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八十八章 特意为你准备的
  “不用……”

  傅殃叹了口气,要是被喻初原知道了,指不定背后怎么笑话他呢。

  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  宋九月几乎是瞬间就怂了,伸出袖子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想着也不是自己的错啊,要不是这个人那么吓她,怎么会有这么一出。

  “揉揉就好了。”

  傅殃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忘了耍流氓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看到宋九月一脸被雷劈的表情,缓缓的将人拉下来。

  “睡觉,今晚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。”

  毕竟他是要面子的。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也觉得挺不住这人的,总算是不闹腾了,安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里,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她起的很早,醒来的时候,傅殃还在旁边睡着,嘴唇淡淡的抿着,呼吸的声音很浅,她又想到自己昨晚把对方踢了的事情,想着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给对方道个歉。

  轻手轻脚的起床,下楼的时候看到秋姨把今天的菜买齐了,眼里一亮,她可以好好的为傅殃做顿饭啊。

  这么想着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特意去网上查了查什么东西比较那啥那啥,所以早上的时候,做了一桌子的……韭菜。

  傅殃洗漱完下来,看到一桌绿绿的东西,嘴角抽了抽,看向了秋姨,发现秋姨无辜的点点头,视线又看向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低头咳了一声,笑眯眯的将傅殃的碗拿了过去。

  “这个对身体好,要多吃点,特别适合你。”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这三个字几乎是从傅殃的牙齿里磨出来的,有些吐血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女人,别以为他不知道韭菜是壮阳的东西,她在表达什么,想说他不行么?!快气炸了!

  宋九月狠狠的夹了一筷子韭菜进傅殃的碗里,带着一丝讨好的味道。

  “傅殃,昨晚上你也懂的,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吃吃这个,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这段话太让人误会了,昨晚上怎么了?为什么要吃这个?

  墨一在旁边仔细想了一会儿,最后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宋小姐说老板应该吃这个,难道老板……不行?

  他的视线在他家老板的隐秘部位转了一圈儿,有些遗憾的摇摇头,现在的医学技术那么发达,应该还有救才对。

  “老板,你别泄气,男人嘛……”

  墨一不说还好,这么一说,傅殃气不打一处来,将宋九月直接拎了起来,“蹭蹭蹭”的的上了楼,一把扔在床上,接着自己也覆了上去。

  “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他这么咬牙切齿的说着,根本没有手下留情,反正现在时间还早,做做早操也挺不错。

  “傅殃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担心你被踢坏了,我只是担心你。”

  “坏没坏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傅殃依旧是这么淡淡的一句,压根儿不给她任何机会,直接堵住了对方的嘴,接着房间里的气氛便暧昧了起来。

  秋姨在楼下默默的将一桌子的韭菜都收拾好,知道那两个人不会再下来吃饭了,把家里又收拾了一遍,抬头往楼梯口看了看,还是没有人下来……

  直到下午,傅殃才一脸餍足的下楼,在玄关处换鞋,低头静静的打着领带,想到什么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给她多准备点儿好吃的,不然待会儿会发脾气。”

  “好的,先生。”

  秋姨答了这么一句,马上进厨房开始准备。

  一个小时以后,宋九月总算是颤抖着腿从楼上走下来了,看到秋姨关切的眼神,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。

  那个傅殃,该死的傅殃……

  “宋小姐,厨房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,傅先生特意交代了的,你需要吃点儿什么吗?”

  宋九月听到秋姨的话,想着那个人好歹还有点儿良心,点点头,缓缓的挪动着步子朝着楼下走去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看到端上来的那么多东西,心里的郁气瞬间消散了。

  果然她是最没有出息的那个,叹了口气,默默的往嘴里塞着。

  傅殃知道宋九月起床肯定会有怨气,所以才让秋姨准备好吃的,现在他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坐着,想着宋九月应该醒来了,嘴角勾了勾,正打算离开办公室去吃点儿东西,就看到有人拿了进来。

  “老板,这是楼下的人让我转交给你的,说是今天早上就有人拿来放在下面了,因为早上你没有来,所以我现在把它拿上来给你。”

  傅殃又缓缓坐下,把那本相册拿过,放在桌上翻了起来,才看第一页,他的脸上就阴沉了下去。

  里面是宋九月的照片,准确的说,是青涩时期的宋九月,而她的旁边,总是有一个碍眼的男人,这本相册,难道是对方来示威的么?

  冷哼一声,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剪刀,将照片里碍眼的男人剪掉,只留下一个宋九月,最后重新拿了另一本相册,将照片放了进去。

  墨一进办公室的时候,刚好看到他家老板这么幼稚的举动,嘴角抽了抽,在旁边待了一会儿。

  傅殃总算是忙完了,照片里的男人都被他剪了下来,有些嫌弃的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,现在才觉得照片顺眼了一些,发现大学时期的宋九月,真是符合所有人心目中的女神形象,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吧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似乎是才注意到一旁的墨一,他这么淡淡的问道,视线依旧在照片上面粘着,仿佛多看几眼,他就能知道那个时候宋九月的所有生活。

  “老板,宴会上的事情,老爷子已经听说了,让你不要打草惊蛇,如果夏家没有行动,我们也不要出手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傅殃这么答了一句,把相册放进了一旁的抽屉里,听说昨晚夏冰差点儿被气晕了,现在还被夏家的人看守着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  嘴角勾了勾,宋九月那个小女人也不知道对人家说了什么,吓得对方现在都还语无伦次,甚至在宴会上失去了理智。

  夏冰的名声,恐怕短时间内挽回不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