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四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
  傅殃没有说话,他觉得自己现在浑身都僵硬了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指尖把鉴定报告捏的紧紧的,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,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希望自己现在晕过去。

  傅家人的脸上都精彩纷呈,而季栖梧已经淡淡的站了起来,牵着锦辰的手,整个人很平静。

  “老爷子,今天冒昧来打扰很抱歉,刚刚从你们的谈话中,我知道傅殃有一个很爱的女人,但是我得说声对不起,不管他多爱那个女人,傅家少奶奶的位置都是我的,并且我们结婚后,他不能再和那个女人接触,锦辰缺失了这么久的父爱,我不希望这次又让他失望,我十八岁去的拉斯维加斯,那个时候我还是学生,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遭遇,怀孕后被迫辍学,家里人觉得丢脸,都不愿意再搭理我,其他家族里的小姐少爷也在背后议论我,老实说,这些年我过得并不好,傅殃他亏欠我,也亏欠锦辰,我希望他能承担起这份责任,至于他的爱人,我很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说完这些,她低头深深的鞠躬,然后拉着孩子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

  老爷子叹了口气,这姑娘是好姑娘,九月也是好姑娘,怎么两个人偏偏扎堆到这个孙子身上了呢。

  “小殃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他问了这么一声,看了旁边的人一眼,发现对方在走神,淡淡的起身。

  “爷爷知道你很不好受,但事情已经这样了,谁都没有办法改变。”

  傅殃根本不知道周围的人在说什么,这是人生的第一次,他竟然想要逃避,哪怕是暂时逃避一会儿也好,如果刚刚他还带着侥幸,那么现在,事实就摆在眼前,狠狠的打了他耳光,甚至是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  “哥……”

  傅雪雅有些担忧的走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这件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好受,还有宋九月,对方到现在恐怕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,要是知道了,会奔溃吧,如此的戏剧化……

  傅殃坐在沙发上平息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起身,腿软的上楼。

  “雪雅,我现在状态有些不好,上去睡一觉,晚上再叫我吧,宋九月那里,先别告诉她,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眶有些红,说这话的时候胸口一直闷着疼,喉咙也是,他发现人在悲伤到极致的时候,是哭不出来的,心如死灰,这比奔溃的大哭难受多了,那种心脏缺失的感觉,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。

  躺上床后,他以为自己睡不着的,可是十分钟不到,他就睡过去了,眉头一直蹙着,梦中也觉得难受。

  另一边的医院,季池静静的站在走廊上,看到里面的人点点头,嘴唇扯了扯,原谅他第一次使用了这样肮脏的手段,并且还是用在自己的妹妹身上。

  因为栖梧告诉过他,今天会来做亲子鉴定,所以他早早的就打理好了一切,在那份亲子鉴定上做了手脚。

  虽然手段有些不光彩,但目前月月和傅殃之间情比金坚,他要是想插入实在太难了,只有让两个人之间发生一点儿误会,他才好待在月月的身边,安慰她,陪伴她,让她逐渐忘掉傅殃。

  这个事情一出,就不信那人还会继续待在傅殃的身边,嘴角勾了勾,傅殃和锦辰真正的亲子鉴定结果他已经看过了,傅殃并不是锦辰的亲生父亲,至于锦辰为何会和傅殃长得有些像,这个他也不知道。

  理了理衣领,转身离开了这里,这一次他还得感谢自己的妹妹,带着锦辰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,刚好帮了他大忙。

  所有的阴谋都在慢慢的展开,只不过洛城的表面依旧很平静,没有人知道这份平静下正在逐渐酝酿着什么,那些暗地里滋长澎湃着的东西,最终都会露出它的马脚,只不过在这之前,几人难免相互误会。

  宋九月从傅殃离开后,就决定出去转转,那人似乎一个人去老宅了,也不知道老爷子找他有什么事情。

  上了车,她在洛城附近转悠了起来,最后停在了服装店,想着似乎很久都没来这些地方了,嘴角一勾,将车钥匙放进了包里,然后走了下去。

  能在这样的店里工作,自然都是有眼色的,门口的服务员看了看宋九月的浑身上下,眼里瞬间亮了亮,有钱人!

  几人马上围了过来。

 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,自己什么时候就踏入有钱人的行列了,看中一件外套后,她将包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,让服务员帮忙看着,然后自己拿着衣服去了试衣间。

  女人都有这个习惯,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,就是找不到满意的,但对于逛街,她们从来不会嫌弃花费时间,只要能找到喜欢的东西,哪怕踩着恨天高走一天,也会觉得值得。

  正当宋九月还在里面转悠着的时候,门口突然涌入了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,手里拿着枪,架势十足的把她指着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这些人是要干什么?嘴角勾了勾,淡淡的将衣服放在了衣架子上,而旁边的服务员发现情况不对,已经躲起来了。

  “宋小姐,刚刚接到举报,你的身上私藏毒品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宋九月想说你们放屁,但觉得这样也许太粗俗了,只能低头在自己的浑身上下扫视了一圈儿。

  “我哪里藏毒了,警察先生,还请你们不要冤枉好人,不让我要告你们诽谤。”

  其中的一个警察上前,抢过了她手里的包,在里面翻了翻,最后翻出了一包白色的东西,不是毒品又是什么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算是明白了,她这是被人算计了,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现在再解释也没有用,况且人家的手里那可都是真枪,练了这么久的枪,她自然能够观察出来,马上冷静了下来。

  “我想这是一个误会,我跟你们去警察局,不过在这之前,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毕竟她现在的包还在对方的手里,根本联系不上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