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五章 那几个人是歹徒
  几个警察相互看了看,并没有把包还给宋九月,反而是将镣铐戴在了她的手上。

  宋九月心里已经百转千回了,但现在主动权握在对方的手里,她根本动弹不得,只能被人这样推着往前走。

  上了警车后,她安静的看着外面的景色,眼角余光瞥到几个警察的领子处,脸上僵了僵,突然蹲下身,似乎要呕吐,可是吐不出什么东西,只能颤抖着身体。

  “你怎么了?!”

  旁边的警察吓了一大跳,看着对方满脸苍白的样子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已经溢出了汗水,说不出一个字,似乎连抬头都很费力,只能哆哆嗦嗦的蜷缩在座位上,不停的抖着身子。

  “医院……送我去医院……”

  她这么说了一声,手指突然僵直,想要抓自己的脸。

  几个警察的眼里深了深,相互看了看,最后还是决定把她送去医院,要是这副样子过去,实在不好交代。

  而宋九月在被推进病房的时候,突然蹦了起来,一把捂住了护士的嘴,做了一个“嘘”的表情,脸上很严肃。

  “护士小姐,手机在身上么?”

  护士摇摇头,工作的时候,手机是不允许带在身上的,刚刚看这个人似乎很严重的样子,怎么现在又生龙活虎的了……

  宋九月听到她说没有手机,眉头蹙了蹙,走到窗台的位置,往下面看了看,有点儿高,三楼,可是那几个人就在外面等着,今天要是被抓住了,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那几个人根本不是警察,他们的警服是刚刚从别人的身上扒下来的,因为那层警服的里面,是外套,一般的人不会穿了外套后,又加一件警服的,而且几人的表情明显不对劲儿,总觉得在算计着什么。

  所以他们的警服,肯定是从别人的身上扒下来的,带她去的地方,自然也不是什么警察局,也许她就这样死在外面也说不定。

  反正才三楼,不怎么高,跳就跳吧。

  “护士小姐,待会儿你出去的时候,千万别让他们看出什么异常,那几个人是歹徒,我劝你赶快报警。”

  护士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看到宋九月从窗台上跳下去了,发出一声惊呼,而外面的人听到这声惊呼,马上踢开门跑了进来。

  发现房间里并没有宋九月的影子,抬脚就去了窗台,刚好看到那人消失的衣角。

  “艹,人跑了,追!!”

  “别让她跑了!”

  男人骂骂咧咧了这么几句,马上往下面跑去,不过他们并不敢跳楼,就怕来个骨折什么的。

  宋九月跑出医院后,被外面的风吹的一个哆嗦,因为外套已经落在病房里了,她现在显得有些单薄,而且浑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,手机也在包里,完全是孤立无援的状态。

  但是她不敢耽搁,刚刚她已经听到后面的声音了,至少证明她的判断是没有错的,那几人真的不是什么警察,她敢在车上演一出戏,就是算准了这些人是要留她的活口,至于留活口干什么,后面自然是无休止的折磨,傻子才不跑呢。

  宋九月跑的很快,直接从医院的楼梯上跑了下去,有些狼狈,还差点儿摔跤,但一想到后面还有人在追,便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  冬天的风吹的她很冷,冻的脸上肌肉颤抖,外面还在飘雪,她的头发上都堆了雪花。

  “宋九月!”

  突然的声音传来,宋九月停下脚步,扭头看过去,正好发现红莲坐在一辆车里,正惊诧的看着她。

  她仿佛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,马上朝着红莲跑了过去。

  红莲最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看错了,那个发疯的女人看起来很像宋九月,有点儿狼狈,身上的衣服也单薄,他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,没想到还真是,等到对方走近的时候,马上打开了车门。

  外面的冷风呼啸着雪花,车门刚打开,冷空气便呼啦啦的灌了进去,他看到宋九月头上的雪花,马上伸手拍了下去,车里有空调,这要是化了,肯定很冷。

  “大冬天的你发什么疯?穿这么少在街上跑什么?”

  宋九月的身上被温暖包裹,回过神来的时候,身上已经披了一件大衣,抬头就对上了红莲的眼睛,缓缓一笑。

  “我被追杀了,红莲,开车。”

  红莲本来有些不敢直视对方,但听到她这么一说,马上踩了油门,他将自己的衣服给了宋九月,现在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,身姿颀长,好看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。

  要是宋九月这个时候认真看的话,就会发现红莲和女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但红莲是女人这个认知完全侵占了她的大脑,所以她现在根本注意不到这些。

  红莲将车开去了商场,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来,扭头看了宋九月一眼,对方的脸色已经好转了,刚刚进来的时候,她的脸上被冻的发紫,整个人都在哆嗦,现在总算是好了些。

  “你在这等我一会儿。”

  他说着下了车,去了他前几天发呆的那个橱窗,当时路过这的时候,里面正挂着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,大大的帽子,还有一圈儿绒毛,两边的手腕上也是一圈儿绒毛,看着就和雪地精灵一样,当时他就觉得,那一定很适合宋九月,不过并没有送她衣服的机会,毕竟人家不缺。

  但是现在,机会来了。

  红莲走进店里,将那件衣服直接包了起来,嘴角微勾着,最后又回到了车上,宋九月已经在上面有些昏昏欲睡了,看到红莲递了一个口袋过来,好奇的打开,眼里闪过一丝欣喜。

  “果然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才有共同语言,红莲,你的眼光真好。”

  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还给了对方,然后把白色的羽绒服穿在了身上,身体瞬间暖和,整个人如同陷入了一片云朵里。

  红莲的嘴角弯了弯,没有介意她说的话,将车里的温度又调高了些,这才开口。

  “是谁在追杀你?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宋九月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两分肃杀的味道,似乎只要她说出对方的名字,这人就会去拼命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