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傅殃他骗了你
  有些好笑的摇摇头,将白色羽绒服的帽子戴上,缓缓的向后靠了一些,因为帽子很大,直接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,只剩下一张嘴在外面张张合合着。

  “还能有谁,这件事肯定和夏家脱不了干系,毕竟我在宴会上让人家那么丢脸,估计恨不得把我折磨到死吧,要是他们就在店里动手,也许就得逞了,可偏偏想要留活口折磨我,这下好了,我又躲过了一劫。”

  宋九月说这些话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,毕竟这种追杀对她来说,完全是家常便饭了。

  红莲看帽子下不停吐着词汇的嘴,淡淡的移开了视线,脑子里早就已经飘忽了,好可爱啊~

  “那接下来去哪儿?”

  飘忽了一阵,总算是落了地。

  “去趟警察局吧,我相信今天确实有警察去找我,不过半路被人家截胡了,我得去看看,那包毒品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红莲点点头,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从对方的话中,大概能够把前因后果思考出来。

  重新踩了油门,汽车向着警察局开去。

  警察局仿佛是为宋九月开的一般,郭林看到这个人来,嘴角扯了扯,今天接到举报,说是这人的身上藏毒,正在商场进行毒品交易,接到电话的警察已经赶过去了,不过在刚刚,几人都衣衫不整的回了警察局,一问才知道被人敲晕了,现在还冻的直哆嗦。

  “郭局长,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今天是不是有警察去找我了?”

  郭林点点头,他也懒得废话,反正两个都不是爱说废话的人。

  “他们是不是在半路被别人扒了衣服?我在商场的时候,被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戴了镣铐,看出了一些端倪,假装发病去了医院,镣铐才被取下,我逃了出来,遇上朋友。”

  郭林的眉头蹙了起来老实说,刚刚他还怀疑那几个警察的衣服是不是面前这个人扒的,但是人家都已经亲自找上门来了,而且看得出来,这中间肯定是有阴谋的。

  “宋小姐,关于你藏毒的事情,警察局会好好调查,还有冒充警察的人,我们也会尽快抓捕归案,但是一码归一码,你现在还是嫌疑分子,应该去那边把笔记做了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被另一个警察领着过去,仔仔细细的做了笔记。

  结束后,发现红莲从始至终都在门口等着,心里有些温暖。

  两人刚踏出警察局,季池的车就在一旁停下了,宋九月没有想到这个人还会来,眉头蹙了蹙,向着红莲靠近了一些。

  季池下了车,发现宋九月并没有受伤,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,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,或者可以理解为怜悯?

  “月月,跟我走吧,我们两个一起离开洛城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好笑,这个人为什么总要跟她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,她为什么要跟他走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季池,上一次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,我们结束了,大学就已经结束了,你现在既然有了未婚妻,能不能别再来纠缠我。”

  别怪她把话说的太难听,要是这个人一直这样,上官乐早晚会动手的,她要是因为这个男人死在上官乐的手里,估计会郁闷的吐血。

  季池走近了几步,这才看到了宋九月旁边的人,瞳孔一缩,秦红莲?她什么时候和月月认识的?

  红莲并没有注意对方,或者注意了,但他和这个人并没有交集,也是在最近,才知道这人是宋九月的前任的,还真是疯狂的嫉妒呢。

  “月月,看来你还没有得到消息,傅殃在外面已经有了私生子,现在那个女人已经带着私生子找到傅家老宅去了,今早上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,那就是傅殃的孩子,难道傅殃没有和你说过这个事情么?”

  季池的声音云淡风轻,可是在宋九月听来,无异于是平地惊雷,脸色突然就白了一片,因为她想起昨晚傅殃说的那个事情,他朋友的事情,傅殃是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个的,难道他那个所谓的朋友就是自己么?

  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么?”

 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人,这个人一直想要拆散她和傅殃,现在说这些话,肯定只是为了让两个人之间有误会。

 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慌乱起来了,彻底的慌乱了,越想傅殃的话,就越是觉得后怕,还有傅殃小心翼翼的声音,可以不离开吗?

  傅殃他……真的有私生子了吗?

  如果真是这样,老天爷还真是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,嘴角扯了扯,不过就算傅殃有私生子那又怎样,这是她和对方的事情,这中间不会容许其他人插足进来的。

  季池缓缓的拿出一张照片,放到了宋九月的面前,照片上的孩子六岁左右,可以看出来,长大后肯定是一个大帅哥,这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这个孩子和傅殃长得还真是像。

  宋九月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了,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绳索,正在紧紧的勒着她的脖子,难受的她快窒息。

  “这个孩子叫锦辰,是七年前傅殃和我妹妹荒唐一夜留下来的孩子,这些年我妹妹一直抚养他长大,受了很多白眼,最近两天才找到傅殃的身上,亲子鉴定已经送去了傅家,确认两人之间的亲子关系,月月,傅殃他骗了你,其实人家早就有孩子了。”

  宋九月后退了一步,睁大眼睛看着照片上的小男孩,眼角干涩的要命,最后身子差点儿歪在地上,还好一旁的红莲扶住了她。

  红莲最开始也是不信的,可是看到那张照片后,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,况且这人说了,亲子鉴定被送到了傅家,说明傅家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,扶着宋九月的手紧了紧。

  原谅他有些自私,这个时候其实有几分高兴,可是看到宋九月这副样子,那些高兴就像是滋长的阴暗一般,见不得人,只能被他小心翼翼的珍藏着。

  “我不信……”

  宋九月咬咬牙,吐出了这三个字,视线从那张照片上挪开。