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不能随便玩火
  宋九月还在观察军区大院外面的情况,时间越长,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就越多,刚想下去好好的在周围转转,冷不丁的一只手突然横在了她的腰上。

  抬头看去,不是那个该死的面具男人又是谁,牙齿咬了咬,对方每次都要轻薄她,这次一定要好好的防备着。

  傅殃看到宋九月眼里的警惕,嘴角勾了勾,将人一把掳上了车,车门一关,这个狭小的空间马上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这个人,很想通过那张面具,看看面具下的脸,不过这个人应该不会同意的。

  傅殃很佩服自己的就是,在面对这么可爱的宋九月的时候,他竟然还能绷得住,而不是马上扑上去,把对方从里到外的啃一遍。

  “又见面了。”

  只要戴上这张面具,他的气质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就连声音都是处理过的,宋九月能认出来就怪了。

  宋九月听到面前的男人这么说,马上将身体往更远处缩了缩,尽量离这个男人远一点儿。

  她自然不会忘记,这人到底有多强,只要他动动手指头,恐怕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“宝贝儿,我很饿,把汽车开离这里,带我去吃饭。”

  傅殃特意把话说得很轻佻,想要看看宋九月是什么反应。

  宋九月一愣,一阵恶寒,这男人恶不恶心,竟然叫她宝贝,可是心里这么腹诽着,手上却没有停下,马上启动了汽车,反正使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先把这个男人稳住再说,其实就是怂……

  这么想着,车灯一闪,汽车缓缓的离开了这里。

  傅殃的嘴角一勾,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,这女人真是傻,军区大院处处都是眼线,她的汽车刚停在那儿,恐怕人家就已经知道她在干什么了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将车开去哪里,最后随随便便的停在了一个还开着的饭店门前,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,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屈服于对方的淫威之下。

  “那个,饭店到了,你去吃吧。”

  她希望这个男人赶快走,最好是现在就立马滚蛋,不然她真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又要对她做什么。

  “你不陪我?”

  淡淡的四个字,如同淬了冰渣子一样,宋九月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,感觉到一阵灼热的视线扫在她的身上,意思不言而喻,不陪我你就死定了。

  迫于这个男人的淫威,她战战兢兢的下了车,想着要不要给傅殃打个电话,但是面前还有这个男人,她可没忘了这个男人说过什么,他是傅殃的敌人……

  两人进了包厢,其实宋九月想在大堂上订个位置,但是旁边的温度越来越低,就连服务员都感觉到了,脚上踩了风火轮一般,溜了。

  她最后还是识相的订了个包厢,刚进包厢,腰上就是一热,接着便被人推到了墙上。

  因为一切来得太快了,她根本来不及反应,唇就被人堵住了,炽热又狂野,并且那个男人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。

  她就知道,只要跟这个男人单独相处,准没好事儿,牙齿咬了咬,男人的面具只是稍微露出了一条缝,况且她的视角是看不到对方露出来的脸的,因为她还在被吻着……

  宋九月有些麻木的站着,感觉到那吻已经顺着她的脖子去了,那里一定留下了好几个红印。

  她想要伸手阻止对方,但是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劲儿,就连身体也被对方箍的紧紧的,她有一种错觉,这个男人似乎了解她所有的弱点……

  “适可而止。”

  将脑袋偏了偏,可是无论怎么偏,那个男人的唇总是能准确无误的落在她的脖子上。

  在傅殃看来,这是情趣,宋九月越是挣扎,只会让他更加亢奋,就像是……角色扮演,现在他只能想到这个词,只觉得这女人真是可爱。

  服务员推门进来,看到旁边还吻在一起的两人,脚步顿了顿,最后还是颤颤巍巍的将菜端上桌,这才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。

  宋九月简直羞愤欲死,眼里瞬间就有了泪水,满脑子都是背叛傅殃了,傅殃要是知道她和一个男人这样,会不会……

  傅殃吻的很投入,突然感觉到一片冰凉,心里一抖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宋九月湿漉漉的眼睛,眼里闪过一丝疑惑,稍微一想,便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她知道宋九月的身份,因为这个女人是宋九月,所以他才能和这么肆无忌惮,但是宋九月并不知道他是谁啊,这个时候是不是以为自己被侵犯了。

  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对方的衣服里,她的皮肤很滑,只要再往上一点点,就能触到不该触的东西,但是对方这个样子,再禽兽的人也下不去手。

  “别哭,宝贝儿,乖。”

  这么安慰着,他的手缓缓的往下移,在她的腰间划了起来,眼里一片火热,怎么办,现在就很想要这个人,叹了口气,缓缓的将头埋在了她的脖子间,有些委屈,想吃却吃不到。

  很想把面具摘下来,可是他的身份不能让这个人知道,不然她会有危险。

  宋九月感受到那根在腰际磨砂的手指,浑身僵硬,根本不敢动一下,直到男人将头靠在她的颈窝里,她的眼里才闪了闪。

  傅殃平息了一会儿,懒懒的啄着嘴边的皮肤,将手拿了出来,不打算再欺负这个人了,打开一旁的门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宋九月在原地有些懵,看了看已经上好的菜,那个人已经走了,她也不想多留,马上出了饭店,将车开回了家里。

  刚进卧室,就被傅殃一把拉了过去,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吻,男人似乎很猴急,兴奋的满脸通红。

  其实只有傅殃知道,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就是想睡这个人,刚刚他差点儿被憋坏了,以后果然还是不能随便玩火。

  宋九月有些躲闪,刚刚她才被轻薄,脖子上肯定有印迹,傅殃要是看到了,恐怕会把她丢出去,可是男人的攻势来的太猛,她根本没机会开口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