,谁没有点儿过去对不对,我们既然在一起,是不是就应该相互不计较这些?”

  宋九月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,可是里面依旧只有水声,隔着这扇门,她似乎能够闻到对方身上的醋味儿,有些好笑的摇摇头,就站在浴室旁边,没有离开。

  傅殃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,满脸都写了两个字——嫉妒,他比那个男人晚认识宋九月,宋九月最美好的那几年居然是对方陪着度过的,心里真是又酸又麻。

  胡乱的拿过一旁的浴巾在身上擦了两下,披着睡衣走了出去,看到宋九月一脸讨好的站在浴室前,似乎身后的尾巴还摇了摇。

  他敛下眼里的笑意,假装还在生气,跨过对方,淡淡的坐在了床沿上,浑身上下都写着——快来讨好我。

  宋九月连忙跑过去,又是捏肩,又是揉腿的,脸上的笑意更加谄媚。

  “傅殃,我和他只是牵过手,真的,季池他是个很正直的人,我们……”

  她说话没有过脑子,这句话刚说完,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浑然一冷,手上顿了顿,捶的更加殷勤了一些。

  “当然,所有的男人都没有你好,连你的指甲盖都比不上,傅殃,我最喜欢的还是你,今天要不是他出现,我恐怕都忘记这号人物了。”

  这几句马屁拍的傅殃通体舒畅,斜着眼睛看了面前蹲着的这个人一眼,嘴角勾了勾,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,宋九月顺势抛了个媚眼。

  “宋九月,你哄男人还挺有一套的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那不是废话么,跟着这个人这么久了,怎么能连最基本的眼色都没有。

  傅殃将她抱了过来,声音有些闷。

  “我突然很羡慕早就认识你的人,我觉得自己认识你认识的晚了,要是早知道我会这么喜欢你,在你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就应该去你们学校转转的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,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。

  “去转转还是去包养女大学生?就算你看到了我又怎样,我是不会让自己被包养的。”

  傅殃一顿,虽然这是事实,但心里就是酸酸的,将人抱了下来,放在床上,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,眼睛淡淡的看着天花板。

  “跟我讲讲你的大学吧。”

  宋九月一顿,心里涌起密密麻麻的感动,缓缓的窝进了他的怀里,特意放柔了声音。

  “其实大学没有什么好讲的,那个时候我天天忙着学习,学生会和兼职,整个人都忙得跟陀螺一样,寝室那个圈子我也融不进去,每次都像个外人一样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轻轻的在房间里响起,讲到伤心的地方,傅殃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眼里有着温柔。

  “乖。”

  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,画面很温馨,宋九月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,最后竟然停了。

  傅殃扭头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嘴角勾了勾,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,这才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他起的很早,上了外面停着的车,想到什么,眼里有着亮光,他知道宋九月的大学位置,所以直接将车开了过去。

  很壮观的校门,听说这个校门上过很多次的微博热搜了,学校也很有名,那女人还是个大学霸呢,想到这,嘴角勾了勾,将汽车开了进去。

  昨晚他看的是宋九月的大学资料,里面详细的记载了她的大学生活,当然也有那个碍眼的男人。

  将车停在一个地方后,他去了教师居住楼,直接按了门铃。

  刘教授打开门,看到面前的年轻男人,有些怔愣,这是他的哪个学生?他怎么想不起来了……

  “刘教授你好,我能进来吗?”

  刘教授这辈子教过的学生太多了,不可能一一记得名字,又加上这几年生病,来拜访的人也多,他总不能直接开口问,只能笑着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