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章 我想找到爸比
  “老爷子估计还在生你的气,栖梧,你当初实在太胡闹了一点儿,锦辰的亲生父亲有着落了吗?这么多年,你不是一直都在找么?”

  季栖梧听到对方这么问,摇摇头,淡淡的将指尖的烟放在了烟灰缸里,从那以后,她这个三好学生就学会了抽烟,也会了喝酒,要是那一年不去拉斯维加斯,该多好啊,她的人生肯定和现在不一样。

  季池看到她摇头,眉头缓缓的蹙了起来,说起来,这个妹妹和他一样大,当年两个人是龙凤胎,只不过对方后出来几秒,所以就是妹妹了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爷爷的事你别放在心上,当年事情闹得太大了,那么多人都在嘲讽你,想让你打掉这个孩子,爷爷还不是把一切都给扛下来了,只是你这么多年都不回家,他心里难免膈应的很。”

  季池这么说道,这次过来只是为了打声招呼,免得这个人看到夏冰,两人会起什么冲突,爷爷本来就已经对她不满了,要是再和夏冰发生点儿什么,谁也保不准会出什么事。

  季栖梧的心里没有什么波动,生了孩子以后,她就一个人去了拉斯维加斯,就是想要把那个男人找出来,她想着对方肯定会再去那个地方的,哪怕只是一次,她也能把对方认出来,那个特殊的鬼脸面具……

  “栖梧,你找了这么多年,就不能画一张那个男人的画像吗?这样找起来容易一些。”

  这个妹妹画画的水平还是很好的,如果见过那个男人的话,把对方画下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。

  “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那晚是赌城的假面舞会,他戴了一个鬼脸面具,我并不知道他的样子……”

  季池的嘴角抽了抽,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还给对方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,也不知道这个妹妹是蠢还是什么,叹了口气。

  “全世界这么多国家,你既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肯定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国家的人,就这么傻傻的在拉斯维加斯待了六年,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。”

  季栖梧挑挑眉,她乐意,她有预感,总有一天会把那个男人找出来的。

  “行了,我也不想说你了,反正你也执迷不悟这么多年了,好好照顾锦辰。”

  他这么说着,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  季栖梧的眼神这才看向了客厅中间的孩子,他确实是在玩游戏,不过他玩的游戏和其他人不一样,他在组装枪支,这个孩子从小就对枪感兴趣,所以很小的时候,就已经能玩枪了。

  “妈咪,你说我们能找到爸比吗?”

  很奇怪,锦辰这样的孩子,在对别人的时候很冷酷,但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,就和普通的小孩子没有区别,说话的声音很软,不过也还是带了一丝漠然的。

  “当然了,妈咪有预感,肯定会找到他的,锦辰,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”

 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姓氏,所以她只给孩子取了后面的两个字,只要找到那个男人,就能知道锦辰叫什么了……

  “妈咪,我相信你。”

  锦辰头也没有抬,继续灵活的拆卸和组装着手里的枪支,而沙发上的那只乌龟,正在缓慢的爬着,偶尔伸出脑袋四处看看,然后继续爬行……

  晚上的时候,家族里要聚餐,要求所有的人都必须到场,季栖梧牵着锦辰也过去了。

  不过他们两个自从那件事以后,在家里的存在感就很低,连老爷子也不怎么待见他们。

  季栖梧倒是觉得没有什么,就怕在孩子的心里留下阴影,不过看了对方一眼,发现他正安安静静的吃饭。

  锦辰从会走路开始,对周围的人一直都没有多大的兴趣,只有枪支才能让他多看几眼,所以偶尔玩玩枪,一天就过去了。

  这个家族里的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,也不想去认识,他只想早点儿找到爸比,在他的心里,爸比肯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男人,虽然没有见过,但他就是这么莫名的觉得。

  季栖梧的视线在现场转了转,最后定在了夏冰的身上,虽然只是看了一眼,但她知道,那是个有野心的女人,并且野心如豺狼,因为她的眼里,满满的都是不甘和算计。

  吃饭期间,外面有人走了进来,原来是庄老,虽然几个隐世家暗地里都有很多小动作,但是这么多年,依旧维持着表面的和平。

  森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席间的锦辰,眼里亮了亮,这孩子和傅殃有些像啊,要不是因为对方在季家,他还真以为这是傅殃的私生子呢。

  而季栖梧在看到他领子间的标记后,手上的筷子“啪嗒”一下掉在了地上,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,是那个面具,为什么会被对方绣在领子上。

  两边的人在说什么她根本听不清,只觉得脑袋里面“嗡嗡嗡”的响,再抬眼的时候,那两人已经起身要离开了。

  她没有想其他的,匆匆忙忙的就追了出去,找了这么多年的人,这个时候终于有线索了,她怎么可能不激动。

  “你站住!”

  季栖梧叫了这么一声,森的眉头蹙了蹙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她揪住了衣领,差点儿断气。

  “小姐,有话好好说,别激动。”

  季栖梧的眼眶通红,这个时候根本说不出一个字,视线紧紧的看着他领子上的那个标志,眼泪“唰唰唰”的掉着。

  庄老也在一旁停了下来,背着手静静的看着这个人,这个女娃他听说过,未婚先孕,当年的事情闹得很大。

  “你这个标志……请问……你认识戴这个面具的人么?”

  森的眼里闪了闪,看到她满脸的泪水,对方的视线一直都在他的领子处,心里了然,想着傅殃该不会是真的欠了情债吧。

  “你说戴这个面具的人吗?我认识,不过你找他干什么?他很忙的。”

  季栖梧的眼里瞬间迸发了一道亮光,有些晃眼。

  “你认识就好了,他当年睡了我,让我怀了孩子,吃干抹净不认账,这么多年,也该给我一个交代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