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四章 连死都不怕
  “我猜是宋九月。”

  寝室还在瞎猜的时候,他自己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便不再看大家,安安静静的低头写作业。

  寝室短暂的死寂过后,爆发出一阵掌声……

  季池想到这些,嘴角短暂的弯了弯,不过视线移到沙发上的女人身上时,眼里逐渐的阴沉了下去。

  上官乐当然知道季池有多不喜欢她,甚至是厌恶,可是两家从小就是世交,家里人又宠着,就算对方不喜欢,他的妻子也只能是她,眼里闪了闪。

  她知道季池有一个很喜欢的人,聚会的时候还特意去看过,她承认对方有几分姿色,不过那人似乎和傅少在一起了吧……

  “上官乐,身体不舒服就回家。”

  没人的时候,季池的语气向来不好,连戏都懒得演,上官家的势力不错,要不是当初被爷爷说动,他不会答应这场荒诞的订婚,还放弃了自己那么喜欢的人。

  上官乐的眉毛挑了挑,对这样的话已经司空见惯了,最开始的时候也会伤心,但是现在她已经想通了,只要能做季家的少奶奶,她有的是时间和这个人耗,况且季爷爷已经同意这门婚事了。

  这么想着,没有说话,淡淡的低着头,这么久以来,宋九月一直都是梗在她心里的刺,虽然对方并不认识她,但是从大学开始,她就已经在默默关注她了,季池是真的喜欢那人……

  在她愣神的时候,季池已经起身去了楼上,他和上官乐并不在一个房间,这人既然想要留在这儿,那就留着吧,反正就当别墅里多了一个吃饭的人。

  上官乐看到他的背影,眼里深了深,拳头捏了起来,捏的指节发白。

  当初确实是她破坏了季池和宋九月之间的感情,并且还用自己的性命相逼,但是那又怎样,现在宋九月已经和傅少在一起了,两个人绝对不会死灰复燃。

  想到这,嘴角勾了勾,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看来得找那个人好好说清楚了,不然心里总是不舒服。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自己会接到上官乐打来的电话,她也是在这个时候,才知道对方叫上官乐,不过她可不觉得自己和对方有什么好讲的,而且那个女人对她有着莫名的敌意,她为什么要去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对不起,你和季池的事情我不感兴趣,如果你只是为了试探我,那不必了,祝你们结婚幸福。”

  “宋九月!”

  上官乐怕对方挂电话,连忙叫了一声,叫出口才发现自己可能有些激动了,缓缓的平复了一下。

  “你对季池的事情不感兴趣,但你肯定想知道上一次是谁害你的吧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嘴角勾了勾,对方一直邀约,她这么推迟,人家还以为她是怕了她不成,去就去。

  半个小时以后,她在咖啡馆里见到了上官乐,上一次在酒门口,因为光线太暗,她并没有仔细的观察她,现在她才发现,对方的皮肤泛着不健康的白,看着有些孱弱。

  上官乐的面前已经有一杯咖啡了,手上拿着勺子,还在缓缓的搅着,似乎在想什么问题,有些入迷,看到她来后,眼神闪了闪。

  宋九月直接坐到了她的对面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云淡风轻,很快服务员也给她端来了一杯咖啡。

  “宋九月,我很讨厌你。”

  上官乐边捏着勺子边这么说道,粉色的指甲圆润高雅,再加上白皙的皮肤,显得有些弱不禁风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面前这个女人她应该是在哪里见过,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想不起了,眉头稍微蹙了一下,便缓缓的舒展开。

  “我也不是很喜欢你。”

  毕竟人家什么货色,她就什么脸色,这女人既然对她有敌意,她又何必眼巴巴的贴上去。

  上官乐捏着勺子的手一顿,这才抬眼看了宋九月一眼,嘴角勾了勾,她有点儿讨厌对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人当初也是真心喜欢季池的吧。

  “当初是我破坏了你和季池之间的关系,因为我喜欢季池,想和他在一起,所以让家里人直接和季家订了婚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她今天出来可不是听这个女人讲废话的,眉头蹙了一下,况且对方完全是一种炫耀的语气,暂不提当初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季池,这种破坏别人感情的事,不都是该藏着掖着么,对方看起来却很自豪,眼里有些暗沉。

  “我看上官小姐似乎对自己的手段很满意,如果季池喜欢你,你就不会刻意把我约出来了,你之所以约我,是因为你不自信,上官小姐,不是你的就真的不是你的,人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炫耀什么,季池应该很讨厌你吧?”

  最后一句话算是彻底击碎了上官乐的心理防线,脸上苍白,牙齿缓缓的咬了起来,视线带着火花,噼里啪啦的射向了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知道这个人是不打算说那件事了,起身想要离开这里,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耗下去。

  然而对面上官乐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,脸上红晕遍布,双手紧紧的捏着胸前的衣领,看着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,有些可怖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的脚步一僵,发现她并不是装的。

  上官乐慌里慌张的打开了自己的包,在里面胡乱摸索了一阵,手指颤抖,连药瓶都抓不稳,最后那精致的瓶子掉了下去,药丸洒了一地。

  宋九月蹲身将药捡了起来,好在瓶子里还剩几颗,她看了看说明,扔了三颗进上官乐的嘴里。

  五分钟后,上官乐总算是平静了,眼神清淡的看着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稍微反应过来后,浑身一僵,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她终于明白这个女人的意思了,她刚刚那样只是想告诉自己,她是个将死之人,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,毕竟一个人连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。

  “宋九月,我有心脏病,受不了刺激,以前我总是为它苦恼,但现在,它是我的王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