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六十三章 她为你掉了孩子
  “你放心,我会的,晓苏,妈妈说的都是气话,她很爱你,所以你要快点出来,见她最后一面,好不好?”

  这声音像是安慰,又像是祈求,只有在自家妹妹面前,盛珏才会把姿态放的这么低。

  “我会的……哥,我会的……”

  苏小小反复的答着这句话,直到那个人走得没了影子,她才趴在桌上,肩膀轻微的颤抖起来,她似乎对不起所有人了,她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。

  下午的时候,宋九月过来了,看到苏小小眼睛红肿,脸上有些心疼,但是她没有忘了自己过来干什么,她要问这个人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,人真的是她撞的吗?

  “苏小小,你告诉我,人真的是你撞的吗?还是说,你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,你要是被人冤枉,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出来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瞳孔一片澄澈,静静的把这个人看着,苏小小低头没有说话,良久才点点头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点头是什么意思,难道人真的是她撞的?

  因为了解苏小小,所以她才来了看守所,总感觉这中间有什么事被刻意隐瞒了,可是看样子,面前的人不打算说实话。

  苏小小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单纯执着,平时开车也小心翼翼的,怎么会在撞人之后还逃逸,就算她真的撞了人,也会在第一时间拨打急救电话才对。

  “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宋九月还想要再问什么,却看到苏小小抬起了头,静静的看着她,如同洞悉了尘世一般,那样的眼神让宋九月心疼的不行。

  “宋九月,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。”

  这么淡淡的一句话,算是解答了宋九月所有的疑惑,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嘴唇抿了起来,最后还是起身,丢下一句“好自为之”,便离开这里了。

  今天的天气很好,难得的有了阳光,可是阳光并没有驱散所有的阴暗,反而是在它照不到的地方,阴暗滋长的更加厉害。

  宋九月出了看守所,被那一片金色刺的头晕,伸手在自己的面前挡了挡,最后还是叹了口气,上了一旁停着的车。

  苏小那是她自己的选择,说明这中间一定有隐情,直觉告诉她,这件事和沈白有关,因为除了沈白,没有人能让苏小小这么犯傻。

  汽车不一会儿就停在了沈白的别墅,她去按了门铃,静静的等了一会儿,听到里面的脚步声,知道有人来开门了。

  只是看到门口的沈白,宋九月还是吓了一大跳,对方胡子拉渣的,眼睛也肿胀的厉害,浑身上下都是一股烟味,整个人颓废到极点。

  “沈白,你……”

  宋九月发现自己突然失声了一般,到底是什么事,能够这么折磨面前的这个人。

  沈白转身,没有说话,去了里面的沙发上坐着。

  宋九月进屋,跟着他坐了下来,本来带着质问的心情过来的,可是看到这样的沈白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。

  她细心的发现,那枚耳钉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对方的耳朵上,明明前几天见他的时候,他的耳垂上什么都没有的……

  沈白沉默了一会儿,才蠕动着嘴皮。

  “我对不起苏小小,可我爱的是夏冰,”

  所以这件事和夏冰有关是吗?宋九月抓住了重点,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,难道是夏冰撞了人,苏小小去为对方顶罪?如果真是这样,一切都太荒唐了。

  沈白说完这句,没有再说话,心脏那里传来一阵钝痛,他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也好像得到了什么东西,这两天他没有睡过一次好觉,夜里常常惊醒。

  因为他做了很可怕的梦,梦见苏小小在牢里被人欺负,梦见她用那种绝望又可悲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“沈白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  沈白的手指颤抖,不知道该说什么,索性直接保持沉默,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颓丧。

  宋九月看到他的样子,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,一股愤怒充斥着胸腔,要把她憋炸了一般,她很想一巴掌扇到这个男人的身上。

  他凭什么这么对苏小小……

  就因为苏小小爱他,难道就活该吗?

  “沈白,你知不知道前不久苏小小去了医院,医生给她做了手术,切除了输卵管,她怀了孩子,可那是宫外孕,孩子不能生下来,她在手术室等着救治,我给你打了电话,电话是夏冰接的,她说你在给她煲汤,可不可笑,苏小小生命垂危,你却在为那个女人煲汤,根本不知道他为你掉了一个孩子,也不知道她的输卵管被切,以后都很难怀孕了,沈白,你真的很残忍……你这样的人,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。”

  宋九月静静的说完这些话,嘴里都是苦涩,看到沈白瞬间变得惨白的脸,心里竟然有种快感,他不让苏小小好过,她就不会让他好过。

  凭什么只有苏小小一个人去了地狱,而本该在地狱的人,却在天堂待的好好的。

  沈白不知道宋九月是什么时候走的,回神的时候,整个客厅只有他一个人了,他淡淡的看着已经关好的客厅门,眼泪转瞬流了下来,到最后,他的胃里难受的厉害,静静的躺在了沙发上。

  原来她掉了孩子,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……

  沈白蜷缩成一团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梦里是大片大片的红色,他想努力的回忆苏小小的样子,可是不管怎样回忆,对方的身影竟然模糊了起来。

  他想着,苏小小一定是恨极了他了,如果可以重来的话,他是不是不愿意在那天遇见他,两个人毫不相干的做着陌生人,多好。

  沈白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,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起身去了楼上,连晚饭也懒得吃,拿过抽屉上的烟开始抽了起来。

  他怎么会对苏小小这么恶劣呢,怎么能那么无耻的说出让她去代替夏冰坐牢的话,那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答应。

  烟圈一个接着一个吐着,很快地上就有了一地的烟头,他伸手摸了摸耳垂上的东西,不知道自己早上为什么要把它找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