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七十五章 她的未婚夫
 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,工科是很少出美女的,工科都出恐龙,一些工科专业的男生甚至经常给班上的女生排号,恐龙一号,恐龙二号等等,如果班上刚好有七个女生的话,那外号就是七个小矮人……

  不过宋九月和其他女生的画风真的不一样,那股温婉的气质,走在学校的回头率也是百分之百,每个接触过她的人都不相信她是工科专业的。

  所以她在学校,是真的很有名。

  这次的校友见面会在九教会议厅举行,宋九月到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了,因为校友见面,请的大多数都是那些学业有成的人,所以上一次在班聚上奚落她的人自然不在邀请范围内。

  她刚坐下,背上就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转头过去,发现是一张陌生的脸,眼里愣了愣,想着也许是对方拍错了,扭头继续看向讲台,但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这一次她主动开口,一双眼睛看向那个男人,那是个稍微有些羞涩的男人,皮肤白,睫毛很长,长得很清秀,但是看着一点儿也不娘气,因为透过那层布料,可以看到他身上微鼓的肌肉,她已经在猜测他有几块腹肌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你的同班同学,以前还给你送过水的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同班同学?她对班上的印象真的不深,因为在班里时大多数都是埋头学习,剩下的时间便是待在学生会,根本就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在其他人身上。

  “不记得了,抱歉。”

  她不想说谎话,确实是不记得人家了,这个时候也挺不好意思的,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,也没有再说什么,淡淡的抿着唇。

  这个人果然和以前一样,从来都不会多看别人一眼,安安静静的待在季池的身边,可听说季池已经有未婚妻了,上一次的班聚他并没有去,那个时候刚好出国了,没有想到一向销声匿迹的宋九月会出现在班聚上,让他后悔的要命。

  宋九月神经再大条,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,自己这是被搭讪了,脸上有些红,视线转到了台上。

  没想到的是,台上校友代表是季池。

  季池正在上面发表着演讲,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难,毕竟以前就是学生会的主席,没少在这么大的场合发言。

  “听说季池是国内最著名的建筑学博士,发表的很多论文都登上了欧洲新闻呢,是最年轻的博士。”

  “这几年似乎经常在国外做学术研究,当年也是轰动全校的人物啊,不愧是学生会主席。”

  “不过当年他和宋九月是这么回事啊,听说是他甩了宋九月,再怎么说,宋九月也很优秀好吧。”

  台下的人已经窃窃私语了起来,宋九月叹了口气,知道只要自己来学校,绝对会听到这些传闻,毕竟当初她被甩,脸可是丢的干干净净啊。

  季池的演讲已经完了,最后对着大家深深的鞠躬,宋九月能够感受到,他的视线穿过人海,似乎看向了她这里,没有和对方对视,她淡淡的移开。

  现在季池的态度不明,明明双方都有要陪伴一辈子的人了,对方却总是做些让人误会的事情,真不舒服。

  季池还在台上和导师们寒暄,不一会儿就走了下来,在所有校友的眼里,他算是最成功的一个,这般施施然的走下来,像是身上都打了光环一般,大家的目光不自觉的被他吸引着。

  宋九月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妙,看到季池缓缓的向她走过来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声,想要起身离开这里,可是屁股刚离开座位,她又缓缓的坐下。

  她问心无愧,为什么要躲着对方,况且很多人都已经发现她的位置了,要是这个时候离开,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季池最后果然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,整个人都很温雅。

  “刘教授说你会来,果然来了,月月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喜欢坐在这些角落,不和别人交谈。”

  他一开口,便是一种诡异的熟稔。

  宋外面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没有说话,台上还有领导人在讲话,大致就是一些客套的措辞,不一会儿这个会议便结束了。

  她抬眼找了一下刘教授所在的位置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刘教授特意发了消息给宋九月,自然知道她会来,看到对方的身影后,脸上笑得很慈祥,想到上一次来找自己的那个男人,很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“班聚上我以为你和季池那小子还在一起,没想到扯错红线了,你的未婚夫来找我谈过了,很不错的小伙子,九月丫头啊,我就知道你会找到一个很爱你的人,那个小子我看过了,浑身上下贵气四溢,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,我和我的太太生活了那么多年,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眼神,你要加油,结婚的时候别忘了给我递请柬。”

  刘教授像是在安慰即将出嫁的孙女一样,满脸的笑意,宋九月倒是抓住他话里的重点了,未婚夫?她什么时候有过未婚夫了……

  刘教授和她并肩站着,两个人边说边向外面走去,她很想问问那个人是不是傅殃,但是傅殃每天都那么忙,应该没空做这种事情才对。

  再三保证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对方,刘教授才在家里人的搀扶下离开了这里,毕竟人老了,久站对关节不好。

  她直到对方完全消失在视线,才转身打算离开这里,接下来的参观校园,故地重游什么的,她真的没什么兴趣,还不如回去找傅殃。

  然而刚转身,一辆车就在她的面前停下了,是季池。

  宋九月没有理,继续往前面走,她很清楚的听到了后面开车门的声音,然后她的手便被抓住了。

 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甩开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,这人到底要做什么,现在周围还有那么多的校友,大家都认识他们,也知道他季池有未婚妻了,现在对方和她拉拉扯扯的,到底什么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