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我会带着孩子上门
  森有些懵逼,这个人说的是傅殃么?怎么看傅殃也不像是这种人啊,况且人家现在已经有了心肝宝贝了,怎么可能多出来一个私生子。

  “小姐,你确定?”

  他显然很怀疑,视线在季栖梧的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,发现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,美丽中带着一种霸道和自信,形成她独有的魅力。

  “我确定,你带我去见他。”

  季栖梧说的斩钉截铁,转身进屋,将锦辰拉了出来,两个人都把森看着。

  森突然觉得压力山大,看了一眼庄老的位置,发现庄老高深莫测的挑挑眉,瞬间懂了对方的意思。

  “好,我带你去找他,不过我可跟你明说了,那个人现在有个很爱的女人,就算你去了,也没有什么好结果的。”

  “是么?”

  季栖梧缓缓的牵着锦辰,手心里已经溢出了汗水,说不紧张那是假的,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可以看清对方长啥样了。

  锦辰静静的回握着她,似乎在给她勇气,季栖梧瞬间就不紧张了,跟在森的后面,一步步的往前走着。

  而傅殃不知道的是,自己的麻烦即将来了。

  下午离开别墅后,他先去公司待了一会儿,一直待到晚上,本来是想直接回去的,庄园那边却传来了消息,说是庄老有事找他,他没有多想,直接就过去了。

  刚走到门口,森就将面具扔给了他,他一愣,通常只有出任务的时候才会戴面具,难道这大晚上的,还要去执行任务不成。

  森满脸的幸灾乐祸,有好戏不看王八蛋,跟在傅殃的身后就进了屋。

  傅殃戴着面具进去,看到大厅里的女人和孩子,先是惊讶了一下,然后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隐隐觉得,今晚可能有麻烦了……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他静静的这么问着,而季栖梧在看到那个面具的时候,身体就已经颤抖了起来,她找了这么多年的人,竟然就在洛城,竟然就在她的身边,真是笑话,那她这些年待在拉斯维加斯,岂不是刚好和对方错过了。

  “你个混蛋!”

  她直接将杯子扔了出去,不过以傅殃的身手,接过这个并不是什么难事,他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,只能走近几步,将杯子放在桌上,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季栖梧的眼里都是泪水,委屈,愤恨,最后都化成了眷恋,她起身走到了傅殃的面前,将那张面具扯了下来,当看到对方的脸时,心里更加确定,这就是她要找的人。

  “七年前的拉斯维加斯,你还记得吗?”

  傅殃蹙眉,静静的盯着这个人,又看到旁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小不点,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。

  “记得,七年前,我确实去过拉斯维加斯,那里在进行一场世界豪赌,当时的很多人都去了,我也只是去凑个热闹而已,你想说什么?”

  季栖梧听到这个人没有否认,眼里亮了亮,脸上有些红,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傅殃的衣角。

  “你记得就好,我就知道你不会赖账的。”

  她的声音很小,像蚊子哼哼是似的,但傅殃还是听到了,心里狂跳了一下,他发誓,真的不认识面前的女人。

  “小姐,你到底想表达什么?”

  季栖梧看他还在装傻,牙齿一咬,狠狠的揪住了对方的衣领,整个人都有些咬牙切齿的,恨不得朝对方的脸上吐口水,直到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拉住了她的裙子。

  “妈咪,淡定,你这样会把爸比吓到的。”

  小孩的声音像是一股温柔的风,让季栖梧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,眼神清淡的看着傅殃。

  “七年前,你强行睡了我,拉斯维加斯的赌城,你戴着这个面具把我拉去酒店,吃干抹净,第二天就不见了人,这么多年,我拉着孩子长大,你总得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  语气轻描淡写的,但里面的心酸大概只有她自己能懂,这么多年,一个人在拉斯维加斯等这个人出现,没想到什么都没等到。

  傅殃只觉得天雷滚滚,他确实是去过拉斯维加斯,可是那晚上他喝醉了,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

  低头看了一眼旁边和他长的有几分像的孩子,他虽然不记得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,但是有一点他很确定,根本没有出去找什么女人。

  在没有宋九月以前,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女人是什么……味道。

  可是那个孩子为什么和他长的有些像,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他趁着自己酒醉,真的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是事情?

  “你是不是想赖账,赌城的假面晚会你还记得么?我就是去参加了那个晚会,然后被你拉走的,我告诉你,你别想赖账!!”

  季栖梧气的脸上发红,看到傅殃一脸懵的状态,眼眶瞬间就湿了,她找了这个人这么多年,对方却对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,他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,可是对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这么多年,都没有想过要找到她。

  凭什么……

  凭什么这么多年的心酸要让她一个人承担……

  傅殃现在有些缺氧,是的,缺氧,要是他有记忆倒好说,最可怕的是,那晚上他喝醉了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而且这个孩子跟他长的很像,假如是真的呢?

  他的脸色马上白了起来,看来有必要去调查调查当年的事情了,可是仔细想想,事情都过去了七年,就算想要调查,肯定也什么都查不出来。

  这一刻,他觉得手脚冰凉……

  家里还有宋九月在等着,他说过这辈子只想娶宋九月,他的孩子也会让对方来生,其他的女人完全没有机会,可是今天这猝不及防的一幕,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只能狠狠的皱起了眉头。

  如果事情是真的……

  他完全不敢想象后果,那晚上他喝醉了,然后睡下了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他也好好的在自己的床上待着,怎么可能出去找女人呢?就算找了女人,床单上也该有痕迹才对吧……

  “你叫傅殃是吧,洛城傅家我知道,明天我会带着孩子上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