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你变成了你讨厌的人
  “还没有,对方很强,不过只是把那个地方清理干净就走了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他们应该不会再返回来查这里,我们最近只要小心一点儿,肯定不会出事,至于夏老爷那里,恐怕还得你去交代一下。”

  傅殃和森就在他们头顶,对这些话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,夏老爷?难不成是洛城夏家,这可就好玩了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透过那条缝,看到了夏家的管家,心里便了然了,原来是夏家在背后掌控这里啊。

  等下面的人都走远以后,两人才从上面跳了下来,夏家的事情可不归庄老爷子管,毕竟表面上,傅家才是洛城这些家族里的巨头,而庄家是隐世家族里的巨头,这两个巨头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,维持着表面上的太平。

  如果这件事和夏家有关的话,他今晚回去就得和爷爷好好商量一下,毕竟洛城的大家族之间本来就不太平,很多只是表面上的和谐而已,傅家在那个位置待了那么久,自然有很多眼红的人想要把它拉下来。

  “这件事恐怕还得你出面了。”

  森也看透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对着傅殃说了这么一句,嘴角勾了勾,说起来,洛城真的太平太久了,这件事要是曝出去,大家族之间又得重新洗牌。

  “先离开这里。”

  傅殃四处看了看,打算找出去的路。

  “不打算管了?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每天的进账是多少,恐怕这里一天的收入,真的可以抵得上洛城的很多个公司了,如果这背后是夏家,夏家这些年积累的财富,细算的话,真的很恐怖呢。”

  森的眼睛眯了眯,这种暗地里圈国家的钱的勾当,要是被发现了,夏家也就完了,夏家现在就是把头栓在了裤腰带上,只要他们两个一声令下,脑袋就会分家。

  “我知道,但等到这里被曝光,所有东西上交上头,夏家被封,他们的东西还不是国家的,急什么,我得回去问问老爷子。”

  森点点头,对方说的对,要是一旦被发现,所有的东西还是国家的,夏家这一次犯的罪,恐怕倾家荡产都不为过。

  Z国早已经有律法规定,地表或者地下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,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。换句话说,石油是属于国家的,夏家这是在撬墙角,并且还是在撬国家的墙角,真是罪该万死。

  两人悠闲的离开了这里,这一次过来,算是把夏家的把柄抓在了手里,只要他们有心,那么夏家便任由他们拿捏。

  傅殃在忙于这里的事情,对宋九月的情况自然是一无所知,所以宋九月和季池一直僵持到了晚上,她的手机上什么消息都没有,傅殃没有给她打电话,也没有找她。

  季池的嘴角一直都是勾着的,看了云淡风轻的宋九月一眼,想着这个人还真是沉得住气,眼里闪了闪。

  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,按理说人消失了一天,要是傅殃真的在乎,这个时候应该着急了才对,就算不着急,一个电话总归有的吧。

  “月月,永远都不要太相信男人了,傅殃不会娶你的,比起儿女情长,他要做的事可伟大多了,哪里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你的身上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宋九月开口,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,这么处心积虑的干扰她和傅殃,难不成对方还以为自己会和他在一起么,真是笑话。

  季池没有想到这个人会这么不客气,他并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,只是想让对方看清现实而已,现在她这样,他只能理解为恼羞成怒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月月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,傅殃能给你的,我也能给你,我会退了和上官家的婚事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  最后一句话,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,也许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她,宋九月这么想到。

  可是那又怎样,喜欢她就应该拆散她和傅殃么,这样的手段和上官乐没有区别,这两个人,还真是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
  她没有回复,觉得没什么可讲的,望了望外面已经快黑下来的天空,眼里闪了闪,傅殃肯定是有事吧。

  “季池,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这是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,她的包还在对方的手里,外面还有保镖,要是没有这个男人的指令,她是出不去的。

  季池这时已经端来了红酒,厨房似乎还有保姆在准备晚餐,他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,似乎看不到宋九月的不耐和心烦。

  “吃了饭再回去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恼火,不知道这个人有没有听到她说话,她现在很火大,她为什么要陪一个不熟悉的男人吃饭。

  “啪!!”

  红酒瓶直接被她挥在了地板上,她弯身捡起了一块碎玻璃,懒得花费时间和这个人纠缠,对方既然刻意忽略她的话,那她就直接来硬的好了。

  “我说我要回去,季池,别再逼我。”

  她下手毫不留情,或许是知道这个男人对她的一点儿眷恋,所以才这么有底气。

  季池看到宋九月脖子上的一条红血丝,手上一抖,玻璃杯掉在了地上,红酒的香味开始蔓延开来,他的嘴唇哆嗦了一下,这才发现面前的人真的变化很大,至少以前,她不会这样对他的。

  “把碎片放下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丝毫的妥协,起身静静的看着这个人,脸上依旧是淡淡的。

  “我的包给我,还有,我不希望你送,季池,我相信你很讨厌上官乐的所作所为吧,她把那样的视频寄给我,让我大庭广众之下出丑,让我们两个人分手,可你现在做的事情,和她有什么区别,都是打着真爱的幌子来伤害别人罢了。季池,你已经变成了你讨厌的人。”

  季池的脸上逐渐苍白,抬头看了这个人一眼,淡淡的笑了一下,对着旁边的保镖开口。

  “把包还给她,送她回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