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两个人的心思
  沈白是在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时候回神的,愣愣的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脸,这是他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脸,可是这个时候看着,竟然说不出的陌生。

  他想将人推开,可今晚的夏冰像八爪鱼一样,紧紧的缠着他,他推开,她又凑上来。

  “沈白,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……”

  夏冰停了下来,脸上有着泪水,心里的恐慌已经快要把她吞噬了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,沈白要是离开了,她该怎么办,她一直觉得,哪怕所有人都离开了,沈白也会在她的身后站着的,他是她的后盾。

  沈白的眼里闪了闪,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,他竟然都没有发现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吃晚饭了么?”

  夏冰摇摇头,突然感到一阵无力,沈白避开了她的问题,是不是代表着,他真的打算离开了。

  她伸手解开他的扣子,白色的衬衣扣子一颗颗的被她解开,最后她吻了上去……

  沈白没有说话,低头看着还在极尽勾引的女人,突然想要问自己,这是夏冰么,夏冰是这样的女人么?

  夏冰是那样的高傲,张扬,她虽然是女人,但是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英姿飒爽,而不是像面前的这个人一样,献媚勾引……

  他淡淡的将人推开,低头扣着被解开的扣子,突然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,就好像是,他一直逃避的问题变成现实了,他不愿意接受的真相都是真的。

  也许这才是夏冰,这样的夏冰才是真实的她……

  “沈白……”

  夏冰看到对方这样,觉得一阵难堪,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,对方竟然还能这么无动于衷,他果然是开始厌烦她了吧。

  沈白没有说话,将扣子扣好后,转身想要离开这里,他现在的脑子很乱,相信夏冰的脑子也不清醒,否则不会做出这样的事,所以他得离开一会儿,两个人都需要冷静。

  可是刚转身,他的腰上就多了一双柔软的手,背上也贴了一个温热的脸庞,他被对方这样一推,竟然直接推到了自己的床上,再回神时,夏冰已经在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服。

  “夏冰……”

  沈白的眼神突然幽深了起来,不是情欲,而是失望或者是更多其他的东西,他静静的躺在床上,想到在这张床上,他和苏小小怎样极尽缠绵,大汗淋漓,心里竟然传来一阵刺痛感,疼的他浑身一缩,想要把自己圈起来。

  夏冰今晚带着一种豁出去的姿态,将身上的布料脱的一丝不剩后,缓缓的缠上了沈白,开始一点一点的吻着。

  如果这个人再不回应,她会疯的,就好像一直属于她的东西,突然要属于别人了,不甘,强烈的不甘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心脏。

  沈白没有说话,房间里偶尔传来夏冰故作暧昧的声音,带着一丝刻意的勾引。

  “沈白,不要离开我好不好,这次的事情是我做错了,我会改的,沈白,你还爱我吗?”

  夏冰的声音很温柔,边吻边问道,想要听到这个人的回答,可是等了好一会儿,对方都一直是沉默着。

  她抬头看过去,发现他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,似乎在出神,心里瞬间涌上来一股难以明说的羞耻感,她放下架子做了这么多,他竟然在出神……

  沈白的脑子里依旧很乱,他似乎透过面前的这张皮囊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灵魂,陌生到让他害怕。

  他将人推开,没有说话,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很沉默。

  “你是不是……开始喜欢苏小小了……”

  良久,夏冰的声音才传了过来,带着一点儿小心翼翼,像是试探,但是她的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沈白,就怕对方会说出什么让她崩溃的答案。

  沈白浑身一僵,苏小小,这三个字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梦魇,摆脱不了,越是想要忽略,对方就越是强势的往他的心里钻,他该怎么办……

  夏冰见沈白没有说话,心里突然泛着说不清楚的愤怒,为什么连这个人也变了,她一直以为他不会变的。

  “沈白,你变了。”

  架子已经放的这样低,对方都没有像往常一样,温柔的呵护着她,果然是变了啊,呵,那个苏小小不就坐了一下牢么,这个男人还真是心软。

  沈白没有说话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,今晚他已经发呆很多次了,直到脸上传来疼痛,他才抬头看着面前泪水涟涟的女人,嘴角缓缓的溢出了血。

  很奇怪,对方为什么要哭,苏小小都没有哭,他去找苏小小的那天,对方很平静,平静的去自首,平静的盯着他看。

  苏小小都没有哭,这个人凭什么?

  夏冰的这一巴掌毫不留情,房间里并没有空调,很冷,她的外套还在地上,刚刚又脱了衣服,这个时候更加的冷,不过这种冷是来自内心罢了。

  她弯身将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,眼里酸涩,最后深深的看了这个人一眼,她有预感,这个人一定是和苏小小达成某种交易了。

  出了卧室,她才大声的哭出来,像是丢了什么很喜欢的东西一样,可是她清楚的知道,自己是不喜欢沈白的,那是一种愤怒,一种不甘。

  房间里的沈白摸了摸自己有些肿胀的脸,嘴角扯了扯,拿过一旁的烟,低头给自己点了一根。

  听到房门外传来的崩溃的哭声,他的手一抖,烟灰掉在了地上,眼神有些缥缈,很奇怪夏冰为什么要哭,他一直以为对方只会为傅殃掉眼泪。

  眼里闪了闪,心里竟然异常的平静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从苏小小愿意为夏冰顶罪的时候,有些东西似乎就已经变质了,就像现在,他竟然可以这么云淡风轻的听着夏冰的哭声,而不是像以前一样,慌张的跑上去安慰对方。

  他是真的变了,那他还爱夏冰吗?其实他一直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,真的爱夏冰吗?那苏小小又是什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