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们可以合作
  夏冰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宋九月还有前任,心里瞬间激动了起来,假如傅殃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样,会不会一气之下和对方分手?

  嘴角勾了勾,眼神上下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,无论是身材还是穿着,都是极品,况且她的视力很好,对方的浑身上下都是定制款,应该是有钱人才对,呵,宋九月的运气还真是好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和她在一起的,该不会是两个人小时候过家家吧?”

  她这话是试探,假如这个男人还对宋九月有意思,那么她就相当于多了一个盟友,两人倒是可以好好合作一下。

  “大学,我和她在一起三年。”

  季池淡淡的这么说道,眼里温柔,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东西,脸上的表情也温和了下来。

  夏冰的心里一惊,大学?在一起三年?这么久了日子,这两人怎么可能不发生一点儿事情,毕竟大学的恋爱都是很开放的,确认关系的第一天上床都是常事,在一起三年,恐怕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吧,呵,傅殃竟然捡了别人的二手货。

  “三年,那你们上床了几次?宋九月的床上功夫应该很好吧,能够让你们一个两个的这么捧着她。”

  夏冰的这些话满是嘲讽的意味,她也不知道自己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能开口把这样的话吐出来,换做以前,她肯定还要好好考虑一番的。

  可是现在,她想证明什么,疯狂的证明着,要是宋九月早就和这个男人发生了关系,而傅殃又不介意的话,那么是不是代表自己也有机会,虽然她和沈白上过床,可是那又怎样,两个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感情不是吗?谁没有一点儿过去。

  她上一秒还在为沈白黯然神伤,下一秒就能完全将对方踢开,飞奔着投入傅殃的怀抱,其实沈白于她,一直都是备胎而已。

  她难过了去找他,寂寞了去找他,从来不会在清醒的时候去找对方,因为清醒的时候,她的满脑子都是傅殃。

  季池也没有想到夏冰会问这样的问题,眉头蹙了起来,以前听过这个人的传闻,不过都是好的一面,现在看来,果然每个人都有面具啊。

  对方好意思问,他却不好意思回答,这样的问题未免太露骨了一些,况且他和宋九月在一起的时候,一直都把对方当做珍珠一样捧着,不敢做其他过分的事情,甚至连脑子里有那种想法都会觉得是对对方的亵渎。

  他想,大概没有另一个女孩会让他有那样的感觉了吧,如同心上怦然开了一朵烟花,脑海里也一片空白,甚至连眼前的风景都是粉色的,他的一颗心惴惴不安,脸红心跳,手心里都溢出了汗水。

 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种感觉,所以对于夏冰的这些问题,打从内心排斥,如果不是这人和他是亲戚关系,恐怕这个时候,他已经要骂人了。

  夏冰看对方的样子,猜想他大概是还喜欢宋九月的,也反应过来了,她刚刚的问题让人厌恶了,最近她说话似乎总是不经过脑子,嘴唇抿了抿,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。

  “你喜欢宋九月,我喜欢傅殃,其实我们可以联手,将他们两个人拆散,到时候我只要傅殃,宋九月归你,怎么样?”

  这个人的身份应该不简单,只要能够拉拢,对付宋九月就会更加的轻松。

  “不怎么样。”

  季池淡淡的说道,他很厌恶这些女人之间的小把戏,宋九月那样的女孩子,根本不屑去用这些,不然大学也不会被人欺负的那么惨。

  他是要把宋九月抢回来,但并不是用一些下流的手段,那是对他感情的一种亵渎。

  夏冰看到男人已经走到病房门口了,似乎是不打算答应她的建议,脸上有些嘲讽,难道这个人以为宋九月会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么,真是笑话。

  使手段怎么了,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,能够胜利才是王道,至于过程,并不重要。

  “难不成你以为宋九月会重新喜欢你,别做梦了,你大概不知道人家两口子感情有多好吧,每天你侬我侬的厉害,傅殃已经送了订婚戒指给对方了,不出意外的话,两个人应该要结婚,到时候可就没我们什么事了……”

  她故意说这些去刺激这个男人,果不其然,对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我随时等着你来找我。”

  而这个时候,季池已经离开了,夏冰看了一眼冷冰冰的病房,想到外面现在正热闹的厉害,起身穿好衣服,出了医院。

  这么热闹,是不是应该去看看沈白,两个孤单的灵魂这个时候更需要碰撞火花不是么?

  她不清楚自己对沈白是怎样的感情,反正不想放下,不想他被其他女人抢走,不管是谁都不行。

  将车开去沈白的别墅,运气还好的是,里面亮着灯光,沈白应该在吧,她这么想着,刚打算下车,就发现里面的灯光突然灭了,然后房间的门被人打开,院子里走出来一个身影,正是沈白。

  夏冰本来打算下去打个招呼的,可是鬼使神差的,她待在了车里,等对方上了车,开着车离开后,她才缓缓的跟了上去,那个人要去哪儿,这么晚了,难道是去见其他女人么?

  想到这里,心里嫉妒的像火在烧一般,牙齿咬了咬,紧紧的跟着对方。

  沈白这两天瘦了很多,剧组也没有去,每天都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,将车开了一会儿,最后停在了苏小小所在的看守所。

  很奇怪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,是愧疚还是什么,他很想去见那个人,可是每次踏进那个门槛,心里便开始怯弱了。

  苏小小一定是恨他了,毕竟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,嘴角扯了扯,眼眶有些红,拿出烟点燃,淡淡的塞进了嘴里,吐出一个烟圈儿后,觉得鼻头有些发酸,为什么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,竟然有种宿敌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