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你是我的女伴
  宋九月吃饱喝足,手里带着一个大大的礼盒,这才从傅家离开,上车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,视线一直在礼盒上移不开。

  “宋九月,你有没有一种回家的感觉,每次回老家的时候,家里的老人都会准备很多东西,吃不完,还得带走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傅殃这么说,还真觉得挺像,嘴角勾了勾,将礼盒放在了一旁。

  “那代表老爷子开始喜欢我了,都舍得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我。”

  她的语气有些得意,傅殃却并没有在意,将车开回家,发现对方一直都在摸脖子的地方,好奇的伸了根手指过去,却被宋九月条件反射的躲开了,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傅殃觉得好笑,下车后,将人牵在了手里。

  “还怕我吃了你不成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主要是她的脖子上有伤,虽然只有一丢丢,但哪里敢让这个小气吧啦的男人看见,肯定又是一番逼问,所以晚上洗澡后,她直接睡觉了,而傅殃还在书房里忙碌着,最近他似乎一直都在忙。

  第二天醒来,那人已经不在了,听秋姨说,已经早早的去了公司。

  宋九月进训练室锻炼了一会儿,舒展身体后,洗澡出门,她倒是要去看看,傅殃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。

  汽车快开到盛腾大楼的时候,她被突然冲到车前的女人吓了一大跳,急急的踩了刹车。

  惊魂未定的停下,这才发现车前的人是上官乐,嘴角扯了扯,这人想死别拉上她!

  打开车门下了车,看到一脸视死如归的女人,不禁有些好笑。

  “上官乐,你干什么?知不知道要是我没有刹住车,可能你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  上官乐的脸上一片苍白,并不是害怕,对于生死,她早就已经看淡了,嘴唇抿了抿。

  她早就警告过这个人,不要再接近季池,可是对方偏偏不听,不仅接近了,两个人还那么亲密,昨天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,有没有……上床……

  “宋九月,我告诉过你,不要再接近季池的,你为什么不听我的,为什么要逼我对你出手!!”

  上官乐的情绪已经有些不稳定,宋九月想到这个人的病,耐住自己的性子。

  “我并没有纠缠他,是他在纠缠我,我现在有傅殃,根本不会再和他发生点儿什么,只要眼不瞎的人,都知道在傅殃和季池之间选择谁,上官乐,你不用仇视我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这人是真的不可理喻,这么漠视自己的生命,用这个来威胁其他人,好得到她那所谓的爱情,真是可笑。

  “我当初拆散你和季池,从来都不觉得后悔,宋九月,离他远点,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,我什么都做得出来,大不了两个人一起死好了。”

  上官乐有些语无伦次的这么说着,眼里阴狠,宋九月知道她是认真的,眉头蹙了蹙,这个人知道自己活不长了,所以什么都不怕。

 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还真是恐怖……

  重新上了车,没有再管对方,不过心情很沉重,直到去了盛腾的楼下,整个人才轻松了一些,看来以后真得离季池远一点儿了,绝对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,不然上官乐会拿她开刀的。

 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,上官乐肯定和军区大院有点儿关系,毕竟那晚她就是在军区大院看见对方的。

  军区大院对她来说,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里面是另一个充满未知的国度,要是可以的话,目前她真的不想去触碰,能够在网上没有一点儿消息,背后的势力绝对大到她无法想像的地步,在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,没有必要去树立敌人。

  她将车停下,去了顶层办公室,推开傅殃的门,发现他正在打电话,似乎是在分配着什么任务,脸上很严肃,她也就没有上去打扰。

  直到对方把手机放下,她才懒懒的开口。

  “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?每天都把自己闷在书房里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拿过一旁的文件批改起来。

  “发现了夏家的秘密,夏家犯了事,我正在收集证据。”

  说的通俗易懂,言简意赅。

  宋九月一下子就来了兴趣,夏家犯事了?她几乎想要仰天大笑,傅殃口里的犯事,肯定不是什么小事。

  “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?”

  “夏家被封,不过目前这个事情不会被捅出去,我也没打算捅出去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眼里一直笑眯眯的,想到最近销声匿迹的夏冰,只觉得畅快,只要对方引以为傲的夏家倒了,那人就没什么猖狂的资本了,高高在上的夏冰突然摔在地上,应该会很疼吧,她几乎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了。

  “准备一下,夏家今晚有个晚宴,听说是夏爷爷为夏冰举办的,那人最近似乎心情不好,可能是想举办个宴会,让她开心开心吧。”

  宋九月翻着书的手顿了顿,想着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,心情不好就开宴会,也真够任性的,不过她要是去了,那人恐怕心情更加不好。

  “你确定对方邀请我了?要是被撵出来可怎么办……”

  傅殃抬头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“你是我的女伴。”

  听到他这句话,宋九月大大方方的开始准备晚上要用的衣服,到了时间点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上了傅殃停着的车。

  其实今晚去参加宴会的人,大多都是带着几分好奇过去的,想要看看夏冰如今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,听说很不好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  一辆辆豪车在夏家老宅外面停下,穿着讲究的人缓缓的走了下来,相互恭维着。

  宋九月跟在傅殃的身边,从始至终没有抬头,直到看到不远处的沈白,嘴角扯了扯,心情瞬间就不好了。

  “你找个地方坐下,我去找沈白。”

  傅殃低头在她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人家两个大老爷们聊天,她也不好凑过去,只能站在角落里,眼角余光看到傅殃把沈白叫了出去。

  沈白没有想到傅殃会叫自己,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,两个人直接出了大厅,在外面的阳台上靠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