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瞧你那点出息
  眼角余光看到傅殃脸上的薄汗,有些羞红的闭上了眼睛,为什么感觉今天的傅殃又变帅了些呢,她是不是魔怔了……

  宋九月是在第二天醒来的,看到房间里的东西已经被人换过了,心里疑惑,难道是秋姨?

  想到这,突然觉得身体发热,傅殃不要脸也就算了,她可是要脸的。

  傅殃早宋九月一个小时起床,因为接到庄园那边传来的信息,不得不马上赶过去。

  刚踏进庄园,就看到庄老在里面的椅子上正襟危坐着,而一向嚣张的红发男人这个时候乖巧的跟只兔子一样。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知道昨晚的事情恐怕是暴露了,毕竟再怎么说,季家也是上头要保护的人,他们培养人才,很大程度上都是国家受益的,然而两人昨晚上直接弄死了一个,庄老是该发火的。

  庄鸿看到傅殃走进来,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,眼神淡淡看了过去。

  虽然傅老爷子一直不让他的孙子踏入那个地方,但是从一开始,傅殃就是自己主动进来的。

  既然是那个地方的人,该守的规矩便要守好,不能意气用事。

  “殃,你昨晚……”

 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话,傅殃就已经坐在了一旁,可以看出来,比起那个红发男人,面对庄老时,他轻松很多。

  “庄老,季家背后的小动作你也看见了,我不过是小惩大诫,他们敢设私立的牢房,就得付出代价不是么,军区大院是一个和平的地方,哪怕只是表面的和平,季家的人应该知道,他们的牢房要是被人发现了,肯定会有一番说法的,这件事他们理亏在前,我和森只是给他们提个醒,况且,这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,只要你不说出去,它就永远是秘密。”

  原来那个红发男人叫森,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有些扭曲,也就只有这个人敢这么跟庄老讲话了。

  果然,庄鸿的脸上抖了抖,这个人是让他助纣为虐么?不过转念想想,季家这次确实猜不到是他们动的手,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知道你很爱那个叫九月的姑娘,但是你是那个地方的人,是军人,尽管身份隐秘,但规则在那里摆着,这次我不计较,下次做事前想想后果,上头的人问下来,我会兜着,九月那个丫头……我并没有接触过,但是我相信你的眼光,你既然想要保护她,就别让她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  庄鸿说了这些话后,发现院子外又进来了一个人,看样子是有事找他,没有办法,他只能起身。

  “你好好想想吧,下次别在蛊惑着森去干坏事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淡淡的点点头,看了一眼旁边比兔子还乖巧的男人,走过去踢了踢对方。

  “瞧你那点儿出息。”

  森的眼角抽了抽,他实在搞不懂,在面对庄老这样的人,傅殃怎么还能泰然处之,反正每次有庄老在,他就觉得颤抖的不行,像是大魔王见到远古神佛,还是乖一点儿好。

  “接班人就是不一样啊,我早说过,庄老有意让你接他的位置,对你自然是偏爱着的,幸亏你来的快,不然作为惩罚,我今天又得去处理什么棘手的任务。”

  森说这些的时候,戏谑的看了傅殃一眼,说起来,两个人昨晚光明正大的闯进季家,还弄疯了一个顶尖人才,不知道季家的人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季家好歹也是隐世大家,被人这样轻蔑怎么可能不生气。

  今早医生被人发现后,季老爷子脸上的阴沉就没有消散过,可是周围那么多的监控,竟然没有一个拍到昨晚是谁进入的季家,这让他既羞耻又难堪。

  “嘿嘿嘿……”

  医生经过高强度的电波刺激,脑子里已经不记事了,口水从嘴角缓缓的流下来,瞳孔涣散,比宋九月当初可严重多了。

  “继续查!”

  季礼说了这么一声,让人将医生带了下去,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,季家最近并没有什么动作,怎么会被人盯上,这点他左右想不明白,除了让人加大力度调查,根本没有其他办法。

  在季礼的眼里,宋九月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,他绝对不会想到这次的事情是因为对方。

  而宋九月也不知道,傅殃已经将那个医生赐给她的痛苦通通还回去了,现在她依旧在纠结军区大院的事情,她在网上查了查资料,恐怖的是,上面竟然一点儿都没有记载。

  虽然军区大院的位置偏僻,但是这么多年了,网上至少应该有一点儿风声才对,她查了整整两个小时,什么都没有,有些泄气的靠在椅背上。

  她今天破天荒的来到了公司,反正大家也司空见惯她翘班了,并没有多说什么,毕竟人家可是有老板宠着的人。

  宋九月起身,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对方正在里面批阅文件,她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他,以傅殃的性子,要是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,肯定会忍不住动手的,如果那是个很危险的地方……

  这么想着,她还是将事情隐瞒了下去,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。

  傅殃也没有主动说起那件事,两人这回倒是出奇的默契。

  宋九月眯了一会儿,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上搭了小毛毯,嘴角勾了勾,可是刚将手机拿出来,她就高兴不起来了。

  ——月月,出来吧,我在你公司楼下。

  就像刺猬一下子竖起了浑身的刺一般,宋九月被这句话刺醒了,上次傅殃本来就吃醋的厉害,她要是再撞枪口,岂不是不想活了?

  嘴角扯了扯,马上回复了对方的消息。

  ——我不觉得自己和你有什么好谈的,我们已经结束了,当初是你季池在全校人的面前抛弃的我,我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干净净,整个院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,现在你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真的很自私。

  发了这些后,心里堵着的东西总算是消散了一些,并不是她还在乎这个人,既然当初那么绝情,让她丢脸,这个时候又凑上来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