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为什么会怀孩子
  “苏小小,你还真是不要脸!”

  夏冰冷冷的看着这个人,手里还拿着奶茶杯,踩着七寸的高跟鞋,整个人气场十足。

  苏小小只觉得头皮一阵滚烫,有些狼狈的抬着袖子擦了擦脸,听到这个声音,嘴角扯了扯,来的是夏冰……

  她只是想要道个别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,况且就算有别的意思又怎样,夏冰这样的女人,根本配不上沈白,眼里暗沉了下去。

  “夏冰,有意思么?我真是同情你,沈白对你好,那是因为他爱你,不过没有人会一直爱一个丑陋的女人,你现在的样子,真的很丑,也难怪傅少看不上你了。”

  夏冰浑身一僵,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小小,论美貌,她压了这个人一大截,论背景,她更是完胜,现在对方却说同情她,可不可笑?可笑至极!

  “苏小小,这几天我被沈白伺候的很舒服,他在床上的技巧真的不错,他说最爱的还是我的身体,还说以后都不会碰其他的女人,你同情我倒还不如同情你自己,毕竟你跪着求他上你,他也不乐意。”

  用沈白来攻破苏小小心里的防线简直轻而易举,夏冰这样的一番话,让她狼狈不堪,可怜的自尊被人反复践踏。

  她的脸色苍白,头发上还在不停的滴着水,鼻腔里都是奶茶香精的味道,她知道,现在的她一定很狼狈,因为夏冰说的都是事实。

  夏冰看到苏小小瞬间苍白的脸色,低头笑了起来,最后那笑越来越大声,像是赢了胜仗一般,有些狂娟。

  苏小小一声不吭,心脏那个位置疼的厉害,所有人都知道沈白是她苏小小的弱点,只要抓住这个,她就会败,败的一塌糊涂。

  “苏小小,你这样三番五次的纠缠真的很贱啊,难道你自己没有发现吗?还是说你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,你的妈妈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个不要脸的放荡女人,不是有句话叫,有其母必有其女么?”

  夏冰这些话,无疑是在苏小小的伤口上撒盐,她是放荡,是不堪,可她的妈妈是伟大的,磕磕碰碰的把她和哥哥拉扯到大,一路走来受了无数的白眼和冷语。

  大家都说妈妈是恶心的小三,说她和哥哥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子,但是只有她知道,妈妈是无辜的,在和盛家那个男人恋爱时,对方撒谎了,明明人家已经结婚了,却骗说是单身,明明知道和妈妈没有可能,却还是许下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承诺……

  妈妈才是受害者,她也不是小三,她是个伟大的女人!

  “啪!”

  响亮的耳光声音响起,夏冰的脑海一偏,脸颊上火辣辣的疼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人,假装跌了出去,高跟鞋一歪,直接狼狈的撞在了地板上。

  地上尖锐的小石头瞬间划破了她的皮肤,疼的她抖了一下,她早就说过,女人一旦开始耍心机,就会爱上这种感觉,如坏掉的水龙头一样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“苏小小!”

  震怒的男声传来,苏小小抬头一看,发现沈白已经从不远处走过来了,眼里蕴着怒火,有些厌恶的把她看着。

  她的手一抖,嘴唇抿紧,没有说话,倒是地上的夏冰开口了。

  “沈白,你怎么来了?你也别怪她,可能苏小姐今天心情不好吧,这个地方没有监控,所以她贸贸然了一些。”

  其实这句话暗含的意思是,因为这个地方没有监控,所以苏小小本性暴露了,她是在告诉沈白,苏小小其实是一个糟糕的女人,只不过会装而已。

  沈白将夏冰扶了起来,发现石头已经划破了对方膝盖那里的布料,看着并没有大碍,应该只是轻微的擦伤,但是夏冰脸上的手指印,却是把他的愤怒彻底点燃。

  “苏小小,这就是真正的你是吗?”

  良好的家教并没有让沈白打人,只是那厌恶和失望的目光对苏小小来说,比打了她一耳光更加难受,一颗心无尽的下坠,坠到看不见底的深渊。

  她看了一眼夏冰,发现对方微勾着嘴角,似乎在故意看她笑话一般,沈白也用那样的目光把她看着,似乎这个地方,只有她一个多余的人。

  苏小小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,就好像放弃了挣扎一般,她并不想再过多纠缠,付出了那么多,难道稍微告别一下都不行么……

  夏冰为什么要这么残忍……

  沈白将目光收了回来,低头看向夏冰的膝盖,一手扶着对方的腰,眼里有些心疼,这个人最近的情绪本来就不稳定,不能再受什么刺激了。

  苏小小看到沈白眼里的心疼,觉得可笑极了,从始至终,他只看到了夏冰的狼狈,却看不到她湿哒哒的上身,这样的天气里,真的很冷,冷的她浑身直哆嗦。

  “沈白,我没事,刚刚只是不小心摔倒了,我和苏小姐在谈正事,你先回去等我好不好?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  沈白的眉头蹙了起来,都已经这样了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,但是说这话的是夏冰,他应该听对方的,脸上有些温柔,淡淡的捋了捋她耳边的头发,视线看向了苏小小。

  “苏小小,夏冰刚刚为我掉了一个孩子,我对不起她,你们有什么就一次性聊完吧,看在她身体虚的份上,别再动手了。”

  说完这些,他不再说话,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  苏小小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,夏冰为他丢了一个孩子,那她呢,她的孩子呢?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……

  眼眶红了红,夏冰怀过他的孩子么,他们不是只上过一次床么,为什么会怀孩子……

  她还记得地上的避孕套,六个,六次……为什么会怀孩子……

  她的脑海里一团乱麻,身体发软,她很想问沈白,难道夏冰的孩子是孩子,她的就只是一堆肉吗……

  “为什么会怀孩子?”

  她抬起头,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生气一般,似乎所有的生命力都瞬间干涸了,只剩下这副皮包骨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