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能不离开吗
  季栖梧说完这句话,打算带着锦辰离开,锦辰有些舍不得傅殃,毕竟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次看到爸比,他挣脱了季栖梧的手,缓缓的靠近了对方,伸手轻轻的拉住了他的衣角。

  “爸比,你一定考虑清楚,我和妈咪会等你的,我们三个人,应该在一起好好生活。”

  傅殃低头看着孩子亮晶晶的眼神,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,有些沙哑的嗓音回答着。

  “好。”

  锦辰的脸上突然就绽开了笑容,这么多年,他还没有对谁笑过,但是面前的男人他很喜欢。

  听到对方的回答,他欢天喜地的跑了回去,重新拉住了季栖梧的手。

  季栖梧低头对着他笑了笑,然后两个人离开了这里。

  森在旁边看着这一幕,上前拍了拍傅殃的肩膀,表示深深的同情,那个小孩子和傅殃长的有些像,如果不是亲生儿子,怎么可能这么巧,况且那个女人那么笃定,看来这件事,还真的是八九不离十了,不过傅殃回去,怎么跟他的心肝宝贝交代啊……

  “你也别太伤心,我看那女人真的不错,性子不错,长相不错,而且听说这么多年是一个人在带孩子,那孩子的性格也好,说明人家姑娘是真的可以,你可别辜负别人了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紧紧的蹙着,他很想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不然今晚恐怕睡不安稳。

  事情发生在拉斯维加斯,那晚上他又喝醉了,现在去查也晚了,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庄老,今晚还有其他的事么?没有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  庄鸿点点头,叫这个人过来,只是想确定确定这件事,现在看来,对方也挺苦恼的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尽快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傅殃答了这么一声,从这里离开了,脚步很沉重,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。

  “我看这次的事情八九不离十了,庄老,刚刚那女人我确实觉得不错,这么多年一个人带孩子,恐怕中间的心酸只有她自己清楚,傅殃现在又有了新欢,这件事啊还有的闹。”

  森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,一向沉稳的傅殃在面对这些糟心事的时候,不知道会怎么处理,他还真是期待。

  庄老没有说话,这些儿女情长他向来懒得去打听,只希望傅殃能够把事情圆满解决。

  傅殃从这里离开后,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,直到回了家,去浴室洗了个澡,才回过神来,看到房间里正在擦头发的宋九月。

  他不敢想象这个人离开的场景,他肯定会生不如死的。

  宋九月还在静静的擦着头发,注意到傅殃投来的视线,眉头蹙了蹙,直觉告诉她,傅殃今晚有事儿,可是对方这个样子,她也不好直接问,只能先把头发吹干。

  直到两个人躺上了床,她才缓缓的窝进他的怀里,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。

  “今晚怎么了,一直都魂不守舍的,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?”

  傅殃的心头一跳,莫名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只能沉思了一会儿,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。

  “今天我去看了一个朋友,他几年前不小心犯了错,在外面有了一个私生子,可是他并不知道,又加上他现在有了一个很爱的女人,一直都没有去思考那晚上的事情,直到最近,酒后乱性的女主角找上了门,还有了一个很大的孩子,你说他该怎么办?他很爱现在跟在他身边的女人,可是出于男人的责任,他不能抛下那对母子不管,宋九月,你说他该怎么办?”

  傅殃的声音小心翼翼的,心里突然有着很大的恐慌,虽然他很相信自己,可见鬼的是,那晚上他喝醉了,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,那个孩子和他又长的有些像,假如真的是私生子呢?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淡淡的拍着这个人的背,直觉告诉她,男人很不安。

  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?如果真的发生了,只能说那个男人很倒霉,还能怎么办,让人家一个女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,这个时候肯定要好好的补偿对方,不然就变成渣男了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,不死心的接着问。

  “如果你是这个男人爱着的女人,你会继续跟在他的身边吗?”

  宋九月顿了顿,老实说,这个问题真的很不好回答,虽然那个男人爱的是她,可是说到底,人家已经有孩子了,而且孩子还很大了,她要是继续待在身边,和小三有什么区别……

  “大概会离开吧,一个母亲带着孩子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,肯定很不容易,她也许在找那个男人,她很委屈,很难受,如果当初的露水烟缘是男方主动的话,那么她更是无辜,应该得到很好的回报。”

  “能不离开吗?”

  傅殃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,甚至是祈求,要是宋九月执意要离开,他肯定是拦不住的,可是他这么爱她,怎么能离开呢,他会很难过……

  宋九月也听出了傅殃话里的情绪,笑了笑,脑袋往他的胸膛处扎了扎,嘴角微勾。

  “你在紧张什么,那个人又不是你。”

  傅殃不说话了,因为他也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,至少到目前为止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,那个女人说明天会带着孩子上门,他早晚会面对的,宋九月也会面对。

  “就不能继续待在他的身边吗?宋九月,他并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,他只是喝醉了,什么都不记得,如果就这么离开,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……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执着,只能抱紧他。

  “是很残忍,可要是不离开,对另一个女人更残忍,傅殃,男人放弃了爱,并不会失去什么,但要是放弃了责任,他的人品就值得考究了,他欠那个女人的,是责任,所以必须得弥补人家。”

  傅殃的喉咙瞬间就被堵住了,说不出一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