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八十六章 傅家未来的少奶奶
  “傅殃,我没事。”

  她说了这么一声,突然觉得心里很温暖,眼角余光发现大家都已经愣住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她不信这个男人不知道她是故意的,他这副样子,不过是给她面子罢了,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幸福的事呢。

  “雪雅,去叫医生来。”

  傅殃将宋九月扶着,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很想说自己真的没事,并没有到要看医生的地步,但看到他脸上一脸的认真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  不一会儿,傅雪雅就把医生叫过来了,这兄妹俩完全忽略了这是在谁的地盘了,把夏老爷子也直接忽略,从始至终都盯着宋九月的伤口。

  医生本来以为这么急急忙忙被召唤过来,应该是很严重的病情,但是看到宋九月的膝盖时,差点儿想要破口大骂了,然而最后好歹是忍住了,毕竟面前的人什么身份他还是知道的。

  消毒过后,那丝伤口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为了让众人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,他夸张的缠了一圈儿绷带。

  傅雪雅在一旁都差点看不下去,这真的有些过分了。

  但是傅殃的脸色很平静,看到那一圈儿绷带,显然很满意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医生,她没事吧,应该不会破伤风什么的吧?”

  医生的脸色很难看,但又碍于这个人的身份,只能违背良心说道。

  “幸亏来得及时。”

  不然这伤口可就愈合了……

  周围的人脚下一跌,想着这医生也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啊,就那么一个小小的擦伤,还说什么幸亏来得及时,真是没有节操。

  宋九月也忍不住想笑,这个时候才知道权利这种东西是真的好用。

  傅殃很严肃的点点头,这才看了周围的人一眼,宋九月这样,明显就是被人推的,这女人平时走路很稳,怎么可可能在这样的场合摔倒。

  “宋九月,把你的手伸出来。”

  宋九月抬头看了这人一眼,条件反射的伸出了自己的手,傅殃将她手上的戒指摘了下去,缓缓抬高,对着现场的众人。

  “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是什么,宋九月她是傅家未来的少奶奶,欺负她就是欺负我,跟她过不去就是跟傅家过不去,这枚戒指是我向她求婚时送的,她说自己是我的未婚妻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  宋九月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原来刚刚的话他都听到了,嘴角勾了勾,发现夏老爷子的脸上很难看。

  傅殃透露过,他的手里握了夏家的证据,那就说明夏老爷子并不像表面那么正直,私下里肯定在干着其他的勾当,能够培养出夏冰这样的孙女,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心里有些冷嘲,洛城的这些大家族,都是空有其表罢了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手指上,微微低着头,很认真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真是矫情,竟然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,缓缓的搂住了他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起身直接踩在了椅子上。

  “老公,你背我回去吧。”

  周围的人看到突然踩在椅子上的宋九月,瞳孔一缩,又听到她说的这句话,只觉得不要脸啊,没看到夏老爷子的脸上都可以滴水了么?这个人到现在竟然还在践踏人家的自尊,真是过分了。

  傅殃一愣,抬头看了洋洋得意的人一眼,嘴角抽了抽,有些失笑,最后还是背过了身,想着先让她得意一会儿,回去再好好的收拾她。

  大家本来以为傅少是不会背这个人的,毕竟傅少是谁啊,怎么可能被女人这么骑在头上,可是他们清楚的看到傅少转身了,脸上还一脸的宠溺,他们可能瞎了吧……

  宋九月雄赳赳,气昂昂的趴到了傅殃的背上,整个人都在冒着粉红泡泡,想着这个人还真是纵容她啊,两人都这么胡闹。

  傅雪雅默默的跟在这两人的身边,突然间觉得自己吃下了好大一碗狗粮,完全是猝不及防。

  等到出了大厅,她才找了个借口离开,实在懒得看这两人秀恩爱,有点儿辣眼睛。

  而大厅里,等几人走后,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,刚刚夏老爷子想要赶走宋九月,结果傅家的人出来撑腰,兄妹俩明里暗里都把夏家骂了一遍,还有那个宋九月,可是完全不给夏老面子,今晚这夏家还真是将脸丢了个干净。

  夏老刚刚被人无视的彻底,现在恐怕也不好收场啊,在场的都是人精,害怕夏家把账算到他们的头上,只能马上活跃气氛。

  “年轻人不懂事,哈哈哈,夏老,别因为这个伤了和气。”

  “今晚这宴会可不能被搅和了啊,我们继续,夏老,你也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和气生财嘛。”

  夏民的脸上很难看,尽管知道这些人是在给他台阶下,可现在还有什么用,该丢的脸已经丢了,好一个傅家啊,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牙齿咬了咬,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,才黑着脸离开,以前还觉得傅家和夏家关系好,对方总得给他点儿面子,可今晚他算是看出来了,人家是从始至终都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夏民这么一走,现在的气氛才轻快了起来,那人在这的时候,身上散发的冷气差点儿把他们冻僵了。

  “这夏家和傅家,算是有好戏看了,宋九月还真是个妖怪,就这么轻飘飘的,就把两家的关系给搅黄了。”

  “其实她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,毕竟人家现在和傅少订了婚,防着情敌也没什么不好,倒是夏冰,今晚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”

  “原来女神都是装的,还装了这么多年,心机太重。”

  季池在一旁抹默默的听着这些话,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,从宋九月现身,他就一直在盯着对方,对方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,他都看在眼里。

  她现在已经长了利爪,并且这利爪还会抓伤人,他这才发现,这个人变得太快了。

  以前的月月,哪怕是被人欺负了,也只会找个角落躲起来,一个人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