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六十四章 面壁思过
  只觉得这样,也许苏小小会高兴一些吧,他记得那女人很喜欢这个耳钉的,尽管她看不到了。

  沈白将烟头扔在了地上,抬头淡淡的看着天花板,他一直觉得夏冰残忍,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,每每想到他对苏小小做的那些事,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。

  房间里的温度有些低,他却连空调都懒得开,就那样冻着,有些像作践自己一般。

  夏冰给他打了很多电话,可他一个也没有接,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,再也没有没有当初的味道。

  地板上铺了厚厚的毯子,他还是觉得冷,只是脑袋里一直在想事情,他根本没有注意,等到起身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麻了。

  沈白有些狼狈的摔回了毯子上,拿过一旁的枕头抱在怀里,眼角酸涩,心头也闷痛的厉害。

  苏小小……

  这三个字如魔咒一般,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跳跃着,最后像是一根尖锐的刺,突然扎进了他的心脏最深处,拔也疼,不拔也疼,索性就这样躺着,什么也不想。

  而宋九月离开沈白这里后,胸腔里一直都有一团火,憋的她难受极了,但是正如苏小小她自己说的,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事情已经成定局,法院定了罪,网友也定了罪,这个时候她要是再站出去,只会让已经平息的事情又起波澜而已。

  夏冰……

  她在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,牙齿紧紧的咬着,脑袋里很疼,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。

  “夏冰小姐说了,要让她死。”

  这句话毫无征兆的涌进脑海,宋九月一怔,从上一次清醒过后,她的脑袋便总是疼,似乎那些记忆没有想起来,就会一直疼下去一般。

  “夏冰小姐说了,要让她死……”

  这句话反复的在脑海里发酵着,她短暂的懵了一会儿后,眼里有着毁天灭地的疯狂。

  夏冰……

  原来是夏冰……

  胸腔里如同一把火在烧一般,宋九月伸手揪住了自己的衣领,想要让那股怒气平息一会儿,她知道一切都得慢慢来,急不得。

  夏冰的身后有夏家,而且现在看来,似乎军区大院也与对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她要是打草惊蛇,只会惹来祸端。

  夏冰既然想玩,那好,这场戏,她陪她玩下去,看谁能够笑到最后!

  ……

  夏冰并不知道宋九月已经想起这些了,她还在病房惶恐不安着,直到看到网上的消息,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沈白果然是爱她的,竟然让苏小小为她顶罪,嘴角勾了勾,苏小小啊苏小小,真没想到最后是你去了那个地方。

  这几天她的心里一直忐忑着,害怕沈白不爱她了,不帮她了,所以她总是给他打电话,可是他一个都没有接。

  以前的沈白不是这样的,以前只要她打电话,他不管在干什么,都会马上回复,温柔的询问着,可是这几天,她能够感觉到,那个男人似乎在回避她了。

  现在看到网上的消息,她又重新有了信心,也许沈白很忙忙着帮她脱罪,忙着安抚苏小小,想到这里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安心的刷着微博。

  中午的时候,夏家的管家来了病房,说是老爷子有事情找她。

  夏冰的身体早就已经好了,但是为了在沈白的面前上演苦肉计,她只能继续窝在病房,现在既然已经有人帮她顶罪了,她又何必在这里受难,马上回家换了衣服,化了精致的妆,去了夏家老宅。

  老宅里的气氛很阴沉,她将包放在一旁,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老人,嘴唇抿了抿,爷爷一直很聪明,也一直在关注她的事情,这次……是不是看出什么了?

  “小冰……”

  夏民淡淡的叫了这么一声,眼神看向了她的方向。

  夏冰坐了下来,没有说话,搁在膝盖上的手缓缓的握成了拳头,最后有些认错般,眼里委屈。

  “你太胡闹了,跟我来吧。”

  夏民说了这么一声,起身走出了大厅。

  洛城的这些大家族雄踞已久,底蕴深厚,自然不止这一个宅子,只要进入那扇大铁门,这便是夏家的地盘,周围都是错落着的老宅,泛着古朴的味道。

  夏民推开了一扇沉重的门,里面是夏家的祠堂,很多大家族,很大程度上都还保留着以前的东西。

  祠堂上面都是已逝去的亲人牌匾,地板上纤尘不染,熏香在缓缓的燃烧着,这里没有现实阎巷烟火的味道,反而是有些出尘。

  “跪下,小冰,你仔细回忆回忆最近的所作所为,对得起夏家的人吗?对得起你的奶奶吗?以前你不是这样的,你从来不会让我操心,可是傅家小子已经让你走火入魔了,你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吧。”

  夏冰没有说话,静静的跪了下去,这是爷爷第一次对她发火,甚至将她带来了这个地方。

  身后的大门一关,这里瞬间黑了下去,只有前面燃着的烛火还有一丝微光,她看着上面的牌匾,脑海里开始回放自己最近的行为,真的和以前大不一样。

  她甚至想要撞死苏小小,当时脑海里一片空白,只想着撞死那个女人,没有考虑一切后果,可是真正撞死了人后,她又无比的惶恐和害怕,既然这样,当初为什么要撞上去?

  她知道自己最近情绪波动太大,又加上宋九月那天的刺激,更是让她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的状态,像是一杯被压抑到极致的沸水,谁也不知道爆发的时候会怎样。

  夏冰静静的跪着,偶尔烛火的灯芯闪了一下,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她在思考自己对傅殃的感情,到底是爱还是占有欲。

  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,心里的嫉妒似乎要把她吞噬一般,一口一口的吞着她……

  傅殃的身边只能是她啊,怎么能有别的女人呢,更何况还是处处都不如她的宋九月。

  夏冰的牙齿紧咬,想着自己可能是被宋九月逼疯了,所以做事开始不经过大脑,这一次沈白会帮她,那么下一次呢,是不是她就真的毁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