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先拿点儿利息
  上官乐说这些的时候,隐隐的带着两分炫耀的味道,完全看不出她是刚从鬼门关里走出来的人,如此的漠视生命……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盯着对方的眼睛,她似乎窥到了那层平静下面掩着的疯狂,嘴唇抿了抿。

  上官乐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,也许她不会对你耍手段,但是她这条命随时都是吊着的,她完全可以把事情栽赃到你的身上,就像她说的,那是她的王牌。

  她还在想这些的时候,对方已经站起来了,拿过一旁的小包,放在手上后,转身出了咖啡馆。

  宋九月看着她的背影,浑身一个激灵,眼里逐渐幽深了起来,像是一道光逐渐在脑海里炸开,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总给她一种熟悉感了。

  那晚的军区大院,这个女人出现过。

  她出了咖啡馆,眉头一直都是蹙着的,将车开回了家,刚刚脑海里的片段虽然支离破碎的,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明白了,她在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傅殃,然而一直等到晚上,傅殃都没有回来。

  七点左右的时候,对方给她发了消息,说是加班,让她别等了。

  宋九月哪里睡得着,之前就一直想着到底是谁想要害她,现在好不容易想起一点儿了,她总得去看看。

  那个神秘的军区大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,为什么里面的人会对付她。

  越想心里便越乱,最后还是出门,将车开去了那个地方,几乎是循着那点儿微弱的记忆,直到看到那高高的哨岗,她才将车远远的停了下来,仔仔细细的观察这周围。

  她不知道的是,比她早一步的傅殃这个时候已经进去了,并且已经站在了那个曾经关押她的牢房里。

  傅殃的脸上依旧带着鬼脸面具,隐世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鬼面这个人,他就是殃,可是从来没有人把他和洛城的傅少联系在一起,只知道他是殃。

  “殃,你说的季家是这里么?”

  红发男人扭头说了一句,通过那张鬼脸面具,根本看不清对方的神情,他只能缓缓的在这个地方转悠了起来。

  傅殃的眼神在看到那张铁椅的时候,顿住了,拳头握紧,直觉告诉他,宋九月一定在上面受难过,他现在很想踹翻那张椅子,给宋九月出出气,但是比起椅子来,他更关心当初下手的人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。

  而这个时候,红发男人的手里已经提了一个人过来,狠狠的丢在了他的身边,语气眼神都很嫌弃。

  “大晚上的让我来和你干这个,出去你得好好犒劳犒劳我,诺,这是这里的医生,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一点儿什么的。”

  白衣大褂的医生吓得腿发软,刚刚他便已经被红发男人震住了,对方身上的气场很强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,没想到这个鬼脸面具的男人更胜一筹,对方什么都没说,他就已经不自觉的想把膝盖跪下去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那电椅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线路,一看就知道是行刑的东西,想到宋九月可能在这个男人手里吃过亏,他就恨不得杀了他。

  自从湛特意透出消息后,他就已经想对季家出手了,可那毕竟是上头要保护的人,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,庄老更加不允许,但是讨要一点儿利息还是行的。

  “认识宋九月么?”

  他问的直截了当,视线一直在男人的脸上逡巡着,看到对方狠狠一顿,知道答案已经出来了,将人一把拉到了电椅上。

  “你既然让她变成了傻子,当时没少下毒手吧,我要让你也尝尝滋味儿。”

  傅殃说着,眼疾手快的扯过了一旁的头盔,戴在了医生的头上,另一只手将电椅的开关打开,把人紧紧的束缚住,最后按下了一旁的阀门。

  阀门刚按下的一刻,医生就疼的闷哼了一声,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水。

  傅殃的瞳孔缩了缩,他才将阀门拉下一点儿而已,这个人就痛成这样,当初宋九月得有多痛,想到这里,牙齿一咬,将阀门狠狠的压了下去。

  “不要!不要!!”

  “求你了……求求你了……我不认识什么宋九月,不认识……”

  阀门拉到最大,电波的程度是最强的,男人的脸上通红,像是把脸放在油里过了一遍,四肢蜷缩着。

  半个小时后,他的目光越来越涣散,瞳孔逐渐没有了焦距。

  红发男人在一旁抖了抖身体,这个人应该被刺激成神经病了吧,这么强的电波,怎么可能撑得过来。

  “殃,你就这么确定你家宝贝的事情和他有关?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刚刚他问宋九月的时候,那个人条件反射的顿了一下,说明他确实认识对方,嘴角勾了勾,他向来不喜欢废话,这次也算是给季家一个教训。

  洛城的隐世家族都是为国家培养人才的,就像面前的医生一样,他的催眠术和医术一定很高,培养这样的一个人才要花费很多的财力物力,损失一个对季家来说都是剜心之痛,而面前这个,显然已经废了。

  被困在电椅上的人已经晕了过去,红发的男人上去踢了踢,想到什么开了口。

  “以后可不能招惹你捧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,这个医生就是下场,不过今晚我们既然来了,不如再去其他地方转转?”

  傅殃点点头,这个医生就是他送给季家的见面礼,以后的礼物肯定比这更加惊喜,害宋九月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  两人从这里施施然的离开,季家的布置对他们来说,就跟过家家一样,毕竟比起那个地方来,太小儿科了。

  两人一路摸着出了军区大院,今晚本来就是临时决定来这的,坏事干完了,自然得去其他地方转转。

  不过傅殃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假如你真正的爱一个人的话,就会发现,只要那个人在你周围不远的位置,你一定能感受到,也许人与人身上的磁场在相互吸引吧。

  所以出了军区后,他的脚拐了一个弯儿,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