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拉斯维加斯的那个夜晚
  夏冰这一次确实是刷新了大家的认识,以前都以为她是真正的大家小姐,可是昨晚的宴会上,这个人疯狂的样子已经映入了所有人的眼里,到现在还消散不去。

  夏冰的情绪比以前更加不好,更加不稳定,夏老爷子也很着急,到处找人来给对方看病,可是医生都说了,这是心病,药是治不好的。

  夏冰呆呆的看着窗户外,现在她不敢照镜子,也不敢回头看,就怕看到恐怖的东西,宋九月在她的耳边悄悄说了,看到一个拿着棉花糖浑身是血的小女孩在跟着她……

  拿着棉花糖浑身是血的小女孩……

  那天她撞死的,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吧,那棉花糖从对方的手中掉落,最后在血水里融化。

  夏冰缓缓的抱紧了自己,苏小小为她坐牢了又怎样,心里的恐惧依旧会伴随着她,甚至半夜里,总能听到小女孩的哭声,她说她很疼,肩膀都被碾碎了……

  现在她每天这样发呆的看着外面,似乎只要发呆下去,一切就好了,也不会再看到什么小女孩了。

  宋九月一定是在骗她,贱女人。

  夏冰的心里在这么咒骂着,眼泪哗啦啦的掉着,她感觉自己完了,什么都不想干,不想出去,也不想与人交流,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呆在房间里。

  中午的时候,季家来人了,来的自然是季礼,夏家的人根本阻拦不了,季礼就那样进了夏冰的房间,让人将夏冰带去了军区大院。

  夏家的人既然看不好他的外孙女,那么只能他自己亲自照顾了。

  夏冰的脑袋很昏,醒来过后,已经进了军区大院,不过她并不知道这是哪里,看到面前满脸慈祥的老人,嘴角扯了扯,默不作声的转移了目光。

  “夏小姐还需要时间,老爷,这次夏小姐受的惊吓很严重,慢慢恢复就好了,让家里的心理医生多跟她说说话。”

  管家在一旁这么建议道,季礼看到夏冰的样子,知道暂时只能这样了。

  季家这样的家庭,就这么加入了一个人,其他人肯定会有反应的,季池倒是觉得没什么,倒是他的妹妹季栖梧,恐怕会有些膈应吧。

  他这么想着,起身去了那人居住的地方,房间里的装饰很简洁,客厅的中央,有一个小男孩正在玩游戏,看到他来,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,继续玩着手里的东西。

  季池的嘴角抽了抽,妹妹的性子一直很好,不知道怎么,竟然生出了这么个小子,对谁都冷冰冰的,似乎全世界都欠他的钱一样。

  “你妈妈呢?”

  小男孩没有说话,视线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一堆东西,似乎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,对于季池的问话,条件反射的忽略。

  季池也没有介意,反正这小子一直都是冷冰冰的,他的屁股正打算坐在沙发上,耳朵里就传来了一声枪响,吓得他差点儿脱口而出两个字。

  卧槽!

  抬头看去,小男孩的手里拿着一把枪,这个时候正在冒着烟,一双眼睛冷漠的盯着他。

  “锦辰,你干什么?”

  季池伸出手指揉了楼太阳穴,这么小的孩子,到底是谁让他玩枪的。

  “把你的屁股挪开。”

  男孩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拿着枪的姿势无比标准,就连刚刚的射击,准头也非常好。

  季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屁股下,发现下面正趴着一只乌龟,他刚刚要是坐下去,可能这乌龟就被闷死了。

  但是这孩子就不能好好说话么,一定要用枪,他要是躲避不及,恐怕腿已经废了。

  “锦辰,下次你可以直接开口的,知不知道小孩子玩枪很危险。”

  被叫做锦辰的男孩子没有说话,将枪丢在旁边,继续安安静静的玩游戏,似乎刚刚开枪的不是他一样。

  这个时候,从楼梯口那里走下来一个女人,什么样的女人呢,妩媚?性感?大气?总之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她的气质,她像是烈焰繁花,淡淡的一个眼神,就勾人无数。

  如果宋九月的干净纯粹像是天山上的雪莲,那么这个人就如同妖魅工谗的狐狸精,魅上惑主,真要找一个和她气质很相近的人,那就是红莲,只可惜红莲是男儿身,而这位是不折不扣的女人。

  “哥,什么事?”

  季栖梧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声,拿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,最后懒懒的靠在了沙发上,和江影的慵懒不同,她是媚,不管做什么,都如同行走的媚药。

  “爷爷把夏冰接回季家了。”

  季池看了她一眼,发现这个妹妹似乎变化越来越大了,从那年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,回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般,接着就是怀孕的风波,闹得整个季家都不得安宁。

  未婚先孕,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,家里自然是震怒无比,隐世家族里的老人都把她作为负面教材教育自己的儿女,都说她不堪。

  这个妹妹那以后就越发让人看不透了,顶着所有的压力将孩子生下来,带着孩子去了拉斯维加斯,并且待了这么多年,直到昨天才回来。

  不过她刚回来,老爷子就将夏冰接回家,无疑是在给她下马威,恐怕就是想告诉对方,在这个家里,她已经没有什么地位了,不过看她的样子,应该不介意才对。

  季栖梧确实是不介意的,什么财产,什么名声,她通通不在乎,她只想找出那个男人,当年吃干抹净不负责任的男人,让她受了这么多苦的男人,要是她能找出来,她一定会把对方碎尸万段。

  她默默地垂下眼睛,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但不可否认的是,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留下印迹了,不然她也不会选择把孩子生下来,并且还抚养到这么大,嘴角扯了扯。

  十八岁拉斯维加斯的夜晚,她被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扯进了房间,丢了自己的第一次,那是她最干净的十八岁,却遇到了一个改变她命运的男人。

  后来家族排挤,其他人嘲笑,她通通都挺下来了,只想找到那个人而已,只想要找到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