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六十五章 他在想苏小小么
  她发现不知不觉间,宋九月似乎成为她的心魔了,不将对方打败,她的心里就很不舒服,时刻如鲠在喉。

  这个地方的温度很低,她跪了一会儿腿就开始发麻,不过她已经懒得思考这些,满脑子都是宋九月这三个字。

  她有多讨厌宋九月,宋九月就有多讨厌她,这两个人早晚会正面对上,交锋过后,谁胜谁负,到时候自然会揭晓。

  夏冰在这里整整跪了两个小时,最后还是老宅里的佣人过来扶她起来的。

  刚进客厅,就看到老爷子正在里面泡茶,看到她后,指了指沙发的位置,示意她坐下。

  对这个爷爷,夏冰还是很尊重的,她从小的教育要么来自于奶奶,要么来自于爷爷,因为妹妹失踪的事情,爸妈这些年很少回家。

  她还记得奶奶总是抱着她,一脸的慈祥。

  “我家小冰是洛城最聪慧的姑娘,以后会嫁给洛城最风光,最有出息的人,我看傅家那二小子就不错。”

  因为这句话,以后的宴会上,她特意留意了奶奶说的那个人,在所有的小朋友都在抢夺糖果的时候,他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站着,眼神冷漠,甚至是嘲讽。

  那个时候她就想着,一定不能和那群孩子一样,去抢夺糖果,他会不喜欢的,她总是默默的去关注他的喜好,尽量避开那些可能让他不高兴的雷区,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,这样默默的关注一个人。

  后来经过她两年的观察,她对他的脾气有了大概了解,便装作大方张扬的靠近她,博得他的好感。

  恰好宴会上的一个小女孩被几个人欺负了,旁边没有谁出来说话,她便站了出去,将几个小男孩打跑,并且还放了狠话,鼻青脸肿的插着腰对那个小女孩说道。

  “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下次你应该直接动手,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!”

  这些话她是故意说的,她知道傅殃不喜欢扭扭捏捏的女孩子,她也知道傅殃就在不远处看着,从始至终都没有上前帮助那个被欺负的女孩。

  傅殃果然很欣赏那个样子的她,他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,唯独她的,他不会拒绝,渐渐的,两人便玩到一起去了。

  所以后来大家认识的夏冰,都是张扬霸道的,像团火一样,不过这团火,终究冷不了傅殃那颗心。

  其实这些年她装的很累,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会看着外面想到,真正的夏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如果她没有遇到傅殃,会是现在的样子吗?

  可是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,因为真正的夏冰早在八岁那年就已经死了,她活成了别人,并且这么多年,一直这样活了过来,她早就已经失去自我了。

  “小冰,你想通了吗?”

  旁边老人的话渐渐的扯回了她的思绪,她的眼神垂了垂,最后点点头。

  “爷爷,最近是我冒失了,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,你放心,我会很快把状态找回来的,不会栽在一个宋九月的手里。”

  夏民的脸上有些欣慰,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面前,眉眼总算是舒展开了。

  “你能想清楚就好,爷爷最近一直很担心你,你这孩子从小就个性很强,懂得怎样伪装,怎样蛰伏,可不能因为宋九月就变得心浮气躁啊,只要她还没和殃小子结婚,你就有机会,退一步讲,就算他们结了婚,你也有机会,但是在这之前,你不能让殃小子厌恶了你。”

  夏冰的嘴唇抿了抿,最近做事太冲动了,估计傅殃早就厌恶她了吧,况且她还和沈白……

  想到这里,眼眶有些红,现在沈白也对她爱答不理的了,他和苏小小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,不然苏小小怎么愿意为她顶罪。

  牙齿咬了咬,她有必要去见见沈白了,至少得探探对方的心意,她发现自己是个贪心的女人,一方面想要夺回傅殃,一方面又不想沈白被其他女人抢走。

  这两个男人,她都不想放开。

  出了老宅以后,她揉了揉腿,将车开去了沈白的别墅,别墅里还亮着灯,现在已经是晚上了,只是那灯有几分孤独的味道。

  夏冰下了车,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,从她进入这栋别墅的第一天,就有这里的钥匙,并且还是沈白主动给她的,嘴角勾了勾。

  客厅里虽然有灯光,但是并没有沈白的影子,她找了一圈儿,只能去二楼。

  刚推开卧室的门,鼻腔里便汹涌着烟味儿和酒味儿,抬头看去,沈白正站在落地窗前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夏冰将包放在一旁,轻轻的走近,走背后抱住了那个人,声音有些委屈。

  “沈白,你是不是不理我了……”

  沈白的脑海里很混沌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他甚至在想,明知道那对耳钉是奶奶给他的东西,以后只能由沈家的孙媳妇戴,他却把它送给苏小小……

  很奇怪,他为什么要送给苏小小……

  他想回忆当初送给对方耳钉的场景,似乎是苏小小的生日,她说想要一个生日礼物,如果按照以前,他会毫不犹豫的将银行卡扔给对方,可是那天他犹豫了,最后将耳钉扔给对方,看到女人眼里的惊喜,有些狼狈的进了屋,最后像个偷窥者一样,就站在这里,静静的看着对方找耳钉。

  沈白的眼里发热,不知道为什么,很想哭,他爱夏冰,可是他现在却满脑子都是苏小小。

  “沈白,你理理我好不好……”

  夏冰的声音更加委屈,最后直接站到了对方的面前,看到沈白还在发呆,眼里一愣,短暂的怔愣后,突然有些恐慌。

  以前的沈白不是这样的,只要有她在,沈白就会不安的像个孩子,绝对不会这样发呆无视她。

  夏冰心里的恐慌蔓延的越来越大,自己来了这么久,这个人却丝毫没有注意,他在想什么,想苏小小么?

  不会的!

  不会的……

  她抬起头,踮起脚尖吻向了对方,趁对方还没有回神的时候,将他的手拉了过来,从自己的衣摆里伸了进去,停在了那个软软的地方。

  沈白的指尖很凉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真的放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