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们打个赌吧
  “季池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无奈感从内心深处缓缓的流淌出来,逐渐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,面对这个人的微笑,她竟然有种惊恐的感觉。

  季池挑挑眉,没有很亲昵的上去拉对方的手,因为他知道,这个人一定会躲开的。

  宋九月跟在他的身边,抬头才发现从别墅里走出来的上官乐,想到这个人前几天的威胁,突然觉得这梁子还真是结大了。

  上官乐的脸上很不好看,甚至是有些厌恶的把她看着,似乎在竭力的遏制住身体的颤抖,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别墅门口,一双眼睛穿过季池,向着她射了过来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该说什么,对于对方要吃人的眼神,反应也只是淡淡的,毕竟不管她做什么,上官乐都不会喜欢她的,这个时候解释也显得多余。

  “走吧,进去。”

  季池似乎是没有看到上官乐一般,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么一句,想要上前拉宋九月的手,却被她躲开了。

  果然如此啊,他想着。

  旁边两个保镖上前,将宋九月的包拿了过去,虽然她很不情愿,但再傻也看出来了,她这是被人囚禁了。

  上官乐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幕,一双眼睛粘在宋九月的身上撕不下来,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,宋九月这个时候应该尸骨无存了才对。

  上官乐想要笑,季池这样,无非是在打她的脸,想要告诉她,他这辈子最喜欢的还是宋九月,不管她怎么机关算计,他都不会多看她一眼!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,她这是又被人给恨上了,看了一眼旁边的季池,很想知道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,至于上官乐的注视,并没有管。

  她的包已经被对方拿过去了,根本不能给傅殃打电话,而且傅殃这几天似乎也很忙,总是在夜里一个人静静的处理着文件。

  她没有办法,只能跟在季池的身后,向着别墅里走了进去,进去后直接坐到了沙发上,没有管面前的男人。

  季池在宋九月提到要和傅殃结婚的时候,心里便已经有些火气了,这个人是这么的笃定,笃定她能嫁给傅殃,看他的眼神也那么陌生,似乎两个人从始至终都是陌生人一样。

  “月月,你既然对傅殃那么有信心,那么我们来打个赌吧,现在你的包已经被我的人收了,你就在这里待一天,看看傅殃会不会找来。”

  她为什么要和这个人做这么幼稚的赌约,宋九月的脸上有些嘲讽,这个人无非是想拆散她和傅殃罢了。

  她知道傅殃有事瞒着她,并且是关于他身份的事情,但是既然对方不说,她也不会主动问,免得两个人之间出现隔阂,而且她相信傅殃,那个人不说,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。

  “我没兴趣,季池,不管你是什么目的,我只想告诉你,我相信傅殃,他做什么我都相信。”

  季池挑挑眉,觉得面前这个人真是可笑极了,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,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。

  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,接下来的时间,你都得在这里待着。”

  季池说完这些,不再说话,虽然傅殃的身份他只挖出了一点儿,但是直觉告诉他,对傅殃这样的人来说,女人只是玩具而已,他并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上面,月月只是可有可无的玩具罢了。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,眼不见为净。

  季池的嘴角勾了勾,淡淡的看了一眼门口,门口是开着的,他倒要看看,那个男人到底会不会来找宋九月。

  傅殃并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赌约和他有关,他将文件送去了庄园,交给管家,然后静静的坐在椅子上,喝了一口茶,这才发现森也到了这里,眉头蹙了一下,没有事的时候,两个人是难得聚在一起的。

  “又有事了?”

  他这么问了一句,果然看到森点点头,不一会儿,庄老便杵着拐杖进来了,看到两个人,马上开了口。

  “西岭森林那边有异动,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,去探测的人都没法进入里面,可能需要你们两个人亲自跑一趟,初步估计有人私下里在制造枪支弹药,一旦发现,彻查出后面的人。”

  庄老满脸严肃的说了这么一段话,视线看向了傅殃。

  “出发,断绝一切通信,殃,特别是你,上一次你悄悄给宋九月发消息,我已经知道了,这次不能再犯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点点头,宋九月今天去参加校友会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。

  森依旧是一头张扬的红发,看到傅殃点了头,也没有什么办法,西岭那边,看来必须得去一趟了。

  两个人带了二十几号人,上了直升机,缓缓的朝着西岭靠近。

  西岭一直是国家的保护森林,别说在这里制造枪支了,就是砍一棵树,那也是犯法的,绝对会被拉进牢里喝茶。

  等到了那个地方周围,两人并没有贸贸然的靠近,毕竟是私自制造枪支,周围肯定是层层保护的。

  “艹!”

  森看了一眼这个地方,不得不佩服那些人的头脑,在这样的地方制造枪支,被发现的概率几乎为零,要不是因为这次有游客在这里迷路,恐怕那群人会永远逍遥下去。

  Z国这样的国家,对枪支是严格管理,所有枪支都是国家登录在册的,私人用的话,必须登记,否则就是非法持有,会吃牢饭。

  连持有枪支都是犯法的,更何况是这样私自制造枪支的呢,恐怕会判刑到死。

  两人在这个地方转了一圈儿,发现这已经是森林的腹地了,一般这样的地方,毒虫什么的都比较多,但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整个森林都是安安静静的,偶尔风一吹,大片大片的雪从树枝上滚下来。

  “殃,你怎么看?”

  森扫落了面前的雪,发现这个人竟然在发呆,嘴角抽了抽,很想一个雪球砸对方脸上。

  傅殃确实在发呆,这是唯一一次,出来没有跟宋九月打声招呼,那女人总是会胡思乱想,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