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二章 洛城越乱越好
  傅殃走进去后,目光没有乱看,在对方的示意下,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,听说这是宋九月当初的恩师。

  刘教授关了门,让家里的保姆给傅殃泡了一杯茶,这才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  “我今天来,是想问有关宋九月的事情,我是她的未婚夫。”

  刘教授本来以为那丫头和季池是一对的,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未婚夫出来,稍微愣了一下,难怪觉得上一次的聚会有些尴尬,原来他做错媒了,咳了一声。

  “那丫头一直很努力,明明是个女孩子,平时除了打很多份工,还要兼顾学生会里的工作,她当时是学生会里的副主席,而且还是专业的第一名,老实说,她是我遇到的最优秀的一个女孩子,听说那个时候她把她自闭症的哥哥接到洛城来了,需要大笔的钱,我本来是想给她组织捐款的,但是那丫头倔,她的学费都是自己兼职挣的……”

  可以看出来,刘教授很喜欢宋九月,所以在说到对方的时候,忍不住讲了很多。
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  傅殃原本就遗憾自己没有早点遇到宋九月,现在听到对方这么说,心里更加酸涩的不行,他多希望那个时候自己能够遇到她,像个盖世英雄一样,为她遮风挡雨,嘴角扯了扯。

  这么一待,直接待到了中午。

  临走前,刘教授不停地叮嘱他要对宋九月好一点儿,傅殃觉得好笑。

  “刘教授,你放心吧,在这世界上,我一定是对宋九月最好的那个人。”

  刘教授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傅殃离开教师居住楼后,转身上了外面停着的车,看到这周围的景色,眼里突然有些温柔,他还记得最开始的宋九月,懦弱的和一只兔子没有区别,那个青涩时期的她,是不是更加让人心疼……

  他想到这里,竟然觉得眼睛发热,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,在你爱上一个人后,就会想着,为什么不早一点儿认识她,早点儿为她遮风挡雨,不然也不会有一个词叫相逢恨晚。

  虽然昨晚宋九月已经把她的大学生活跟他讲一遍了,但他还是缓缓的启动汽车,在校园里转悠了起来,把宋九月提到的每个地点都看了一遍。

  想着那个时期的宋九月是怎样从这里经过的,是怎样冲进食堂的,是怎样哭鼻子的……

  转了一上午,他才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融入了对方的大学生活了,嘴角勾了勾,将车开出了校园。

  不过当他打算把汽车往公司开的时候,挡风玻璃上有个影子一闪,似乎有什么东西往他的车轱辘下钻去了。

  傅殃马上踩了油门,将车停在了一旁,然后打开了车门。

  与此同时,他看到了同样停车下来的湛,对方依旧装神弄鬼的戴了一个面具,只是怀里没有那只猫了。

  他的嘴角扯了扯,看了一眼正蹲在他轮胎前的猫咪,要是刚刚他的刹车踩的不及时,恐怕这只猫现在已经被压成肉泥了。

  湛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傅殃,嘴唇抿了起来,两个人明里暗里交手的次数不少,不过像这样遇见,还是第一次。

  傅殃伸出一条腿,将猫驱逐出他的地盘,这才轻蔑的看了湛一眼。

  猫咪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,在湛的周围叫了两声。

  湛弯身把它抱了起来,没有打算和傅殃说话,转身便准备上车。

  “一个大老爷们,整天都抱着这么软萌的东西,真是让人掉鸡皮疙瘩。”

  傅殃嘲讽的说了这么一句,湛的嘴角抽了抽,留下一句“干你屁事”,就上了车,关上车窗,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“湛,上一次伤害红莲的人已经找出来了,好像……是季家的人。”

  湛刚将猫咪放在一旁,就听到前面开车的人这么说,眼里一暗,他可不管对方是谁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这么说,对付宋九月的也是他们了?这些人不是早有约定,不参与洛城的任何事情么,现在倒是把手伸出来了,把这个消息告诉傅殃,就当他没有碾死这只蠢猫的报酬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前面开车的人说了这么一句,很想知道这个人打算怎么对付季家,毕竟红莲伤的那么重,大半个身子都踏进鬼门关了,这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  “另外,把事情告诉庄老,他应该不知道季家的人已经违反规定了,现在的隐世家族里,庄家的地位无疑是最高的,恐怕季家私下里没少做小动作,之所以不敢明目张胆,估计还是忌惮庄老爷子。”

  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,湛才又缓缓的开口,想到什么,嘴角勾了起来,季家的人应该不知道宋九月在傅殃心里的地位,他了解傅殃,那人要是清楚是谁把宋九月弄成了傻子,估计会把对方拍成渣。

  他也是最近才发现宋九月被一群神秘人挟持过,并且还消失了几天,她的脑袋也是在那个时候痴傻的,根本不是因为夏冰推那一下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那些人为什么要保护夏冰?”

  他淡淡的靠在椅背上,眉头微蹙的这么问道。

  “夏冰的妈妈是夏礼最喜欢的小女儿,当初为了能安安心心的嫁进夏家,她主动隐瞒了身份,季礼本来就是护短的人,爱屋及乌,自然也喜欢夏冰这个外孙女,季夫人这一次遭到意外,恐怕季礼是真的伤心了,打算在他的外孙女身上弥补回来,夏冰喜欢傅少不是什么秘密,恐怕他是想将宋小姐弄死,好为夏小姐出口气吧。”

  湛听到这个人的说话,眼里闪过一丝不屑,真是幼稚的手段,不过……接下来的戏应该会越来越精彩,季家干预洛城的上流社会,这个消息只要传出去,庄老肯定会有所行动,傅殃更会有行动,季家这一次,不知道会不会吃亏呢。

  这么想着,眼里的笑意逐渐晕染开,他最喜欢的就是看戏,洛城这锅水越浑越好,不然他怎么浑水摸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